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再度沉睡-时代文明-
时代文明

第八十九章:再度沉睡

    他大口喘着粗气,这次就算换作灵晶境大成武者,也不见得能完成任务,甚至一不小心,就命丧黄泉,至于之前打算组队接受这份任务的那三名流云宗弟子,呵呵,要是被这异形碰上,基本有来无回。

    “坤老,这母体死了,那些女子是不是就没事了?”

    “你傻啊,它的后代现在仍然在那些女子体内,如果一切正常的话,只要再过二十天,便能完全孵化,到时候它们会从各处破体而出,再吞食剩下的所有血肉,极为血腥!”

    赵衡咬牙,这种饲养异形之法当真残忍,他结合坤老之前所说的,蓦然想起只靠里面的两千多之数,在偌大青阳郡中根本翻不出什么大浪,毕竟在三宗里,可是有灵玄境的伟大存在,好比玄易子前辈,以他的实力,灭杀这支异形小队,用不了太长时间。

    那么这就说明,在青阳郡的其它地方,可能还有这种情况存在,不行,这件事必须上报给流云宗高层。

    不过赵衡现在更关心的,是寺庙里那些女子,这才是燃眉之急。

    “那现在有什么办法,可以替那些女子除去体内的异形幼虫?”

    说话的瞬间,胸口的三菱晶石中闪现出一道身影,正好坤老,只见老者微微叹了口气,抬起食指往赵衡头上轻轻一点,后者毫不抗拒,就在他不明所以之时,一股信息洪流冲进了脑海中,其中囊括了诸多事物,基本上都是他听都没听说过的。

    “这些东西对我恢复有帮助,少年人,要是你以后遇到,就帮我弄一点吧!”

    赵衡闻言,毫不犹豫地说道:“坤老,您放心,只要我还活着,哪怕再苦再难,我要把这些东西统统弄到手!”

    坤老抿嘴地笑了笑,不再言语,他渐渐飘向寺庙之中,赵衡见此,立马跟了上去。

    黑暗的寺庙空间中,一团小人身影漫漫升起,散发出温和的白光,但这对于那些异形幼虫,却恰恰相反。

    它们骚动不安,那阵宛如女鬼般呜咽的哭声再次响起,对此,坤老脸色不为所动,他手中掐诀,嘴里念着莫名的真言。

    幼虫感到强烈威胁,哭嚎声更促更急,仿佛群魔在乱舞,赵衡紧捏着拳头,暗恨自只能在一旁干瞪眼,却什么也干不了。

    坤老眼神淡漠,他望着那些异形幼虫,喝道:

    “尔等如此这般伴随着罪恶而生,天理能容!”

    坤老身影扭曲,竟化为一面光镜,无数繁密铭文从中浮现,一圈又一圈,彼此环绕,像一个个亘古的轮齿,以不同的速度转动着。

    或许只是巧合,铭文光圈只占总面积的一半,那剩下的断接处,是一片片虚空。

    “灭”

    刹那间,无尽的光华充斥了整片天地,越来越亮,瞬间吞没了一片。

    ......

    一天后、清晨

    “大家都回去吧,不用再送了!”

    赵衡转身看着亦步亦趋跟随的牡丹镇镇民,高声说道。

    牡丹镇镇长大步走了过来,颇为感慨道:

    “大人此番除去威虎山恶贼,救我们附近几个镇子于水火之中,功德无量,然而鄙镇贫瘠,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报答大人,老朽实是惭愧啊!”

    赵衡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在下完成宗门任务,自会有报酬,这一点镇长无需介怀,不过......”

    镇长忙打起精神,连忙问道:“不过如何?”

    “敢问镇长,你们牡丹镇可有什么特色食物,在下有一灵宠,对这方面颇有需求!”

    赵衡突然想起,临走之前对宝宝承诺过要带好吃的回来,故此时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牡丹镇镇长明显愣了愣,他没想到竟会是这种情况,随即哈哈大笑。

    “我当是什么,大人放心,若是别的什么灵材、珍宝我们没有,但若论吃的,我敢打包票,就算是在青阳郡中,我们牡丹镇绝对排的上号。”

    镇长回过头,对身后的一名青年说道:“去,把冰窖里的那坛一百二十年的七雪蜜拿来!”

    青年有些犹豫,他紧张地看了赵衡一眼,轻声说道:

    “父亲,别的年份不行吗?一百二十年前的那些,可是结合天时、地利、人和这才辛苦取得一坛多,这种情况,就算再过个几百年也未必会碰上一次,而且七雪蜜本就是我们牡丹镇数百种花蜜中的精品,而那一坛更是精品中的圣品,这一下就要给出去大半,您真的舍得啊?”

    “混账,还用你跟我讲?!”

    镇长气得发颤,要不是赵衡在此,他早就动手将这个不成器的长子暴打一顿,真的是一点长进都没有,不这样,如何报答大人的救命之恩?不这样,如何能让大人明白我们的心意?

    旁边的另一个尖嘴青年见此,眼珠转了转,立马向老者说道:

    “父亲,大哥也是一时糊涂,切莫怪罪与他,我看不如这样,让樊家母女二人去拿如何,她们与大人关系更近,也能说上话!”

    镇长欣慰地点了点头,到底还是二儿子懂事,看来以后选择继承人的时候,得好好考虑了。

    “如此甚好!”

    一刻钟后,一名美妇手牵着一个女孩子人群中走了过来,后者小手中抱着一个古旧的坛子,他看到赵衡,立马撇下母亲,一路小跑了过来。

    “大人,您......”

    赵衡打断少女说话,讲道:“别叫我大人,如果你愿意,喊我一声哥哥吧!”

    “好的,大,大哥哥,你还会回来看我们吗?”

    “会的,不过等你长大后,要还想见我,就来流云宗。”

    赵衡接过坛子,摸了摸少女的小脑袋,而后朝众人挥了挥手,便冲天而去,少女望着前者渐渐消逝的身影,心中不断默念:

    “流云宗!!!”

    回去的路上,赵衡片刻不停留,又是花了近五天的时间,终于来到了流云宗山下。

    这里的景物和三个月并无不同,虽然已入初夏,但炎热的空气并未对这里产生太大的影响。

    由于要赶着去交任务,并且把威虎山的情况汇报上去,赵衡没有时间在此驻足欣赏美景,而就在其转身的一刹那。

    “嗖”

    一把褐色大戟暴射而来,只取他赵某人的项上人头。

    “哼”

    赵衡心生怒意,竟有人敢在这里对他出手,胆子当真是肥。

    他拔剑刺去,剑锋狠狠撞在那褐色大戟之上,后者灵压强大,必定是一件不错的中阶灵器,可惜这要是墨眉相比,纯粹是找虐。

    “铛”

    两件兵器轰然相撞,大戟上响起了一丝轻微的哀鸣声,便被直接挑飞。

    “竖子安敢?”

    随着洪亮的声音响起,一道高大的身影飞了过来,他接过大戟,就朝赵衡斩来。

    “花骨狂沙”

    零花飘荡、碎石成沙,一股王霸气势扑面而来,要是其它灵晶境小成武者,早已匍匐跪下。

    赵衡衣袍猎猎作响,他虽然肉身强悍,但是在这种攻击下,不反抗,必死。

    手中墨眉横于胸前,气息一沉,随即爆发出强大的气息,墨黑的剑身上同时有两道银光亮起,璀璨无比。

    “轰”

    震耳欲聋的暴鸣声,响彻天地,流云宗山下的大小湖泊中,掀起一道道惊涛骇浪,荡向空中,而后纷纷扬扬落下,在阳光的照耀下,色彩斑斓。

    巨响的中心点,两道身影倒射而出,两者都滑翔了好长一段距离,这才堪堪停下。

    高大青年男子,脸色阴沉地望着眼前的少年,凭他堂堂流云榜第十一名的强大存在,竟然没有一下子拿下此子,心中不由恼怒。

    赵衡见此人也是穿着流云宗弟子服饰,不知道自己何时与这人结怨,不过等他看到另一道满脸怨毒的身影,终于是明白了过来。

    此人他倒是认识,姓曹名真。

    青年男子一甩手中大戟,大声喝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

    赵衡鄙夷地回答道:“对于你这样的自恋狂,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一旁的曹真见赵衡不拿正眼瞧自己,心中更气。

    “放肆,见到流云榜排名第十一的黑手师兄,还不快快行礼!”

    黑手眯眼看着赵衡,以一种威胁的语气说道:“听说你害死了曹岩师弟,可是如此?”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觉得我说的你们会信吗?”

    黑手哈哈大笑:“好个伶牙俐齿的贼子,你欺杀同门,按照宗规,我可赐你死刑,受死吧!”

    黑手冲向高空,在到达一个至高点之后,一记倒劈下来。

    “哗”

    一弯月牙直直落下,气场大得吓人,其之威势有如开山裂地,无坚不摧。

    “天朝朔月”

    “小爷我怕你不成?”

    泥人都有三分脾气,更何况是赵衡这种性情中人,此人不分青红皂白,根本无需同他讲道理。

    墨眉轰鸣一声,足有三道银光跃然而上,前所未有的强大威压涤荡天地,瞬间便爆发开来。

    这一次,赫然是三道剑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