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无法消散的蜃景-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256章:无法消散的蜃景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看见对面那人霍的一下从宝座上站了起来,饶有趣味的打量着这边……

    惊悚!

    这就是顾仁云的感觉,就仿佛看电视的时候,电视里的人竟然察觉到了你在看他,并且还十分感兴趣的打量你一样。

    顾仁云觉得这一幕莫名的有点熟悉,仔细一想,这如果把蜃景换成电视,把里面的男人换成女人……这不就是午夜凶铃里的贞子吗!

    不过贞子是鬼,对面似乎是个神,但是对普通人来说有区别吗?

    反正都是无解!

    “不行,不能让他出来!”被对方的威压逼得快透不过气的顾仁云向花影看去,只见她似乎根本没感受到威压仍然在专心的跳着舞。

    顾仁云不知道是因为她背对着蜃景,没看见所以感受不到威压,还是对面那人特别避开了花影这个关键人物,但是顾仁云知道,他必须尽快让她停止舞蹈,否则……

    “唔……”在沉重的威压下别说动,就连想震动喉咙发声都困难,顾仁云拼尽全力好不容易才让喉咙震动发出一个声音,但是他却绝望的发现,这声音仿佛蚊子叫一般,别说隔着那么远,就算在耳旁估计也很难听清。

    顾仁云焦急的看向四周,可是其他人表现还不如他,至少他还是端端正正的坐着,而其他大部分人都已经好像烂泥一般瘫倒在了席位上,目光移向别处根本不敢再看向蜃景那边。

    这群软蛋!看来是指望不上他们了,顾仁云心念急转,忽然他眼前一亮——生物才会受到威压影响,智脑这种死物总不会也会被威压所压制吧!

    对!就这么干!

    “智脑……”

    就在顾仁云刚想和智脑沟通之时,台上花影总算意识到了不对,太安静了!现场男男女女加起来可是有上百人,就算她跳舞的时候,客人们想要专心欣赏,场面会安静一些,但也没有安静到半点嘈杂之声也没有的啊,这让她感觉仿佛忽然来到了鬼屋一般,让人毛毛的。

    偷眼瞧去,客人们的姿势也不对劲,虽然平常是有一些客人喝醉之后会放浪形骸,胡乱瘫倒在席位上,但那只是少数,而现在放眼望去,几乎大部分人都瘫倒在席位上,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脸上带着些许恐惧,眼光根本没有看她这边……

    “难道,我背后的蜃景又出现问题了?”这个略显熟悉的场景,让她一下子意识到了问题所在,她咻的一下转身……一个蓝色头发的威严男子出现在她眼前……

    只是看了一眼蜃景中的那个男子,她就了解周围那些客人们的感受了,她只感觉身体就仿佛被一座山压着一般沉重,内心更是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的恐慌。

    “怎么回事?不应该是这样的!”花影心里狂喊,相对于看见“神人”睁眼前后变化的其他人,花影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让她稍微安心的是,根据她的经验,在她不跳舞之后,蜃景会在两个呼吸间慢慢消散,那时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重要了。

    有个成语叫做度日如年,以前她还觉得这太夸张了,但是在这威压下,她却觉得这根本不足以表达时间的缓慢,区区两个呼吸的时间,平常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但是此刻却仿佛一辈子那么漫长。

    好不容易两个呼吸过去了,蜃景慢慢变淡,这是消失的前兆,她心里刚刚松了一口气,却看见蜃景中人似乎也发现了不对,他眉头一皱,手指朝前面轻轻一点,一点白光凝聚成线竟然透过蜃景出现到了她的面前。

    蜃景中的东西出现在了现实!哪怕并不是物质只是一束光线,但这一幕也让所有以为蜃景是虚幻不存在的人惊骇欲绝,要是蜃景中的人物出来了……这一刻他们才意识到这问题的严重性,可是连动一下都很困难的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他们只能祈祷,这个应该是神的人比较好说话……

    这根白线碰触到花影之后迅速扩张开来,使她的身体身体表面发出淡淡的荧光,看起来如仙如圣圣洁异常。

    可是花影却完全没有心思注意这个,在白光连接到她的瞬间,她就感觉自己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顺着那白线向对面流逝,她十分肯定这并不是错觉,因为她感觉随着那未知物的流逝,自己的精神越发的不振,整个人感觉头昏脑胀昏昏欲睡。

    花影只是感觉有什么在流逝,但是在场其他人却是亲眼看见在接触到白光之后,花影的面貌迅速萎靡了下来,皮肤渐渐失去光泽,眼圈在变黑,神情显得恍惚,就仿佛几天几夜没睡觉一般,继续下去就算花影忽然暴毙而亡,众人也不会意外。

    但顾仁云的注意力却没有放在这上面,他注意到这白线连接到花影之后,那蜃景一下子就凝实起来,看起来似乎不暂时不会消失的样子。

    媒介!顾仁云心里闪过这个念头,他感觉自己可能已经摸到花影天赋的真相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蜃景那边肯定是真实发生的事,蜃梦之舞就好像是用水镜术查看其他地方的情况一样,只不过水镜术是由施术者心念控制的,可以保证无误差想看哪里就看哪来。

    而这蜃梦之舞却是由舞蹈控制的,如果说以心沟通是100%无误会,那么以口沟通可能只有80%左右的准确度,而舞蹈来沟通的话……那能有50%左右的准确度那就不错了,这也就是跳元智颂,出来的却是不知道哪个世界神灵的原因。

    而众所周知,不管是通过法术,还是通过什么法宝窥探某些高位存在的时候,都很有可能被对方发现,在这一点上信仰神的能力尤其突出,号称只要有人念到他的名字,就能看到当时的情景,而这只是神灵的本能。

    而现在虽然没有人念对方的名字,但直接窥探对方这明显更过分,对方能感知到这边也就可以理解了。

    未知最为可怕,想明白对方为什么能看见这边的情景之后,顾仁云松了一口气,只是他心里还隐隐有一个担忧,这理论可以解释对方看见这边的事,但是那白线是怎么回事呢?还有对方维持这蜃景想要做什么?

    以前不论什么是、电视、电影、动漫,只要提到窥探高位存在,高位存在发现后的反应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关闭对方窥探的途径,也许还会小惩大诫一番,比如破坏窥探的法宝,或者让窥探者心神受损。

    而现在对方不但不关闭,反而维持住这蜃景……他想干什么?

    不会真的想过来吧?

    可是没听说过大能可以顺着别人窥探的目光过来的啊!

    如果可以这么简单就过来的话,那各种中教会请求神降又怎么会那么麻烦?只要找一个能施展窥探法术的人,或者找一件可以窥探的法宝不是就可以无限神降了吗?

    就在这时,蜃景中那人轻轻向前跨了一步,但他那一步抬起的时候还在蜃景中,等到脚落地的时候却已经来到了暖风阁的舞台之上!在他过来的同时连接的光线一下子消失,花影姑娘一下子昏倒在地上……

    但是已经没人注意她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望着舞台上的那个男人——居然真的过来了!对古代众人来说,这无异于画里的人活了,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换一个情况,众人也许会非常兴奋的讨论研究,但对方光是存在就让人压力山大,这种情况只会让他们恐惧不已——不管对方有没有恶意!

    那男人来到这边之后,一一打量了一下众人,特别在顾仁云的身上多看了两眼——他自然能看出来,这些人中以顾仁云的身体素质最强,身上还带着一些魔法物品(暗黑刻印),不过对他来说终究是凡人,没有什么威胁。

    “啊,瞧瞧我发现了什么,这么多无主的羔羊,难道我吉森终于时来运转,找到了一块无主的蛮荒之地?”吉森打量完众人后不禁开心的笑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这些人全是无信之人!

    本来诸神最讨厌无信之人,无信之人生前被其他人唾弃,死后更是会打入无信者之墙永远痛苦哀嚎。

    究其原因不外乎信徒本就不够分,诸神之间在规则内争夺信徒那就算了,但你一个凡人也想和诸神抢夺信仰归属——哪怕是他自己本身的信仰归属,那也是让诸神讨厌的。

    但有一类无信之人例外——那就是因为没有真神存在,无法寄托信仰的无信之人,通常来说这种人只会存在与某个偏僻的世界,而一旦这种信仰的蛮荒地被发现,通常都会引起轩然大波,无数大佬就仿佛发现了金矿一样,派出他们凡间的得力手下不惜战争的去争夺信徒。

    而每一次发现这种蛮荒地都会让万神殿上的众神重新洗牌一次,也许某个强大神力的神灵会降级,甚至陨落,也有可能一个微弱神力的神灵会因此而晋升到强大神力……可谓是一切皆有可能!

    而这样一份宝藏、一份机缘、一个蛮荒世界,竟然只有他一人发现了!

    要知道以前发现这种事情的通常都是凡人,而且通常是一队冒险者,而冒险者中成分复杂,各有各的信仰,所以很难保密,但是这次却不同,只有他一个人发现了这个世界,那保密自然就不是问题了,这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他已经达到半神巅.峰好多年了,点燃神火所需的一切都准备好了,唯一欠缺的就是信仰,可在他原来世界信徒早已被众神瓜分完毕,他一个半神自然没本事也没胆子从那些老牌神灵中抢夺信徒,因此才迟迟没有点燃神火,而现在东风来了!

    吉森兴奋异常,但慎重起见,为了避免是自己闯入了无信者之间的聚会,才误以为这是荒蛮之地的这种乌龙,他还是向众人打听了一下:“凡人们,这里是哪?是哪位冕下的花园?”

    可是半响过去了,没有人回答。这是什么意思,不懂尊敬强者吗?吉森正想恼怒的惩罚这些无礼之人,忽然眼睛撇过众人狼狈的姿态,他这才一下恍然响起,这些人只是普通人罢了,面对神灵的威压,别说说话了,没晕过去就算好了。

    他尽力收起自己威压:“好了,凡人们,你们可以说话了!”

    众人感觉身体一轻,就仿佛压.在心里的大石头被搬开了一般,赶紧深深的呼吸两口,调整了一下因为呼吸苦难导致的心律不齐,更有人仿佛高原反应一般难受得想吐,但所有人看向吉森的眼光都充满了恐惧。

    至于回答吉森的话……抱歉,吉森说的语言他们根本听不懂!

    顾仁云倒是听懂了,但是枪打出头鸟的这句话他自然是听过的,对方这一口一个凡人,摆明是心态高傲看不起人,他又何必往上凑自取其辱呢。

    吉森又问了两遍之后才反应过来——他们应该是听不懂他的通用语!

    吉森不禁暗自苦笑,是因为太久没和人打交道了,还是因为天上掉的这个馅饼太大,让他失去了分寸,这么简单的错误他竟然连犯2次?

    施展了一个通晓语言的法术后,他顺利的学会了汉语,而且还是纯正的京片子!

    “凡人们,这里是哪?是哪位冕下的花园?”他又问了一次这个问题,这次众人都听明白了,不过又有点不明白,“冕下的花园”是什么意思?

    没人说话,固然有大家只知道一半答案的原因,但主要还是因为众人害怕,众人亲眼看见对方是怎么出现的,更见识过对方光凭气势就让他们动弹不得的威势,如果说错了话得罪了对方,那就死定了,皇帝都救不了你。

    这种时候,大家自然更信奉“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就不错”这句话,甚至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恨不得马上就逃离这里。

    “哼!”见仍然没有人说话,吉森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衅,他堂堂一个半神向凡人问话,凡人竟然敢不回答,他压抑着怒气随意朝一个人一指道:“就是你,你来回答!”这次他已经做好杀鸡儆猴的准备,只要对方敢沉默,他就敢下狠手,一个凡人竟然敢无视一个半神,就算闹到真神那里,他也不怕!

    被指着的那人左看右望,希望对方指着的其实是别人,但是却只能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的身上,他颇为恐慌不敢置信的指着自己:“我?”

    打着杀鸡儆猴目的的吉森自然懒得回答,他慢慢的举起手,脸色上的杀机越来越森然,几乎所有人都看出了他想干什么。

    那人顾不得许多赶紧回答道:“这里是古国京城,至于冕下的花园……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说完这人一脸忐忑的看着吉森,等待着对方的判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