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蜃景中的神-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255章:蜃景中的神

    虚拟投影技术?应该不大可能,顾仁云暗自摇了摇头,这星球上应该只有他和星云王子两人有这个技术才对,如果有这种科技的外星人降临,那对方应该不会默默无闻才对。

    一般外星人来到这种土著星球,要么为了征服,要么为了考察,要么为了旅游休闲,前者动静肯定小不了,而后两者应该会尽量低调减少对星球的影响才对,这种虚拟投影技术拿来伴舞的行为,无论如何也和低调扯不上关系。

    那难道是海市蜃楼?

    可是虽然没有亲眼见过海市蜃楼,但顾仁云至少还是知道,海市蜃楼这玩意一般出现在沙漠和海洋这种广阔没有遮挡的地方,是空气折射的一种现象……

    顾仁云向四周看了看……可这TM是在建筑里啊,无论怎么想也和广阔没有遮挡扯不上关系吧?这空气要怎么折射才能突破重重阻隔,把影像投射到这里来啊!

    这时似乎是音乐到了下半段的缘故,音乐从平缓欢乐变得急.促紧张起来,花影的舞蹈也越来越激烈,让人仿佛看见一对恋人之间的感情曝光了之后受到了众人的反对,激烈的冲突正要发生……

    什么,你说顾仁云不是对音乐不太了解吗,那怎么听出来的?

    好吧,我承认这不是听不出来的,而是看到的!

    在音乐换节奏的同时,花影背后的那个幻象也出现了变动——一个侍女走进屋子和那小姐说了什么后,小姐就面色焦急的冲出了房间。

    房间外面一位疑似那小姐父亲的中年人正带着一群人和一位英俊帅气但是穿着朴素的青年对峙,

    青年看见小姐非常高兴,而中年人愤怒的朝屋里一指,大概是叫她回去?

    这场景是如此的熟悉……虽然听不到声音,但是顾仁云用脚都能猜出来,这肯定是富家小姐和穷小子被家人棒打鸳鸯那一套。

    内容这么俗套而且还没有声音,如果是电视剧的话那这肯定得差评换台啊!

    但是现在顾仁云却充满了好奇……当然不是好奇接下来的发展,而是好奇这幻象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一开始的时候他就对这幻象的出现方式感到好奇,但是所有可能都被他否定了,本想看一看,现在看了一会幻象之后,他的疑惑不但没有得到解答,反而更多了——这幻象和音乐舞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它们如此相配?

    “晓玉,你知道这蜃梦之舞是怎么一回事吗?”顾仁云轻声问道,他也没指望古人能研究明白这幻象的原理,只求能给他更多的线索就好了。

    “这个问题很多人都想知道,不过却没有公认的答案,连花影姑娘自己都说不清楚,不过大多数人都认为这是天赋!”

    “天赋?”顾仁云心念一动,但是随后又摇了摇头——这算哪门子的天赋,还不如说是系统附身更让我相信呢。

    “对,这天赋的出现是3天前的事了,那天晚上她像往常一样跳舞的时候,跳着跳着就忽然出现了蜃景,她当时跳的是凤求凰,出现的蜃景是在一片森林中,有两只浑身散发着火焰的凤凰在天空中飞舞。”

    “三天前?”顾仁云心念一动,貌似他的天网也是三天前才建立的吧,这其中会不会有关系?思索片刻后顾仁云摇了摇头,这两者能有什么关系,应该只是巧合吧!

    晓玉继续道:“这忽然出现的凤凰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要知道那可是火凤凰啊,别说接触了,恐怕光是靠近就会被火烧伤吧,当时一片混乱,有人在尖叫,有人在哭泣,更多的是争相逃跑……这种情况舞蹈自然跳不下去了,舞蹈一中止,背后的蜃景也就消失了,当然当时没有人察觉到这两者的联系。”

    “蜃景的消失让所有人逐渐冷静下来,除去一部分谨慎胆小之人坚持离去外,大部分人都选择留下来讨论刚才的景象,客人既然留下来了,那表演自然要继续,结果自然可以想象,花影姑娘一跳舞,那蜃景就又出现了,不过这次客人有了心里准备,虽然仍然很吃惊,但却没有慌乱,反而认真观看起来。”

    “因为蜃景是出现在花影姑娘背后的缘故,花影姑娘一开始也没察觉到,但是后来客人们的诡异神色还是让她感觉到部队,她偷偷往后一看……被吓了一跳,舞蹈自然停止,蜃景消失。”

    “这一次几乎所有人都对蜃景出现的原因有了猜测,这其实很明显,音乐、舞蹈、蜃景三者是如此相合,再加上每次蜃景消失之时也是音乐和舞蹈停止之刻,只是不知道到底是因为音乐还是舞蹈或者和两者都有关系?”

    “经过多种尝试后——光奏乐不配舞,光陪舞不奏乐,换人配乐,换人配舞,终于确认了这蜃景是因为花影姑娘的舞蹈所产生的。自此以后花影姑娘就红了,每天慕名前来观舞的人数不胜数……”晓玉说到这里,脸上浮现出羡慕的神色,以前花影姑娘身价也只是一般罢了,现在却变成了暖风阁身价最高之人,而这一切竟然只是因为运气……这如何不让人羡慕。

    “听起来花影姑娘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个能力,那基本可以排除虚拟投影的可能,但也可能是装的,虽然可能性比较小,最好还是再确认一下;而既然连凤凰都出现了……那也排除了海市蜃楼的可能,现在星球上不可能还存在凤凰,更何况那凤凰还没有躲起来,而是在天空飞舞,这根本不可能瞒过人类的眼睛……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顾仁云只觉得越想越糊涂。

    “晓玉,花影姑娘如果跳同一个舞,那么出现的场景会是一样吗?”

    晓玉想了想:“如果是一支舞没跳完,接着跳,那么场景多数也是延续的,但如果是一支舞跳舞了,过了一会又跳同一支舞,那么场景就会变幻。”

    顾仁云微微点头,这就进一步证明了不是虚拟投影。

    这两个常见的可能被排除后,顾仁云无奈了,他只能往奇葩的方向去猜了。

    比如,系统附身,反正系统是最无厘头的,什么样的系统都有可能出现,那么出现一个跳舞的时候会自动出现相配场景的系统也不是没有可能嘛……那这系统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为了培养天下第一的舞女?

    或者真是天赋,既然有自带BGM的男人,那么有自带BGS的女人也不奇怪吧?才怪!自带BGM的男人只是一种说法,实际上根本不存吧……至少在三次元不存在!

    又或者是什么法术效果,要么这女人在扮猪吃老虎她本人实际就是一个高手,要么就是有高手在开玩笑,故意给这女人加了一个类似BUFF的法术……但真的有人这么无聊吗?

    “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顾仁云疯狂的揉着自己头发,把头发都揉成了乱鸡窝。

    晓玉有点担心又有点好奇的望向顾仁云,轻声问道:“怎么了?”

    周围其他人也吃惊的望向顾仁云,他们忽然惊觉一件事情,貌似不在意他们身份的,除了背景深厚和武艺高超之人以外,还有疯子啊……

    顾仁云虽然不知道其他人以为他是疯子,但也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了,他轻描淡写的解释道:“只是想不通蜃梦之舞的原理有点苦恼罢了。”

    晓玉不禁莞尔一笑:“还以为什么事呢,不是说了是天赋吗,既然是天赋,那就是老天赐予的,哪有那么多原因……快看这一曲快跳完了,也不知道下一曲会跳什么?”

    顾仁云凝神看去,只见幻象中,中年人一挥手,家丁们一拥而上对着那个青年拳打脚踢,小姐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想要扑过去,但她的手却被她父亲牢牢抓住,挣脱不了,只能在傍边看着,最后那小姐心若死灰的向她父亲跪下说了什么之后,那中年人才让手下的家丁住手。

    青年和小姐面色悲苦望了一眼之后,小姐头也不回的踏进了闺房之内,再也不看那青年一眼,而青年流着眼泪久久不动,中年人一脸得意……

    很明显结局是悲剧,八成是父亲想要打死穷小子,小姐为了救他,答应以后不见面之类的吧。这不但内容俗套,结局也在意料之中,实在很没意思……

    虽然顾仁云觉得没意思,但很明显其他人不这么想,这一曲舞完之后,楼上楼下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和叫好声,经久不衰。

    顾仁云心里不禁暗自不屑:“土鳖!”

    待得掌声和叫好声稍小一些之后,花影在台上向着众人盈盈一礼,说了些感谢的话后,又准备开始新的舞蹈。

    “咦!怎么是这个曲子?”曲子刚一奏响,晓玉就惊讶的叫了起来。

    “怎么了,这首曲子有什么问题吗?”顾仁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又不是点歌,人家愿意选哪首就选哪首,这有什么问题?

    “这首曲子是元智颂。”见顾仁云仍然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晓玉继续解释道:“元智是古代一位聪明人的名字,据说他被称为当世第一聪明人,有一次他遇到过了微服私访的皇帝,并从蜘丝马迹之中把皇帝认了出来,但是他并没有揭破对方的身份,反而把对方当成普通人一般呼呼喝喝。”

    “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一位将军知道了皇帝微服私访的事,于是就想把皇帝抓起来逼他把皇位禅让给他,但是这位元智通过种种手段破坏了这位将军的阴谋,把皇帝救了出来。皇帝为了感谢他,想要封他官,但是他说清官累,贪官苦,智者所不为也。皇帝十分佩服,不过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是皇帝的基本品德,但元智死活不接受任何赏赐,皇帝只能在他死后把他封神——死人是不会拒绝的。”

    “噢……”顾仁云恍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说,这首曲子是祭祀用的曲子?”

    “对。”晓玉忽又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是奇怪,这种正式场合下才吹奏的曲子,我们这里一向是不会选择的,和我们这里风格完全不符啊!”

    顾仁云倒是一下子就想明白对方的意图:“呵呵,音乐风格是不符有什么关系,人们又不是听音乐来的,你想想,按照蜃梦之舞的规则,如果跳这个祭祀神祗的舞蹈,那么会出现什么蜃景?”

    “她想召唤神祗?”晓玉豁然一惊,随即她又皱起了眉头,整个人显得忐忑不安:“这……这不太好吧?这可是窥探神祗,要是……”

    “有什么大不了的,大多数传说中,凤凰可都和神祗一样强大,你们不都看过凤凰了吗,也没见有什么意外啊。”顾仁云不以为然,他可是十分清楚这星球上根本没有神祗,就算这蜃景是真的,那至少也是其他星球的神灵,而神灵大多数可都是有领土限制的,在自己领土上威能无限,但是出了自己的领土嘛……呵呵。

    花影的舞蹈并不是一开始就会出现蜃景,而是要稍微等一段时间,就仿佛在搜寻信号一般。

    大约半分钟后,花影的背后又出现了蜃景,这次的景象是在一个广阔的宫殿之内,宫殿四周满是歌颂神灵的壁画,宫殿的最里面有一个金闪闪的宽大座椅,一个蓝色头发,西方人面孔,看起来即威严又睿智的年青人正闭目坐在上面……

    这场景一出,众人又是一阵议论纷纷。

    “这是怎么回事?不是元智颂吗?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人?”

    “对啊,虽然不知元智长什么样子,但是这个人很明显不是我国的人嘛,自然不可能是元智了。”

    “是谁说元智舞就能招出元智的,反正花影姑娘没说,不都是你们以为的吗?”

    “嘘,你们小声一点,虽然不知道里面这个是谁,但八成也是位神,小心……”

    “哈哈,这只是幻象罢了,你还当他能从幻象里走出来找我们麻烦啊?我就大声又怎么样,有本事让这个什么神从幻象里面走出来找我麻烦啊!”

    许是听到了这话,蜃景中的这位忽然睁开了眼睛,露出一双威严而又冷厉充满着神圣和压迫感的眼睛。

    在蜃景中那位睁开眼睛后,众人只觉得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压力让人心里一紧,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他正看着我!

    顾仁云脸色一肃,不对劲,这种威压……对方的威压竟然能传到这里来……

    他不会真的从蜃景中走出来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