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见鬼了!-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253章:见鬼了!

    第253章见鬼了!

    顾仁云无视其他人和晓玉聊着天,这行为让其他高官子弟在互相吹捧间把所有人的身份一一透漏出来后得意洋洋的望向顾仁云,想看他被恐慌笼罩的众人看见后,不禁笑容一滞,随后就是一片恼怒——你一个普通人听到周围全是高官子弟难道不应该忐忑不安,然后害怕的滚出去吗?

    这一招他们一向是无往不利的,每次有普通人不听劝上到二楼,只要他们这样一说,城府不好的当即变了脸色立即屁滚尿流的滚下去,城府好的表面上装着沉着冷静,但实际上脸色也十分难看,要不了多久就会找一个借口假装淡定的滚下去。

    但就算是后一种,他们也能轻易的看出来对方是在强撑,但是这次却不同,对方神态轻松旁若无人,就仿佛根本没有感受到周围全是高官子弟的压力一般,如若不是先前摸过底,确认对方不是官宦人家子弟,他们都要以为这人是成竹在胸,和他们是同一阶级的人,所以才这样“稳”!

    想到此处,他们不禁开始怀疑——莫不是这家伙说的“我和朝廷里任何官员都没有瓜葛”这句话是骗人的?

    可是仔细想想,对方没有理由骗他们啊,扮猪吃老虎也不是这样扮的吧,否则就算最后闹起来了,他一个人有背景又能怎么样?他们可是这么多人!背后的势力集结起来,哪怕是皇帝也只能妥协和稀泥了事。

    更何况现在文官中一品二品大员全军覆没,他们这群人就站在了顶点,而剩下没来的三品大员家的直属亲人他们都认识,这就保证了对方即使有背景,也大不到哪里去!

    想来想去怎么都想不到这家伙有什么依仗,最后这些人只能得出一个——这人是“傻大胆”的结论。

    虽然看起来不太像,但众人怎么也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自己竟然差点被一个傻大胆唬住了!众人想到这里不禁心下恼怒起来,如若这里不是京城,如若这里不是公众场合,如若不是有这么多高官子弟在场,一来怕失了风度被同伴嘲笑,二怕这争官的关键时候落人话柄导致出现坑爹事件,他们早就让官府中人狠狠的收拾这个淡定无比的家伙了!

    晓玉悄悄点了点顾仁云的手背,眼神朝周围一扫:“顾公子你看看四周,那些人的脸色十分难看,我估计他们要来为难你了。”

    顾仁云端起酒杯轻轻尝了一口,感觉这酒度数不高,还微微有点发甜,果然是喝着玩的东西,一般情况下恐怕就算喝饱也喝不醉,他放下酒杯,看也不看周围一眼,淡定无比的说道:“我知道,我耳朵又不聋,他们停止互吹之后,气氛一下就冷了下来,想装不知道也难啊。”

    看见顾仁云这副淡定无比的样子,晓玉不禁好奇起来,如果对方真的和朝廷里的官员没有关系,那他又是有什么依仗才能这么淡然呢?

    晓玉可不像其他人一样认为顾仁云是傻大胆,毕竟无论从对方的打扮还是谈吐来看对方都不像,阅历丰富的她早就明白一句话——把别人当傻瓜的人,通常最后会发现自己才是傻瓜。

    好奇心起的晓玉笑着帮顾仁云斟酒,她准备看看今天这场好戏,最后会是什么结果!

    “顾……顾公子是吧?”通政使的外甥那个姓钱的公子端着酒杯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顾仁云面前,他似乎喝醉了一般,用迷迷糊糊的语气说道:“你知道吗?有句话叫做——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什么样的人就该和什么样的人呆在一起,否则就会让别人不痛快,别人不痛快了,别人又岂会让他痛快?”

    说着钱公子似乎因为酒醉没站稳,一个踉跄杯子里的酒就朝顾仁云泼了过来……

    知道对方要找茬,顾仁云岂会没有防备,对方这一招对付一般人别人很难躲过,但是对注射了基因强化剂的他而言却根本没用……不对,应该说有用,只不过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因为当看到酒泼过来的时候,他全神贯注准备躲避的时候,忽然发现时间仿佛慢了下来一般,酒水在空中慢慢划过,周围的人嘴角在缓缓抽起,傍边晓玉在大惊失色,许是怕被酒水脏了衣服?

    看起来,这基因强化剂不但强化了身体素质,就连思维速度也强化了,只不过平时太和平了,根本没有用到这些能力的时候,再加上莎星人千锤百炼的基因强化剂有很好的平稳性,一切都仿佛润物无声般悄悄在改变,不会出现那种注射之后,能力一下暴涨,导致控制能力降低的负作用,所以顾仁云在不需要用到那些能力之前,根本没有任何感觉。

    高科技啊!这样感叹着,顾仁云站起来抄起晓玉的腰肢,脚下一用力,身体一个旋转就躲过了泼洒过来的酒水。

    来而不往非礼也,看着在空中呈抛物线缓缓下落的酒水,顾仁云心念一动,纳米机器人瞬间扑了过去轻轻推送了这酒水一程……

    于是让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钱公子因为酒醉而踉跄洒出来的酒水不但被顾仁云以让人眼前一花的速度躲过了,更让人惊讶的是那看起来泼洒不了多远的酒水竟然不知道怎么的,在空中划过一道奇怪的轨迹,抛洒到了顾仁云后面的赵公子身上——也就是先前说话的那个高个子,据吹捧的内容来看,他应该是大理寺卿的儿子。

    要知道二楼的几案相隔至少两米远,而钱公子离着顾仁云也有大半米,也就是说本来只该抛洒大半米远的酒水,忽然抛洒得远了3-4倍……而且正常情况下,一小杯酒水,就算你尽全力想抛洒远一点,也很男抛洒到3米远,更何况当时钱公子那姿势,那酒水的轨迹变化……

    见鬼了!这是所有人心里的想法,甚至还有人怀疑眼花了,把眼睛揉了又揉,可是赵公子衣服的水痕仍然在那里。

    赵公子也是郁闷,一般来说,这种事是轮流出面的,既然先前他摸过底了,那么以后的事他就只需要看戏好了,哪知道人在旁边坐,祸从天上落,无缘无故的他这个围观群众竟然躺枪了……

    最关键的是,他现在一身酒气,衣服也湿淋淋的很不舒服,却不知道该朝谁发火……

    顾仁云吗?人家只是躲避而已,就算他不算一个讲理的人,也知道如果硬要把责任推到顾仁云身上,传出去后也只能徒惹人笑而已。

    那钱公子吗?要知道目前他们可算是同一阵营的,如果他和钱公子吵起来,那不是让别人看笑话吗?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也看得出来,这事确实有点蹊跷,那一杯水无论怎么看都不应该泼这么远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