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花影的归宿-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262章:花影的归宿

    而且对方的天赋根本不是表演用的……结合那个半神的话来看,那出现的场景应该是在定位,只不过她光有天赋,没有相应的手段,只能感应到那些场景,却无法和场景中的人物沟通召唤,当然半神那次不算,那应该是对方顺着感应自己爬过来的,并不是她召唤过来的。

    但是有一就有二,她既然能招惹一次,难道就不会招惹第二次吗?而且能顺着她的感应过来的肯定都是神级以上的人物……这要是不管,那可是要出大娄子的!

    况且现在的她身为毫无护身能力的凡人,却拥有38道神性,无异于小儿持重宝与人前……为了神性,一些人连神灵的注意都敢打,她一个凡人……简直就是送宝童子嘛!

    想到此处此处,顾仁云决定把她放到身边就近看着,等想好怎么处理再说……

    “打完了?”门口吴妈妈探头探脑的看了两眼,发现场上只有顾仁云一个人站在,而那个神灵却满身是血的躺着地上动也不动,发现胜者是顾仁云后,她心下却是安心了许多。

    因为她和顾仁云打过交道,对方那一副初哥的样子她还记忆犹新,至于对方的身份……她见多了身份高贵的人,哪个王孙公子身份不高贵?他们第一次来时也经常隐瞒身份,可之后暴露了身份之后,也不见他们性格就逆转,变得不讲理起来了。

    吴妈妈走进屋子,一眼就看见了中间的那个一个大坑,还有那忽然冒出来的堵墙壁,欲哭无泪道:“哎哟我的房子,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了,我……”

    “行了!”顾仁云罢了罢手,又拿出一锭50两的金子:“今天的损失我买单。”

    “那怎么好意思呢?”吴妈妈嘴上不好意思,手上却飞快的抢过那锭金子。

    顾仁云看着突兀竖立在面前的试武石墙壁,又看看那三米深的深坑,深坑倒还罢了,找些土填埋了就行,可试武石的墙壁……如果他们想要把墙壁敲破的话,恐怕还真有点难度——人家半神都很难做到。

    “算了,好人做到底,送人送到西。”顾仁云心念一动,试武石的墙壁忽然分解成碎块填到了深坑里面。

    吴妈妈看着这一幕,呆了半响,虽然她知道眼前这个八成也是位神,但是猜到和亲眼见到却是两回事,但她还是下意识的说道:“谢谢啊!”

    顾仁云看着深坑,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之后不会有人把坑里的石头挖出来卖钱?虽然试武石有非常沉重的这个缺点,但要是少量掺杂的话……

    “算了,管他们的,反正是自己丢弃的垃圾,他们想用就用。”顾仁云目光一转,看向了仍然昏迷不醒的花影。

    “喂,醒醒!”顾仁云走上前去,摇了摇对方的肩膀,对方穿着跳舞用的丝衣,众所周知这种跳舞用的丝衣非常轻薄透明,毕竟青.楼里的舞蹈要的就是那个诱.惑的感觉,当他的手搭上对方那散发着香气,触感又十分滑嫩的香肩时,心里也忍不住荡起一片涟漪——在勾人这方面,古代青楼女性,比现代那些人厉害多了!

    “咦,她没死吗?”吴妈妈看见顾仁云在摇晃花影的肩膀,也好奇的走了过来:“顾公子,你说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

    见她没反应,顾仁云又多摇了几下绝不是为了占便宜,还是没醒,这时顾仁云才觉得不对,回想之前她昏迷时的情景——应该是精神力或者其他什么透支了而昏迷不醒的,这种昏迷恐怕短期之内是叫不醒的。

    “我要带她走!”顾仁云指着花影,对着吴妈妈通知道。

    虽然顾仁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但今天的风波为什么起吴妈妈自然也知道和花影脱不了干系,本来她就在犹豫要不要留下花影——留下,要是再搞出这么一波,谁来收拾局面,今天那个疑似神灵的家伙可没有顾公子好说话。可要赶她走……她可是现在最火的姑娘,赶她走就等于赶走一个摇钱树……

    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一样深刻的理解这句话的意思。

    但是现在好了,这位顾公子又有钱,又好说话,要是再敲他一笔,那不既送走了祸害,又弥补了损失吗?想到这里她眼珠一转道:“顾公子,她可是我们暖风阁的头牌姑娘,卖艺不卖身的……”

    顾仁云没好气的打断道:“谁说我要买她了,你知道今天她干了什么吗?她把一个将要点燃神火的半神招了过来,你知不知道,刚刚那个半神死之前用了一招毁灭世界的魔法,如果不是我运气好,正有克制他的招数,那今天就是世界毁灭之日,而这一切……”顾仁云气势汹汹的朝着花影一指:“都是都是她造成的!”

    “如果不是看她也不是故意的,而我也不是那种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过一个的人,那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杀了她以绝后患,否则她要是再召来一个魔鬼、恶魔、罗刹、鬼王什么的,那就不是死一个二个人的事了!”

    吴妈妈这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有多危险,她也心有余悸后怕不已,可要是白白放花影走,她又怎么都不甘心,可她又找不出说得过去的理由,想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一想对方的身份——能打赢一个将要成神的半神,那八成也是一个神,她又不敢无理取闹了。

    “可……可……可是……”吴妈妈急得直跳脚,忽然她心念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可是,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这么不清不白的和你一个男人走了……”

    “她?黄花大闺女?呵呵……”

    “你别不信啊!”见顾仁云不信,吴妈妈急了,她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没有蜃梦之舞这个噱头之前,她的舞蹈虽然跳得不错,但是和其他人差距也没多大,所以她真是卖艺不卖身的,而红了之后,我是准备让她出阁的,不过她才红两天,人气正在上升期,我准备过几天名气上升到一定阶段之后,再行拍卖的……”

    “原来是这样……”顾仁云意味深长的看着吴妈妈,吴妈妈被看得不好意思,她低着头说道:“这一行都是这样的……”

    “那你想怎么样?不会是说想我娶她?”顾仁云笑着摇摇头,语气中充满了坚决的意味:“那绝不可能,难保我最后不会作出杀死她以彻底解决这个麻烦的可能,她的生死都还很难说,还顾忌什么名声!”

    “我就是这样想的。”吴妈妈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只能心念急转之间换了一个说法:“怎么可能,她虽然是清官人,但是我也知道,她的身份和公子你的身份是天差地远的……其实我的意思是说,公子以婢女的身份收下她怎么样?”

    这自然没问题,顾仁云一口答应了下来,而吴妈妈顺势提出了赎身钱的问题——足足1万两银子折合黄金200两。

    当年她买下花影只花了10两银子,经过10年的培养,最后获得了1000倍的回报,有这种投资回报率的生意,请务必只会我!但吴妈妈仍然不是很满意,因为如果花影的身份不是婢女,而是妻妾,她就敢开更大的口!...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