第九十三章:高歌猛进-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九十三章:高歌猛进

    台下响起了一阵欢笑声,看着鹿晗那气急败坏的样子,特别是再加上最后那句无力的宣言,让人忍俊不禁。

    赵衡拿着身份令牌,上面跳出一行信息,显示他成功上升至第一千四百零九名,没有犹豫,顺势往上一点,直接挑战了现在排名第一千一百零九名的流云宗弟子。

    大比如火如荼地进行,很快又轮到了赵衡。

    这一次的对手,依旧是一名灵晶境小成的对手,赵衡没有以雷霆手段取胜,而是整整过了十招才出手将其击败。

    “武学之道,贵精不贵多,而你竟然同时修习四门武学,却无一能达大成火候,实非明智之举。”

    这名流云宗弟子道了一句谢,之前有位长老也曾这么对他说过,而他自己也知道这个浅显的道理,但是,没有人知道,他有一个秘密,而这也是他坚持的理由。

    赵衡看此人的表情,就知道对方没有自己的话放在心上,看着其潇洒离去的背影,心中突然意思到了什么,他感知敏锐,此刻回想方才的情形,突然发现,那四门武学之中似乎存在某种联系,但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上来。

    看来此人也是颇有一番机缘,只不过还没有完全将其勘破。

    赵衡心中如是想道,他轻巧地飞下擂台,把场地让给下一对比试者,令牌上再次跳出一行滚动的小字:

    “恭喜,您已成功上升至第八百零四名,只要保持到大比结束,就能获得一万五千灵圆外加一件下阶灵器!”

    赵衡摇了摇头,他光在安中天楼的地阶修炼室中,整整二十一天下来,就花了十万五千灵圆,再加上之前兑换《八极剑诀》用去了六万灵圆,零零总总一番开销,他现在又是变穷了。

    “有时候,我一直在想,每当赚得一笔在当时看来巨款的财富时,没多久我就又快破产了。”

    “甲字三号擂台,沈梦泽对阵成昆”

    赵衡饶有兴趣地看了过去,此女对他颇有恩情,而且还拥有罕见的冰魄之体,实力强大,而她挑战的对手,是流云榜上排名第二十名的老牌弟子,今年都快二十五岁了。

    全场响起欢呼声,特别是一些男性弟子,看着自己的女神如此豪气,纷纷吹起了口哨。

    成昆皱着眉头,他的样子看起来有点紧张,上一届大比就是他终结了沈梦泽的连胜,不过那时候,她还只是灵晶境小成的修为,而他早便是灵晶境大成武者,靠的修为和经验上的巨大优势,这才在数百招之后获胜。

    而现在......

    大概天才都是骄傲的,从哪里跌倒,就会在哪里爬起来,此时的沈梦泽已然同为灵晶境大成武者,而论经验,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菜鸟。

    “你先出手吧,否则我会在十招之内击败你!”沈梦泽淡淡说道,语气中充满一种不容置疑的自信。

    “狂妄!”

    成昆心中大怒,已经很久没有后辈敢对他这么说话了,而在这之前说过的那些,都已败在他的掌下。

    “寒冰掌”

    成昆疯狂运转灵力,以他为中心,整个擂台表面上瞬间覆盖一层冰霜,空气中的温度一下降了下来,一些靠得近的流云宗弟子,冻得直打哆嗦。

    一粒粒冰屑组成一条粗大的锁链,极为坚硬,它攀附在沈梦泽的双脚之上,像是锁住了后者的行动能力。

    “就是这一招,当年沈师姐就是败在这一招上的!”

    一名沈梦泽的爱慕者担心说道,此刻他恨不得自己变强,去保护他爱的女人。

    成昆眼睛一亮,他见此女一如当年那样再次中招,心中暗暗冷笑,不长记性的天才又有何用?

    他一掌拍去,就要趁机结束这场战斗。

    “嗯?”

    成昆心中大惊,他那自信满满的一掌,就像是拍在了空气上,而令他汗毛倒立的是,身后竟传来一道熟悉的嘲讽声。

    “在我面前卖弄冰雪之道,你已经不够格了!”

    玉手触及成昆身体的刹那,一股奇寒之力将其笼罩,一块块硕大的冰块接连诞生,覆盖在后者的身体上,形成了一座人形冰雕。

    冰雕无力地栽倒在地上,足足过了十息,成昆这才从中挣脱而出,他深深看了沈梦泽一眼,颓废地说道:

    “你赢了!”

    高手过招,瞬息的微小机会都会被牢牢抓住,随后无限放大,失误的一方只能承受失败的苦果,刚才他足足被封了十息,要真是生死对敌,他早就命丧黄泉了。

    座席上,纪长老一甩手中浮尘,拍了身边的一位老者一下,开怀大笑道:“怎么样,老酒鬼,我都说你的徒弟打不过我的徒弟吧,哈哈,你还不信!”

    老者丝毫不恼,他一脸赞赏地盯着沈梦泽此女,羡慕地说道:“这个女娃娃体质特殊,也算是天赋异禀,你能捡到这样的宝贝疙瘩,还真让我羡慕。另外,以她现在的实力,怕是有望冲击前十了!”

    “什么叫有望?你看不起谁啊你,不如这样,你不是很喜欢堵得吗,我这次就陪你赌一回,要是我这徒弟能进前十,你就给我一张空白欠条,若是进不了,老子我任凭你发落,如何?”

    老者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怎么,你不赌了,前些日子,你还和赵衡那小子赌一把绝顶中阶灵器呢,怎么现在到我面前就怂了?”

    老者正是四方殿宗门任务处的办事长老,他那时候和赵衡打赌,是因为在他的认知里,以那时候后者的实力,能冲击到前五十的机会不大,而现在的情况正好相反,那个姓沈的女娃娃的确是有实力进前十的,他自然不会傻到白白欠别人一张空白欠条,特别是面前这个白袍老者,更不能欠。

    而除了沈梦泽之外,赵衡还关注到另外两人的比赛。其中一人,正是叶城主叶家的公子——叶泰,此人天赋为三百年一遇,又有家世背景支撑大量资源,实力提升飞快,在这两日来的大比中,一路冲到了七百多名。

    而另一位,自然是那曹真了,此人原本实力不强,本是一千三百多名开外的存在,今天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但破天荒地拥有了灵晶境大成的修为,而且每次上去比试连自己的长枪都不带,好像已经完全抛弃了原本主习的那门《银魂枪法》,靠着一手光看着就觉得邪乎的爪功,冲到了二百多名,而且仍在往前挺进。

    感受到赵衡的目光,曹真立马回头,他阴阴一笑,手中竟翘了兰花指,面容上透露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邪魅。

    “这个家伙到底对自己做了什么,怎么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廖一品感到惊讶,一个男的竟能做出那种姿势,这在他看来绝对不可想象,而一旁的沈婉晴却皱起眉头,如有所思地说道:

    “数百年前,在青阳郡中曾出现过一本名为《葵花宝典》的强大秘笈,所习者往往不到半年,实力便会突飞猛进,在江湖上曾掀起过一场腥风血雨,不过,凡事都是有代价的,若是男性武者要修习此功,则必须......”

    “必须如何?”

    廖一品赶忙问道,思想单纯的他还没听明白。

    赵衡见沈婉晴一个女孩子家不便说出来,便接了上去。

    “应该是要自宫吧,这真是一本邪功!”

    廖一品脸色瞬间变绿,他低头看向自己的裆部,心中不由发问,武者为了力量,难道真的是要不顾一切吗?他不明白,连身为男人最基本的尊严都能放弃,那修行还有什么意思?

    “丙字九号擂台,赵衡对阵程菁菁。”

    赵衡这次往前挑战的是第五百零五名,之所以没有再往前挑战三百名,纯粹是因为那个家伙今天已经应战五次了,听说赵衡要和自己比试,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程菁菁现在明白,为什么她之前的对手会直接干脆认输了,毕竟输给后者,排名只是掉十几名,而要是被赵衡挑战,那么一下子就要掉近三百名。

    消息灵通也是一种重要的资源,一直被蒙在鼓里的程菁菁被好好上了一课,学费就是她完美继承了赵衡的名次。

    “今天最后的一次挑战了。”

    赵衡拿着令牌,在流云榜上搜索今天的最后一名对手,曹真此刻已然在他的选择范围之内,不过他沉吟了一番,没有去招惹他。

    “尽管希望渺茫,但还是希望他能幡然悔悟吧。”

    他按照之前的规矩,直接往在自己排名之前三百的那位仁兄发起挑战。

    “赵师弟,再怎么说我也是灵晶境大成武者,在修为有着优势,所以你们之间谁胜谁负,犹未可知!”

    赵衡微微一笑,他现在的真实修为,流云宗弟子中没几个人知道,也不点破,而后礼貌地回道:“还请师兄小心,师弟的剑术略有小成,斗胆向您请教!”

    “师弟,刀剑无眼,你我之间就以指代剑,点到为止如何?如此,我在灵器上也不占你的便宜,毕竟要是用家师赐下的中阶灵器,赢了也不光彩。”

    赵衡忍住不笑,不管怎么说,这位师兄也算是一名正人君子,不知道情况,说出这些话也情有可原。

    “如此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