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极乐教 上-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58章 极乐教 上

    第58章

    邻水村的有神仙下凡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川蜀。

    神奇的游戏机,能召唤出龙卷风把人吹到天上去的符灵魁召和神灵万人审判时的情景更是被人们津津乐道。

    在这些神奇的事情下几乎没有人再怀疑神灵的真假。而之所以说几乎,那是因为还有一批人却是半信半疑,甚至完全不信。

    这批人在现代人口中有一个统一的称呼——神棍!

    作为打着神灵名号,巧用各种手段表现出神奇效果的“同行”,再也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那些所谓神仙的底细了。

    虽然这位“同行”听起来好像很厉害,场面非常大,表现出来的手段他们也理解不了,但是这也没什么奇怪的,没有一点独门手段岂能闹出这么大声势?

    那些势力小的神棍倒也罢了,他们对神灵之事半信半疑,况且他们蒙骗的人本来就不多,所获利益极小,自然不会,更没有能力去捣乱。

    但是势力大的教派就不同了,势力做得越大,越是了解神灵那一套是怎么回事,对神灵的敬畏之心越是稀少。而且势力越大利益越大,受到的冲击也就越大,不愿放弃之心也就越盛!

    极乐教是川蜀之地最大的教派。

    此刻总坛大殿外,八大坛主之一张有福跑急冲冲的走进了大殿:“教主,我们不能在这样静观其变了。我旗下的信徒又被邻水村那个伪神吸引走100来个,剩下的人也是犹豫不定,再这样下去我们极乐教就要散掉了!”

    大殿内,一个道士打扮的青年正在闭目打坐,他正是极乐教创教人——胡子鱼。

    他缓缓张开双目,一丝冷冽的寒光一闪而逝,但是马上就换成了温和的笑脸:“张坛主,我不是说过了吗?唯有研究出对方是怎么做出那些手段的,我们再去揭穿他们的底细,这样才是正理。像你所说直接用暴力解决那像什么样子?流.氓打架吗?”

    张坛主急道:“可是……我们派去的人不但没有找出对方作弊的手段,反而似乎被对方所迷惑,渐渐与我们这边断了联系。只怕还没等我们研究出对方的手段,我们的信众就纷纷倒向对面去了,那时候就算我们找出漏洞恐怕也不会有我们说话的机会了啊!”

    “张有福!”胡子鱼眼中寒芒又是一闪,虽然笑容依旧,仔细观察却能发现他眼中以是冰冷一片。

    他以轻柔的语气说道:“你名下的信徒流失严重恐怕不只是邻水村那位的影响吧?听说你对手下信徒盘剥严苛无比,其他坛只要求每月供奉一文钱,而你则要求十倍之!甚至每一个月一次的极乐之境法会资格,你竟然明码标价来卖,只要给得起钱,任何人都可以参加!”

    教主虽然语气非常轻柔,但是张有福却觉得仿佛天崩地裂一般,冷汗不自觉的从头上落下。

    他知道,供奉之事尚好说反正没有明文规定供奉需要收多少,唯有这极乐之境法会之事教主看重无比,教规明文规定——极乐之境法会排队顺序不可串改,否则当诛!

    这极乐教之所以能成为川蜀第一大教,依靠的就是极乐之境法会。

    教主胡子鱼有一能力,每逢月圆之夜就可以打开极乐之境的入口,凡是参与这个法会的人都可以用灵魂进去,在那里有无尽的美食,无数的美女,金碧辉煌的宫殿,华美绝伦的天衣,总之只要你想要什么就会有什么!

    凡是参与过的都对极乐之境法会给与极高的评价,称这是世界上最高的享受,没有参与过简直是白活这一辈子。

    有这做依仗,极乐教自然迅速传播开来。

    随着信徒的增多,教主的能力不足以让每个信徒都进入极乐之境,于是很自然的变成了排队轮流参加法会,而现在每个人需要排好几年才轮得到一次。

    但是就算好几年才轮得到一次,人们仍然驱之若鹜。

    贫民们咬紧牙根,缩紧裤腰带,从牙缝中省出一文又一文的钱供奉给极乐教,甚至有人为了筹集供奉不惜去乞讨,去偷,去抢,去卖儿卖女,只为见识一下其他人口中的世间最美好之地。

    所谓希望有多大,失望就有多大。

    如果让他们知道,参与极乐之境法会的资格被人悄悄卖掉,他们就算交上一辈子供奉都不可能排上法会的话,那他们的疯狂可想而知。

    这简直是在挖极乐教的根子,张有福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教主有赦免自己的理由,当即他腿一软跪倒在地上颤.抖着哭喊道:“教主饶命,我错了!我马上把自己收下的那些不义之财交出来,已经预订法会位置的钱财也全都退回去,只求绕我一条狗命啊!”

    胡子鱼站起身子,带着温和的笑容走到张有福面前,问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你知道极乐之境是怎么回事吗?”

    张有福颤.抖得更厉害了……

    “所谓极乐之境也就是幻境罢了,他们自以为去了一次极乐之境,实际上却和做了一场美梦差不多,只要全力激发他们对美好的幻想,自然会出现让每个人都满意到极点的幻境!”

    “做为幻境的掌控人,那些走后门的人进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你违反教规了,可是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处理,反而任由你越来越贪心,弄来的人越来越多吗?”

    “难道?”张有福想到一个恐怖的可能。

    “没错,我只是在养猪而已。说起来极乐教也有数万信众,但是因为信众多为贫民,我们只能要求他们每月供奉一文,否则就有竭泽而渔的危险。但是几万文钱也不过等于数十两银子而已,如何有你卖法会资格50两一个来钱快呢?”

    “从你第一个月只有1个人买资格,到现在第三个月,光是预定资格的足有上百人,附近的有钱人家基本都预定了,你也算生财有道啊。”青年赞叹道。

    张有福越听越不妙,“属下……愿意将所有家财奉献而出!只求绕属下一命啊!”

    “你所有的家财本就是从我这里所得,何须你献!再说你若活着,那些公子哥定然不依不饶,就算把钱退还给他们,也难保他们不到处说我们极乐教卖法会资格之事。而我有个更好的办法,既可以让那些公子哥不敢在谈论自己曾经买过法会资格之事,还不用把5000两银子还给他们!”

    “你说这是好……还是不好啊?”胡子鱼语气温和,笑容依旧,但是张有福却只感到一股深入骨髓的冰冷!

    泰国胸最女主播衣服都快包不住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