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任务狂魔-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九十章:任务狂魔

    “住手”

    就在两者火拼之际,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其音若奔雷。

    然而,箭矢已发、有弓难回,弧形月牙和三道银光已然呼啸而出,下一刻就要轰击在一块。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伟岸的身影从天而降,竟直接到达两道强大攻击的中心点。

    伟岸身影左手一捏,那看似所向披靡的弧形月牙便被直接掐碎,消散开来,而后右手微抬,五指犹如囚牢一般锁住三道银光,轻轻一握,其中的灵力风暴竟瞬间为之奔溃。

    此人如此轻描淡写便接下这两道强大攻击,其之实力,当真是恐怖,绝对是一尊灵玄境存在。

    黑手与赵衡看着眼前的中年的男子,同时说道:“弟子,赵衡(黑手)见过宗主大人!”

    流云宗宗主,名曰南宫陵,头戴束发银冠,身穿大黑色锦袍,其上有用金丝绣成的蛟龙图案,面部棱角分明,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势。

    南宫陵虎目扫了赵衡二人一眼,神情不悦。

    “你二人为何在此大打出手,置宗门威严于不顾?”

    黑手连忙抢先争辩道:“启禀宗主,此人乃见利忘义、杀人不眨眼的叛徒,就在数个月前,他害死了曹岩师弟,犯了我流云宗大忌,依律当处以极刑,可怎料想此子不但不认罪,还公然以下犯上,故此弟子这才出手!”

    在他的眼里,赵衡只是一个下贱的货色,即使天赋了得,也终究是昙花一现。

    “呵呵,你也只是流云宗弟子而已,又何来犯上之说?我看你是想上位想疯了,为一己私利,抹杀同门弟子!”

    “你!”黑手大气,就欲反驳。

    “够了,自己没把事情查清楚,就不要在这混淆视听,你二人给我记住,同门之间,当以和为贵,要是有何私人恩怨,就在宗门大比上一较高下,而不是在此卖弄!”

    黑手脸色阴沉,他不敢反驳宗主,只能把怨念撒在赵衡身上。心里想着:你小子给我等着,在不久后的宗门大比之上,我要当场废了你这个畜生。

    望着黑手和曹真二人离去的背影,赵衡再次明白一个道理,倘若没有实力,就算是宗规也保不了他。

    规则由强者制定,亦由强者踏破。

    宗主南宫陵以为赵衡想向他解释事情经过,轻笑着劝慰道:

    “你不必紧张,关于那件事情,梦泽那丫头早已向上禀告过,虽然我不同意你的做法,但那曹岩向来贪婪成性,落得这个下场,也是算是罪有应得。”

    赵衡心中感激,没有想到沈梦泽那女早已为她交代好了,如此省去了诸多麻烦,算得上欠她一个人情。

    不过,他看宗主像是有事要走,连忙叫住了后者。

    “宗主且慢,弟子还有一要事禀告,此事事关重大,怕是会波及到整个青阳郡!”

    南宫陵听此,不由问道:“哦,竟有这等事!”

    赵衡组织了语言,将威虎山上有关异形的消息,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坤老的部分。

    南宫陵一听到“异形”二字,脸色一变,显然是知道这种东西的可怕之处。

    “这件事你先不要到处声张,免得宗门上下人心惶惶,事不宜迟,我这便回去召开紧急例会,也好早做准备。”

    终于是将这个消息汇报了上去,赵衡松了一口气,至于这之后的事情,那是流云宗高层需要操心的事,他可管不了。

    赵衡去四方殿中提交任务,发现当初给他登记的长老却不在那,坐在那里的,却是一名灵晶境大成的流云宗弟子。

    “这位师兄,您可知道长老去哪儿了?”

    这个流云宗弟子听说过赵衡,他没有隐瞒,叹了一口气后,颇为担心地说道: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事,刚才长老们像是突然收到什么消息,全都急匆匆地离开了!”

    赵衡假装不知道事情的缘由,他顺利提交了任务,取得三万五千灵圆的报酬。

    拿着这笔钱财,赵衡先花了四千五百灵圆把宝宝赎买下来,身份登记为他的灵宠,这样后者在流云宗也会更自由些,他以后也可以随时带其离开。

    再用这笔钱,把因为兑换《上苍剑录》而欠下的债务给结清了,纪长老已经给了他空冥螺,当初又用其名义做了担保,前者没有追究,不代表就可以不换了,出来混,这点信用还是要有的。

    不过这样一来,此趟任务的酬薪就又给花光了,对此,赵衡颇为无奈,他感受着空冥螺中仅存的三、四千灵圆,这点钱只够他在安中楼的人阶修炼室中呆个几天,对于现在的他,帮助不会太大。

    另外,这次总共缴获两件下阶灵器,当然严格意义上说,只能算一件,毕竟威虎山大当家的那把长剑损坏颇重,而三当家那个家伙,使的只是一件区区上品战兵,他捡都没捡。

    “剩下的这把刀,等有机会回去紫山镇,就给团长他们吧。”

    此后的两天,赵衡好好修整了一番,他现在毕竟只是灵晶境武者,一连十几天紧张奔波下来,早已心生疲惫。

    好在牡丹镇镇长送给他的那坛极品七雪蜜当真美味,只消一点,便觉得甜而不腻、口齿留香,特别是配合一些特殊的冰镇蔬果,那一大口下去,真叫一个爽啊。

    沈婉晴和廖一品二人听说他回来了,这两天也是分别来找他,好东西当然要给朋友分享,可掌管七雪蜜的宝宝,当时那叫一个心疼啊,特别是听到沈婉晴此女要拿回去试着敷脸美颜,连上吊的心都有了。

    两天之后,身价近乎为零的贫民赵衡再次走上了接宗门任务的致富之路,特别是在八天就完成第二个任务后,更是疯狂,一口气又连做了三个二星半级别的任务,在流云宗数千弟子中,一时风头无量,得了一个“任务狂魔”的称号。

    后来宗门长老见他完成那种等级的任务似乎没什么难度,干脆给他赵某人开了一个特权,准让他灵晶境小成修为就能接受三星级的任务。

    大气恢弘的四方殿内,近百名流云宗弟子聚集在其中一角,那里正是接受宗门任务的地方。

    “范师弟,听说你最近在做一件二星级的任务时,偶遇两株极品四品灵药,当真是让人羡慕!”

    “师兄说笑了,区区两株四品灵药,只能用作自己修炼之用,得不到什么钱财,倒是庞师兄您,最近和另一位温师兄一起做了一件二星半级别的任务,这一趟下来,所得肯定是比师弟我要多的。”

    这个姓庞的流云宗弟子脸色有些异样,他想起这次任务时,要不是最后温师兄突然爆发,自己早就死于非命了,不过这种不光彩的事情他自然不会说出来,只能苦笑了几声。

    为了缓解尴尬,他马上转移了话题。

    “区区二星半级别算得上什么,你应该听说过,最近我们流云宗有一个‘任务狂魔’吧,那才叫一个恐怖,人家第一件任务就是覆灭了整整一窝贼寇,而且用时极短,我来回两地之间都起码要半个月的功夫,他不到十二天就完成了。”

    “何止啊,他后来一连做了四件二星半级别的宗门任务,简直丧心病狂,对我等来说,这是磨炼实力、心性的难题,却被他当做赚钱的工具。”

    范姓师弟叹了口气,又是羡慕地说道:“天才遥不可及,常人即使花数倍力气,苦修数年,有时候还不及人家的一缕灵光乍现。”

    “哼”

    一道粗重的鼻息声从身后传来,二人一惊,不用回头,他们便已经知道来者是谁了。

    “见过秦牛师兄!”

    秦牛,流云榜第二百七十三名,即使在场的流云宗弟子中,也有几人排名比他要高,不过此人在流云宗弟子中却非常有名,原因在于他秦牛,并非是通过三宗大选,像别人一样靠着天赋进来的。

    大约在十年前,他每日跪于流云宗山下,恳求宗门收其为徒,奈何其资质实在普通,比一般人都要差,一开始并未有人搭理他,不过,他不放弃,依旧每日跪拜于山门之下,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如此一年多的时间里,从未放弃,最后终于是有一名长老被其之毅力感动,并收为亲传弟子。

    拜入流云宗后,秦牛每日都在苦修,在天赋上比不过别人,就只能用更多的努力、血汗去拼、去争,别人一个时辰就能完成的事,他就花十倍的时间和精力,十倍不行那就百倍,仿佛在这世上,没有什么苦难能打倒这个刚毅的汉子。

    滴水穿石、勤能补拙,当一个人努力到一定的境界时,奇迹发生了。

    他秦牛,终于是以一介凡根,达到了现在的高度,如同一块不断敲打的原石,百炼成钢。

    没有再理会这二人,秦牛走到登记长老面前,粗狂地说道:“长老,斩杀两只独角蛮牛的任务我完成了。”

    说完从身上的一个蓝色空冥螺中,取出两根巨大的棕黑色牛角,上面还有新鲜的血迹,正是独角蛮牛的牛角无疑。

    那几位排名在秦牛前面的流云宗弟子暗暗吃惊,光看那两根牛角就知道,这绝对都是灵晶境大成实力的妖兽。

    虽然这等妖兽灵智不如人族,故可以施计而为,但这毕竟是两头灵晶境大成的妖兽,这样的任务,已然是三星级别的任务了。

    “哼,瞧他神气的样子,做了三星级别的任务很了不起吗?”有人看不惯秦牛,觉得他故意卖弄。

    “就是,人家赵衡以灵晶境小成就能接三星级任务,他个灵晶境大成武者得意什么,也对哦,前者毕竟是千年奇才,哪像某些人,这辈子都不可能比得了的,呵呵!”

    有人邹起眉头,小声劝说道:“嘘,都小点声,赵衡虽然是天才人物,但毕竟修为不高,能不能完成三星级的任务还不一定呢,你现在这样说,不但自己得不到什么,还白白得罪了别人。”

    “哼,我就是看他不爽!你瞧他忘本的样子,当初为何不这么嚣张。”

    秦牛面无表情,好像没有听到这些对话,就在他准备离开要这里时。

    “嗒嗒”

    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中,有道看似瘦小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少年一袭白衣,那算不上英俊的面庞上却有着独特的气质。

    然而就是这时,有人深吸一口气,悠然叹道:“这个任务狂魔回来了,他真的完成了那件三星级任务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