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蜃梦之舞-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252章:蜃梦之舞

    “没有……”顾仁云本想学着电视里叫妈妈,但是话到嘴边还是觉得略显羞耻叫不出口,于是只好抱拳问道:“不知该如何称呼?”

    老鸨一挥手里的丝巾,笑得花枝乱插:“哟,真客气,叫我吴妈妈好了,客官一定是听说了花影姑娘的蜃梦之舞后特意过来欣赏的吧?”

    蜃梦之舞?什么东西?顾仁云刚露出疑惑的神色,就听见吴妈妈又道:“呵呵,客官不用不好意思,最近和客官一样因为对蜃梦之舞好奇而来的人很多,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幸好客官来得比较早,否则晚一点都不一定有位置,对了客官没有相熟的姑娘,妈妈为你指定一个可好?”

    不知道是不是一定要人陪才行?应该是吧,就好像某些酒吧进去虽然不要门票钱,但是至少得点一杯酒一样,否则如果有人进来既不要人陪也不点酒菜光看那个什么蜃梦之舞,那这里怎么做生意?反正就没听说过这种地方还收门票钱的,顾仁云心里胡思乱想着,表面上却故作老司机一般点头道:“好的,吴妈妈。”

    见顾仁云答应,吴妈妈回头冲着里面高声喊道:“晓玉啊,下来接客了。”

    “来了,妈妈。”随着声音一个穿着粉红衣衫的女子婀娜多姿的走了过来,她看起来似乎还不到20岁,脸上的妆虽然有点浓,但又不至于让人反感,可谓是恰到好处,最引人注目的是她的眼睛,秋波辗转,顾盼生辉间显得十分吸引人,虽然不能算是绝色美人,但至少也算是个有特色的美人。

    顾仁云心里微微点头——不愧是京城的青.楼,这种老鸨随意指定的姑娘定然不会是最顶级,最火的姑娘,但竟然也有如此水准,实在难得,也不知道这里的头牌又是什么水准?

    在顾仁云打量对方之时,对方也在打量顾仁云:“这位公子好眼生啊,莫非是第一次来这里?”

    “怎么她们都能一眼看出我是第一次来?”顾仁云心下一动好奇的问道:“门口揽客的姑娘和吴妈妈一眼认出我是第一次来那就算了,毕竟客人都要从她们眼前过,但你怎么也看出来我是第一次来了?”

    晓玉掩嘴一笑:“公子你这衣饰十分特殊,如果见过必然会有印象,但是我却没有听其她姐妹们说过,所以我才猜公子是第一次来。”

    顾仁云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这才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他穿的衣服样式是按照地球的休闲服做的,当然材料却是大有讲究。

    这看似薄薄一层的衣服,却是用了三种材料制成,最里面那层要求柔滑追求最高的舒适感,外面那层追求最强的能量隔绝,用游戏的话来说,就是追求最高的魔法防御,中间那层追求最强的坚韧度,也就是追求最高的物理防御。

    这样做可以兼顾舒适和安全,虽然有着刻印护身,普通人是伤害不了他,但是这世界可是有修士的,虽然这些修士貌似处于隐世状态,但是这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意外,所谓拥有的越多越怕死,他现在可不是一无所有的人,自然更是惜命。

    更何况一件薄薄的衣服,要用三种材料制成,还不能影响外观,这如果用手工来做,那自然是难如登天,但是用纳米机器人来做,却和普通衣服几乎没有区别,这就等于买衣服,地摊货和名牌衣服都是10块钱一件,那自然谁都会选择更好的名牌衣服了……

    “公子跟我来吧”晓玉莞尔而笑,轻轻的伸手向顾仁云拉去拉去。

    顾仁云只觉得一股好闻的脂粉香气扑面而来,紧跟着一只温软的小手就拉住了他的胳膊,从没有跟女人如此接近过的他,不由得一下就面红耳赤,手足无措起来。

    晓玉看见顾仁云如此表现不由得扑哧一笑,不过她知道这种菜鸟脸皮薄,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带着他进入了大厅。

    一进大厅,一股喧嚣吵杂的声音伴随着音乐传来。

    大厅非常大,大到能放下数十张几案——就是那种长方形的矮桌子。中间是一个舞台,上面正有几个穿着水云长袖衣服的女子在跳舞,后面一点则是伴奏的乐师。

    大厅左上角和右上角各有一个上楼的阶梯,二楼栏杆位置放着一排几案,坐在那里可以从高处观看歌舞,从上面客人衣饰比下面的客人衣饰更华丽,陪伴的女子更漂亮来看,上面明显是VIP座位。

    略一张望,顾仁云发现吴妈妈果然没骗人,除了三四个位置较为偏僻的几案,其他几案上都坐着客人,大多数客人身边只有一个女子陪伴,但也有少数身边陪着两个甚至两个以上的女子。

    见晓玉似乎想要把自己拉到一楼空着的几案上,顾仁云连忙拉住她朝二楼一指:“上面有空位吗?”

    晓玉看见顾仁云指着的是二楼,不禁露出犹豫的神色。

    顾仁云不高兴了:“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犹豫?”

    “上面倒是还有位置,不过……”晓玉不知道怎么说才好,直说吧,怕伤了面前这位公子的面子,可要是不解释清楚,让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上去出了丑,那不就白白惹人记恨吗?

    “怎么,难道是有人预订了?”顾仁云猜道。

    晓玉苦笑着摇了摇头:“公子,你家世怎么样,家里可有人做官?”

    “这什么意思?”顾仁云微微皱眉,他家世不怎么样,家里也没人做官……

    但是!做官的又怎么样?难道还能比他还厉害吗?

    不过他这次就是出来“微服私访”的,自然不愿意暴露身份,对方问这个问题,实在让他难以回答。

    见顾仁云脸色不愉,晓玉叹了一口气把其中的内情缓缓道来。

    本来暖风阁的规矩是二楼的消费会高三层,同样的东西只因为在楼上就要贵三层,一般人自然不会去当这个冤大头,但是对真正的有钱有势的人来说,这反而更合他们心意,人家追求的就是这种浪费钱财的逼格,不然怎么会有不求最好,只求最贵这句话传出呢?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自然没问题,有钱则上,没钱则下嘛。

    但事情总有列外,这就跟穷人也会存钱打牙祭一样,总会有钱势一般的人,或是因为想要奢侈一把,或是因为新奇,或是因为想和二楼其他有钱有势之人套交情,也上二楼来。

    这种事如果只是偶尔一两次二次也就算了,但是在庞大的基数下这事却发生得十分频繁,而古国是一个很讲礼仪的国家,所谓礼仪,也可以说是——上!下!尊!卑!

    在任何正式的场合中,所有人坐的位置都是合他们身份地位相匹配的,虽然青楼并不算什么正式场合,座位的层次也不是十分分明,但至少还是分了个上下楼。

    因此那些自我感觉良好,上下尊卑深入骨髓的人自然不乐意看见那些不够资格和他们坐到一起的人上二楼,所以他们会不自觉的针对那些上二楼的普通人。

    大家来这里是寻开心的,花钱找罪受这种事自然没人肯干,渐渐的敢上二楼的普通人越来越少,最后这本来只是某些人的个人行为,却渐渐发展成了一个潜规则——上等人去楼上,下等人在楼下……

    而晓玉之所以犹豫,就是觉得顾仁云不像是京城的贵人,他要是上去多半会被人针对!

    顾仁云听后却是不服气的一声冷哼,拉着晓玉就朝楼上走去,他还就想看看,那些人要如何针对他。

    晓玉一个弱女子比力气自然不是顾仁云的对手,更何况她既然已经告知了顾仁云这其中的猫腻,那客人怎么做那就不关她的事了。

    一踏上二楼,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朝顾仁云聚集了过来,女的还好说,眼中大多只是好奇他有何凭仗竟然敢上二楼,男的眼中却几乎都是嘲讽和看好戏的讥笑。

    顾仁云自然不怕,他微微一笑扫视了一圈后,找了一个空位拉着晓玉坐了下来。

    刚坐下不久,顾仁云左右两边的人就端着酒杯摇摇晃晃的走了过来:“这位兄台好面生啊,不知如何称呼啊?”

    这两人一个稍微高一点穿着青衫,还有一个矮一点,穿着蓝衫。

    顾仁云心下一愣,他还以为这些人会二话不说就来找茬,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先摸底……不过细细一想也是,哪有人不知别人底细就随便怼人的,万一怼到惹不起的人怎么办?

    “顾仁云。”顾仁云面无表情的把名字丢出来,那两人思索一番后交头接耳:“姓顾?朝廷里姓顾的大人似乎只有兵部侍郎顾培斌顾大人……”

    这两人以为他们声音够小别人听不到,却想不到顾仁云注射过基因强化剂,他的身体素质早就超出了常人,只要他凝神倾听,别说他们在附近交头接耳,就算是再远10倍,只要想就能听到其他人在说什么。

    两人交流完之后,高个子笑容满面的拱了拱手道:“原来是顾公子,不知兵部侍郎顾培斌顾大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顾仁云面无表情的回答道:“没关系,不认识!”

    那人一噎,刚想翻脸,另一人就把他拉到了一边悄声道:“看样子,对方这底气似乎很足,我们是不是漏了谁啊,还是仔细想想京城有没有什么姓顾的大户人家?”

    “顾又不是大姓,哪有那么多大户人家?”那人虽然有点不耐烦,但还是接受了对方的意见,又细细想了一遍:“御史中似乎有个姓顾的,不过御史也不算什么大官,更没有什么油水,也不符合我们的规矩啊!”

    “今时不同往日,别忘了,前些天朝廷里的高官都被一网打尽了,直到现在都还没安排人补上位置,标准自然可以下降一些,再说了,这么多位置,还说不准会让谁补位呢,说不准就正好是人家被看上啦呢?你现在要是得罪了人家,到时候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御史那群只会挑别人错的言官也能做事?”这人虽然嘴上不屑,但实际上他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对方说得对,本来高级官员的升降理论上是由皇帝决定的,但实际上朝廷大员们对这种事的影响很大。

    但是现在发生了这种前所未有的事——顶级官员被一网打尽……这就导致了在选择哪个官员补位这事上,其他大臣没有了影响力,一切都只能看皇帝的心意。

    想到此处,这人又挤出了一个笑容道:“那顾御史……”

    “不用说了,我和朝廷里任何官员都没有瓜葛。”顾仁云不耐烦的打断道。

    “哼!”没有背景,还如此无礼,让人如何不恼怒,高个子发出一声冷哼,一甩衣袖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傍边劝告的那人惋惜的看了一眼顾仁云,也回到了座位上……

    两人的动作就仿佛一个开关信号一般,刹时二楼聊天的声音一下就大了起来,似乎是故意说给顾仁云听似的。

    “李公子,你父亲是大理寺卿正三品官员吧?这次上面空出一大批人,想必你父亲还能更近一步,到时候可要照顾一下我们啊!”

    “我家算什么?钱公子的舅舅可是通政使,一样是正三品,但是资历可比我父亲老多了,我看他家更有希望进一步。”

    “哪里,哪里,我舅舅虽然是通政使,但论起更进一步的机会,那却是非赵公子莫属,他父亲可是太常寺卿……”

    ……

    顾仁云听着这些人的互相吹嘘,不禁觉得好笑,难道他们以为让别人知道,他附近的都是达官贵人,就会让人不自在,而自己主动下去?

    好吧,顾仁云不得不承认,这方法确实很有效,一个平民坐在一堆高官家属中间,他肯定会不自在。但是顾仁云是平民吗?他会不自在吗?

    答案自然是毋庸置疑的。

    懒得搭理这些人的顾仁云一边看着下面的歌舞,一边打听蜃梦之舞的事:“晓玉姑娘,不知道花影姑娘什么时候才出来表演蜃梦之舞?”

    晓玉似乎因为担心而一直显得有点心不在焉,闻言吃了一惊,然后才回过神来看了看手上的腕表道:“花影姑娘要8点才出来,还有15分钟,公子稍待。”

    顾仁云不禁朝对方的腕表深深的看了一眼,他完全没想到这腕表普及得这么快,连青.楼里的女人都习惯用腕表来看时间了,亏他还以为把分店建造在皇城边上,一般人不敢进去,肯定会影响生意,看来这根本没有影响嘛!

    晓玉发现顾仁云的目光注视着腕表,不禁有点得意的炫耀道:“这是某位客人送我的,这东西可神奇了,它不但可以计时,还可以……”

    原来是客人送的……顾仁云笑着罢了罢手打断了对方的炫耀,同时把自己手上的腕表一漏:“这东西是很神奇,不过却并不值钱,我是不知道京城卖多少,但是我们那里也就十两银子罢了!”

    晓玉:“啊?”简直难以相信,这么神奇的东西竟然只值10两银子?如果不是看见顾仁云也带着腕表,她都要以为这是因为嫉妒而骗她的了,亏她还把这当成稀世珍宝,珍惜异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