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那家伙又忘记了?-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九十一章:那家伙又忘记了?

    在众人看来,如今流云宗的千年奇才和盛名蠢材刚好相遇,心中不禁好奇,这样的一对碰到一起,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赵衡也曾听说过秦牛这号人物,对其心生敬佩,此人有今天的成就,靠的是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汗水和艰辛,如同他的名字一般,秦牛秦牛,一头勤奋的老黄牛,默默无闻地耕耘着一切,从未放弃。

    他有心结交此人,可惜对方却根本不搭理他,一如之前那样,谷波不平的脸庞上看似有些呆滞,永远在思考着自己的东西。

    秦牛和赵衡擦肩而过,一步一步向外走去,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后者一眼。

    赵衡自然尴尬,但却不以为意,他认为,在这个世上,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态度,与自己志同道合之人向来就少,无所谓高贵、低贱之分。

    他来到提交任务处,办事的长老见是他,嘿嘿一笑。

    “小子,又完成了?”

    赵衡行了一礼,恭敬地回道:“幸不辱命!”

    他这次的任务是去一座破旧的矿洞深处采集一百块铱矿石,看似简单、实则凶险异常。

    那洞内不但有致命瘴气,还有诸多实力强大的妖兽,比之一些灵晶境大成武者还要强悍,赵衡走过一些地方,可以看到几具森然白骨躺在那里,从其遗留的衣物腐败程度来看,这些人死去都有些年头。

    不过,饶是他感知敏锐,没有自负实力与那些大家伙发生冲突,但也两度差点阴沟里翻船,这使他不得不更加小心翼翼,当寻得第一百块铱矿石后,他就赶紧撤了出来。

    离开的路上运气比较好,又遇到三块铱矿石,他赵某人自然不会客气,统统装进了空冥螺,值得一提的是,这一趟矿洞走了下来,他另外总共采集到五条山洞萝卜和六块冬根,一直听说这两种东西,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在一起,能调成珍贵的汤药,效果不比一些四品灵药差,回去之后正好试试。

    一块铱矿石,成交价是五百八十枚灵圆,反正多出来那三块,留着也是无用,而且宗门刚好需要,赵衡就干脆把所有的都卖了出去。

    “给你凑个整,一共是六万灵圆,你收好了!”

    老者伸手一挥,“哗哗”的青色洪流向他涌来,赵衡将空冥螺持于掌心,将其尽数吞下。

    赵衡心情大好,经过两个月的艰苦奔波,他终于完成了四件二星半和一件三星级别的任务,累计宗门报酬和他自己缴获的,共二十万灵圆,外加六件下阶灵器,这样一笔惊人的巨富,就连一些灵晶境大成弟子都望尘莫及。

    之所以这般神速,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实力,数次对敌,为了赶时间,也不试探,见面就放大招,三道剑纹之下,敌手尽皆横死当场;另一方面,则是在于他的智谋和胆略,在很数时候,承受风险从而节约时间成本是必须的,谁叫他赵衡缺的就是时间呢。

    长老极为看好赵衡,忍不住提醒了一声。

    “还有三个多月就是流云宗大比了,宗门任务什么的就先放一放,你得好好准备啊,哈哈,真不知道你这个小子,到时候能走到何等地步?”

    “这样吧,要是你小子能进前五十,我就给你一件珍藏的中阶灵器,当然你要是失败了,就给我到青阳郡的几个地方寻些材料,如何?”

    赵衡眼神放光,长老所说的中阶灵器肯定价值不菲,无论是卖出去换钱还是留给紫山镇都极为不错。

    “好,一言为定!”

    不过这在场上的流云宗弟子听来,却是有些狂了,自流云宗创建以来,从来没有一个新人弟子能在自己第一届大比上,进流云榜前一百,更别提前五十了,在现在的流云榜上,前五十的都是至少灵晶境大成的老牌强者,他赵衡虽然天赋异禀,但天才也是需要时间积累的吧!

    赵衡心若明镜,这次大赛,他有一个清晰的目标,那就是竭尽所能,无论如何,一定要进前十,不过这要是被旁人听到,肯定会觉得他疯了,流云宗前十啊,那是什么概念了?根本无法想象。

    然而赵衡不但想了,还会真实地去做到,他真正在乎的并非名次,而是要去争取一个名额,一种进入那天阶修炼室的资格。

    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赵衡先去兑换了《八极剑诀》,文渊阁的那个老妪见他“幡然悔悟”,竟反而开始劝慰他,大有浪子回头金不换的赶脚。

    在这之后的日子里,他疯狂地参悟《八极剑诀》这部镇宗武学,千年天才的帽子毕竟不是偷来的,他每每都有深刻感悟,原来这世上还有这等剑术,那兑换用的六万灵圆的确没有白花。

    途中遇到不懂的问题,他就去安中楼的人阶修炼室提升修为,要是实在搞不明白,赵衡就跑去玄易子那里,后者知无不言,一个一个为其点化。

    “所谓剑势,不单单只是气势,还要有那种领悟一点天地之力的浑然大势,在这其中,持势者往往占尽先机,常人根本无法反抗!”

    玄易子捏指为剑,朝着赵衡遥遥一点,后者感到压力山大,那种强大无比的剑势直接将其碾压,他仿佛是置身于一个泥潭中的凡人,无法动弹。

    玄易子继续讲解,一道又一道指剑落下,数次直面这股剑势,让赵衡瞬间有着诸多感悟。

    “剑势并非刻意为之,你只要真正懂得其中的道理,自然而然就学会了!”

    赵衡再次沦陷在那股浑然剑势下,他身躯一动不动,连眼睛也不带眨一下,要不是还有体温,那样子就是一座逼真的蜡像。

    突然,赵衡瞳孔放大,眼中连连绽放着异彩。

    “啊哈!”

    一股锋芒毕露的剑势应运而时,一下子冲进了玄易子的绵延大势中,从外面看,赵衡就像画中走出来的人物,缓缓而出,最后终于完全挣脱了出来,汗水沾湿了衣裳,他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玄易子满意地点点头,此子悟性的确不凡,只消简单的点播一番,便能快速领悟。

    “你还有二十天的时间,虽然你掌握了剑势,但是到大比时,要还只是灵晶境小成的修为,你和汪长老的赌约怕只有不足四成的机会!”

    “当然,你要是更进一步,领悟那虚无缥缈的剑意,那就两说了!”

    赵衡摇了摇头,他才刚刚领悟剑势,自知自己对剑道的理解太过肤浅,自然不指望自己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再掌握那强大的剑意。

    至于他的修为,其实换算成正常人来说,已经算得上是灵晶境大成,只因他的情况特殊,凝聚出了无相慧根。

    他感受到灵须空间内的那棵青葱小树,上面挂着一枚枚灵晶,宛如一棵灵树,结出晶莹的果实。

    赵衡前往安中楼闭关,这一次选择了地阶修炼室,这种等级的修炼室一天便要五千灵圆,不过在他用过一天后,便也觉得物超所值,这里面的灵气浓郁至极,恐怕是人阶修炼室的五倍不止。

    一边服用山洞萝卜和冬根调配的灵汤,一边吸收着这里的灵力能量,他毫不懈怠,时刻要让自己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一枚又一枚新的灵晶接连诞生,它们全部悬挂在青葱小树上,果实累累,一次次刷新赵衡所能容纳灵力的纯度和上限。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转眼已是二十天后。

    铛,铛,铛!

    流云宗四方殿外的巨大广场上,响起了悠扬的钟声,那一圈又一圈的音波,自其扩散而去。

    几乎所有的流云宗之人在此时,都急忙前往那里,除此之外,还有许多青阳郡其它各个大小势力中有名气的人物,他(她)们受到邀请,专门远道而来,借此机会也能涨涨见识,顺带领略青阳郡顶尖势力门下弟子之风采。

    要亏得这里场地确实够大,否则岂能容下这许多人。

    广场上,一道靓丽的倩影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像是在寻找什么,这时他看到一个光头少年从外面走来,前者眼睛一亮,立马上去询问。

    “廖一品,你看到赵衡了吗?”

    光头少年愣了一会儿,急忙说道:“我已经好长时间没看到他了,流云宗大比这等要事,他不会像上次开山大典一样,又因为什么事错过了吧!”

    话音刚落,这一男一女对视了一眼,而后不约而同地说道:“卧槽,这还真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