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花影危机-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263章:花影危机

    顾仁云从衣兜里掏出一大块黄金,200两只多不少,吴妈妈好奇的望着顾仁云的衣兜——那看起来不像是能装进这么大一块黄金的样子,她不由有点担心的看着手里的金子:“呃,这金子明天不会消失吧?……呵呵,我开玩笑的……”可是过了一会,她忍不住又问道:“这真的不会消失?”

    顾仁云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唯有他那淡淡然的声音传来:“我走了,花影姑娘就让她在这里休息一晚,等她醒来后,你让她到京城这里的吧找那里的负责人,报我的名字,说要找我即可。”

    见顾仁云毫不停留的转身就走,吴妈妈忍不住高声叫道:“你就这样走了……要是花影不去找你,而是跑了怎么办?”

    “呵呵,你可以试试……”

    吴妈妈一噎,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一会才小声嘀咕道:“又不是我要跑,我试什么?”虽然话是这样说,她却是打消了心底某些想法——脾气好,不等于没脾气,先前打起来的时候,那个想讨好那位半神而去对付顾仁云的人尸体可还趟在这里呢……

    确认顾仁云离开后,吴妈妈想到对方说的话,不禁喃喃自语道:“不过,原来他是的人……怪不得这么厉害,只是不知道他在中是什么身份?”

    顶级的那一批朝廷大员被一个叫做打尽,这事自然早就人尽皆知了,毕竟当初参与者甚众,几乎小半个京城的人都去劫杀过那些逃走的官员,而酒楼、青.楼可是号称古代消息最灵通之地,她自然不可能没听说过这事,只不过耳边听来终觉浅,哪有亲眼瞧见印象深。

    一开始那个从蜃景中走出来的半神多厉害,一指就让人灰飞烟灭,甚至还有毁灭世界的能力……可是这么厉害的人,最后却输了,输在一个之人手中……

    “算了,管他的,我只管赚自己的银子。”吴妈妈开心的看着顾仁云给的一大一小两块黄金,那金灿灿的光芒是那么让人着迷,自己只是一个青.楼老鸨而已,忧国忧民那根本不是自己的风格。

    “来人啊,都死哪去了,他们打完走了,你们还不赶快回来收拾一下屋子……”

    ……

    暖风阁花影姑娘的舞蹈召唤出一个神灵,跟现场一个异人打起来的消息一.夜之间如风般传遍全城,所有人都兴奋的讨论着那个异人和神灵的事情。

    什么异人是本土某某神灵化身啊,算到暖风阁将由一劫,特意前来应劫啊。

    什么其实这个世界不简单,有很多这种异人隐藏在我们身边,说不定你隔壁性王的那个书生也是这种异人,他们平常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只有遇到这种外来神灵才会现身啊。

    什么那花影其实就是神灵的化身,连续三天出现的异象就是对着方世界高层的试探,结果试探的时候没事,召唤真身过来的时候却出事了啊……等等,各种让人目瞪口呆的猜测不一而足。

    如果顾仁云听到,也会佩服群众的脑洞,一件巧合的事,却硬是被他们扯出这么多阴谋诡计出来,那也是没谁了。

    只不过众人虽然兴奋的讨论着这事,却没人关注当晚的两个牺牲者,就算有那也是被当作衬托那异人和神灵厉害的背景——他们的家人除外。

    当晚这两人一.夜未归,又听闻他们常去的暖风阁发生如此惊人的事情,他们家人自然一大早就去暖风阁询问,结果不言而喻……

    顾仁云对付的那个叫做刘勇的大汉还好,至少有个尸体,而另一个叫做杨辉的人则是尸骨全无,可谓是凄惨无比……

    这两家人浑浑噩噩的回到家里,可是之后却是越想越是不服——难道他们就白死了?难道就不该有人为他们的死负责吗?

    当然真正的当事者他们肯定惹不起,于是迁怒到了事情的始作俑者——花影头上!

    京城有句笑话——站在楼上随便丢一块砖头,砸到10个人,就有8个就是官员或者和官员有着的关系,虽然这是笑话,但也证明,京城平时不起眼的一个小老百姓,真逼急了也能找上关系。

    而这两家人就是如此,刘家他们有个平常根本不联系的族亲在给顺天府尹当师爷,而杨家则有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方表亲在当御史言官。

    两家人碰头略一商量就决定一边去找关系打招呼,一边去顺天府告状——告花影开门揖盗,导致杨刘二人死亡。

    这案子他们有没有理在两可之间——从事实考虑,花影确实是开门引来了神灵,然后才导致杨刘二人死亡,但从情理上考虑,花影根本不知道自己跳舞会引来神灵之事,这又可以说是意外。

    考虑到事情涉及到神灵、异人,顺天府很可能不接这个麻烦的案子,所以他们才走关系,拜托人家去打个招呼,而他们也明智的目标对准了花影,根本没提异人的事——否则恐怕就算有人打招呼,顺天府也不敢接这个案子。

    而事情也正如他们预料的,他们一提报案,案子还是和轰动京城的“暖风阁神异大战”有关,顺天府立即申斥他们胡闹,声称杨刘二人之死乃是获罪余天,与其他人无关,可是他们把亲戚的条子递上去之后,顺天府尹犹豫再三下,还是把案子接下来了,并声称这案子最多到花影这里为止,不能牵连其他人。

    ……

    暖风阁,花影房间。

    “……女儿啊,事情就是这样,你已经是那位顾公子的人了,等会你收拾一下就尽早过去吧,妈妈看得出来,那个顾公子甚少接近女色,此去虽然你名义上是婢女……但是男人嘛,哪怕他再厉害,妈妈也相信女儿你有本事把他练为绕指柔的,到时候说不定妈妈还得依仗你呢。”

    吴妈妈坐在床头,笑语盈盈的给刚醒过来的花影诉说昨天之事。

    花影愣愣的发着呆,她一醒过来就听到如此重大的消息,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甚至不知道该感叹什么,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这时一个慌慌张张的身影冲了进来:“妈妈,不好了,顺天府来人要抓花影姐姐,说是昨天死的那两人家属跑去顺天府告状了……”

    吴妈妈一听,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大声吼道:“什么!反了他们的天了,那两人的死关花影什么事,他们有本事就去找顾公子啊,欺负我家花影算什么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