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初战-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九十二章:初战

    流云宗大比,实际上就是一场盛大的宗门挑战赛,每一个流云榜上的弟子,都可以向离自己排名相差三百名以内的人发起挑战,且刚开始被挑战之人必须应战,胜则继承高位名次,输了也无甚大碍,再换别人挑战便是,亦或者知耻而后勇、卧薪尝胆,等取得更强的实力之后,在下一次宗门大比时绽放异彩。

    大比总共持续三天,每人每天都有五次向上冲击的机会,但有一条明文规定,不得在一天之内,向同一人发起二次挑战。

    同时为了保护公平,防止有些人以车轮战的方式消磨对手,所以一人每天只需应战五场,五场过后,有权拒绝任何人的邀战。

    至于那些无法参加大赛的选手,不论原因,挑战者直接继承其高位名次,而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每逢流云宗大比之时,无论多忙的流云宗弟子都会放下手头的事情,回宗参加大赛。

    每一个人都想在流云榜上留下更高的排名,毕竟这直接关系到自身的利益,名次越高,宗门自然就会越重视,倾斜的资源力度也会更大,特别是在一百名之前的强人,其在宗门的各种饮、食、住、行基本就不要钱了,而且这些人往往都会被各位长老看重,收为亲传弟子,用心教导。

    此外,为了更好地激励门下弟子,流云宗每一届都会拿出大量宝物来作为奖励,可以想象,这种大门派拿得出手的东西,又岂会是凡品!

    四方殿外的广场上,有几十个巨大的擂台,样式各不相同,有圆形的,菱形的,还有一些高低不平的,模拟出不同的战斗环境。

    流云宗只为长老和青阳郡上的有名强者设置了席位,其余人全都坐在临时放置的蒲团上,三三两两,彼此相识的人聚在一起,也算各有各的好处。

    廖一品和沈婉晴苦笑一声,那个家伙的心当真不是一般大,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错过。

    二人无可奈何,拿了三个蒲团,便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好,他们都不知道赵衡在哪,出去瞎找的话,没准几天就过去了,到时候大比也已结束,便失去了寻找的意义,心中只能期望他赵大公子百忙之中,能突然想起大比这一事。

    一袭黑袍的流云宗宗主,看此刻大家都已就坐,他长袍一抖,直飞上一处高台,朗道:

    “诸位”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去。

    “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自流云宗开创以来,门下弟子人才辈出,吾辈受天如此眷顾,当以卫护正道为己任,守我们青阳郡千年太平。”

    “好”

    广场上响起排山倒海的掌声,

    “然,玉不琢不成器,人只有在激烈的竞争中,不断磨砺自己,方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强者。故此......”

    后面巴拉巴拉一大串,讲的都是一些心灵鸡汤、人生大道理,廖一品和沈婉晴二人听得认真,身心受到鼓舞,不过,这二人之间的一头翅风幼兽,却觉得台上那个中年人实在太吵了,要不是面前有那么一堆尝起来还不错的吃食,本宝宝才懒地呆在这。

    流云宗宗主慷慨激昂地讲了半个时辰,终于是把心中的草稿念了一遍,好在台下的流云宗弟子看起来反响不错,看来往后的每一届大比都需要来这么一回。

    而后,做了一个手势,白袍老者纪平纪大长老见此,重咳了一声,示意大家都看向他。

    “废话,老子就不多说了,反正规矩你们这些兔崽子早就知道了,另外还请放心,此次大比照样会有所奖励,而且相比往届,绝对比你们想象的要多得多。”

    纪长老大手一挥,一幅遮天长幕滚动而下,上面详细记载了本次大比的奖励制度,竟囊括了流云榜前一千名。

    有时候,来点实际的东西比什么都强,纪大长老三言两语,立马使场上的流云宗弟子彻底沸腾起来。

    “哇,第八百名就能有两万灵圆外加一件下阶灵器,这一次宗门可是下了血本啊!”

    “我去,第五百名奖励就有四万灵圆和三株绝顶四品灵药,简直是疯了!”

    “切,这算什么,你们看那第八十名,一套足以困杀灵晶境大成武者的法阵,这价值简直难以想象!”

    众人为之疯狂,一双双赤红的继续向上瞧去,直到最后。

    流云榜第一名者,奖励一件高阶灵器——蛟图剑。

    一名颇有名气的家族族长猛地站起来,失声叫道:“竟,竟然是高阶灵器。”

    就算是灵晶境大圆满的强者,绝大多数都没有高阶灵器傍身,毕竟这等宝物,随便一件就要几十万、甚至是上百万灵圆的天价,就算是他整个家族倾家荡产也买不起,而更关键的是,在这青阳郡中,高阶灵器向来极为稀少,可谓有价无市。

    “现在,我宣布,大比开始。”

    而在这之前,赵衡仍在地阶修炼室疯狂提升修为,但就是没有到达瓶颈,而就在他准备放弃参加大比的时候,那缕梦寐以求的契机终于姗姗而来。

    赵衡舍不得放弃,错过了这一次,就不清楚下一次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空余一人的安中天楼,一间地阶修炼室中,赵衡到了突破的关键期,他全身通红,脸色有些扭曲,在其灵须空间中,灵力精纯到了一个极点。

    突然,他嘶吼一声,双手不断掐念着法诀。

    “嗡嗡嗡”

    当最后一个大周天运行完毕,一股灵晶境大成的气息弥漫开来,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占据全身,引来一阵久违的舒畅感觉。

    赵衡望着掌心的一道凝实灵力,心中怀疑,现在的自己恐怕几拳就能打残二十天前的他。

    原本还想好好自我犒劳一下,又突然想起今天正是流云宗大比之期,脸色不由一僵,他急忙冲了出去,却发现外面已然天黑了。

    赵衡:“我有一句妈卖批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回想起他当初成就灵晶境修为之时,便是错过了那开山大典,而现在!

    不过当他得知流云宗大比要进行三天时,这才松了一口气,好在自己只是错过了三分之一。

    翌日

    四方殿外的擂台上,激烈的比斗声不绝于耳,有人胜、有人负,前者皆大欢喜,后者黯然神伤。

    “哦,这么说你们昨天已经比得差不多了,难道今天就不打算再上去挑战一下自己?”

    廖一品摆了摆手,摇头说道:“不了,我已经知道自己是什么水准,弱点在哪里,昨天拼死拼活、好不容易弄了个第一千名,刚好有所奖励,现在就不再上去,省得把自己彻底暴露,再被别人盯上。”

    赵衡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也就没有再劝,其实前者天分不低,奈何入宗时间实在是太短,能以新人弟子的身份走到这一步,已经相当不错了。

    “那你呢?”赵衡看向一旁沉默不语的沈婉晴,问道.

    “你们两个大小天才就不要总是和我比了,其实能在这短短一年之内跨入灵晶境,我已经很满足了,至于那流云榜,爱把我排在哪里就哪里吧?”

    沈婉晴莞尔一笑,乍看起来,其脸上还真找不到一丝在乎的神情。

    “好了,别说我们了,你还是为自己担心一下吧,流云榜倒数一次的家伙!”

    赵衡摸了摸鼻子,心中颇为无奈,他昨天没来,所有挑战他的人都直接胜利,导致后来原本流云宗垫底的那个家伙,也来抢和他对战的名额。

    当然,名额是第四个还是最后一个,早便无所谓了,因为他已经倒数第一了,更准确地来说,是第一千七百零九名。

    赵衡拿起令牌,就像之前在文渊阁涌现武学那样,身份令牌上投射出一行行滚动的小字,那是一个个人名。

    他没有过多考虑,便选定了自己第一个对手,现在流云榜上的第一千四百零九名——鹿晗。

    赵衡自然和此人没有什么仇怨,之所以选他,纯粹是挑战者只能选择离自己排名相差三百名以内的人。

    且说这倒霉鬼鹿晗,长的细品嫩肉,肤色白皙,外表看起来竟像女子一般,他满脸愁容地看着赵衡飞上擂台,始终想不通后者为何要先拿他开刀。

    “出手吧!”

    鹿晗吆喝一声,抬起一条大腿就向他扫来,气势看起来颇为不凡,赫然是一门腿法。

    赵衡摇了摇头,此人这一招原本不弱,有一定的火候,但是他赵衡现在是何等实力,这种招术放在他的面前根本不够看。

    他身体一侧,便轻松躲过了这一击,探手抓住此人的脚踝,轻轻用力,就像拎鸡仔一样将其提了起来,扔出了擂台。

    “啊!”

    鹿晗摔了一个狗啃泥,他还没意思到,战斗已经结束了,赵衡见此也是一愣,此人都飞出擂台了都没反应过来,他已经途中收力,就是不想前者太过丢人,不过显然,他失算了。

    鹿晗心中恨死了赵衡,却又不敢表现出来,只能丢下一句狠话,便灰溜溜跑远了。

    “我一定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