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流血之夜 4400字-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240章:流血之夜 4400字

    可是这完全没卵用!

    就说那钱府的大门,那可是用一种叫做乌铁木的木头所做,这种木头硬度比钢铁还高一倍,很多城门都是用的这种木头所做,可谓是城墙级的防御,可就是因为太好用了,所以这种乌铁木被人们无节制的砍伐,导致现存的数量非常稀少,如若他们老爷不是管理工部的,还真不能把这弄来当家宅门用。

    可就是这种钱府之人觉得万无一失的大门,却在那些匪徒面前只坚持了三拳!

    第一拳砸到铁门上的时候,钱府中人还有心情讥笑那些匪徒不识货,如果对方知道自家这门是什么做的,定然不会选择从大门这里突破,这下手都肿了吧!

    却不料他们笑声还未止,那匪徒竟然又是一拳轰在门上,这一拳明显力量刚才大多了,不但声震四野盖过了他们的讥笑声,更人恐惧的是他们看见那乌铁木的大门竟然露出了一个拳头状的凸起!

    对方竟然把乌铁木的大门打成这样!这还是人吗?所有人不禁想到,对方的拳头要是砸到自己身上……

    这一刻,所有人都被大门这里吸引了注意力,他们紧张的注视着大门,希翼着对方因为力量太大被反震伤到了手,否则他们就要绝望了!

    可是事实并不会以他们的希望而改变,“轰!”第三拳应声而出!

    这一拳似乎力量更大,大门直接被轰得四分五裂飞散而出,站在大门附近的下人被飞散而出的铁片……不,应该说是木片划伤了身体,甚至还有人运气不好划到了气管,一下子就捂着喉咙倒了下去……现场一片狼藉,痛苦的shēnyín声四处响起。

    可是现在没有人有心情管他们了,大门那里,一群穿着皮甲手上拿着各种兵器的人已经笑嘻嘻的走了进来。

    “这就是尚书府啊?还挺大的,看起来也奢华的,也不知道这狗官贪了多少?”铁血会新任老大刘建一脸好奇的四下打量着。

    “是啊,光就这门就不简单,竟然整整三拳才轰破,肯定值不少钱,可惜碎了……”铁血会的人纷纷从李风背后走了出来在这院子里散开四下好奇打量。

    这么多人涌进来顿时让钱府的人紧张不已,他们拿着wǔqì面面相觑,也不知道现在是上好,还是不上好……

    上,肯定打不过对方,不提双方的个人实力差距,光是装备和人数的差距就让人绝望了!

    可要是不上……对方摆明来意不善,这不上难道就任由对方乱来吗?

    相比钱府人的紧张,铁血会的人却是一脸的轻松,他们根本没有把这些拿着兵器却在颤颤发抖的人放在眼里。

    “老大,现在是怎么个章程?是直接把钱府所有人都杀了,还是只杀主谋一家,还是怎么的?”刘建不怀好意的眼光打量着钱府那些家丁,那些家丁被对方看得毛毛的,但相比听到对方轻轻松松谈论着钱府所有人的生死存亡的惊惧比起来,那点毛毛的感觉就不算什么了。

    一个家丁壮着胆子抖抖索索的大喊道:“你们是什么人?你们可知道你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光天化日之下之下,竟然敢强闯官宅,还想……”

    这人话还没说完,刘建就咻的一下冲到这rénmiàn前给了他一耳光,一脸凶狠的说道:“给我闭嘴!你懂个篮子?我问你是神大还是皇帝大?”

    那个家丁懵了,他看看四周拿着wǔqì戒备的其他家丁,又看看这个冲到人群之中的人……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人就敢这么冲到地方中间来?难道就不怕自己被乱刀分尸?

    虽然想不明白,但是看着对方越来越难看的脸色,他还是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对方的脸色回答道:“皇帝大吧?皇帝不是可以分封各种神灵吗?”

    刘建的脸色一下就难看起来,他把这人一下子提到了空中恶狠狠的说道:“什么!皇帝大?那些被封的神灵有毛用,全是假的,你让他显灵一个给我看看!”

    那家丁暗自叫苦,这dáàn怎么说都有理,我怎么知道哪个是“正确”dáàn,不过眼见对方生气,他赶紧改口道:“是是是,我说错了,是神大。”

    刘建这才满意的把这个人放了下来,轻轻的拍了拍对方的脸说道:“不错,所以现在是你家大人亵渎了神灵,我们这才来制裁他,听说对皇帝不敬有个罪名叫做大不敬,现在是对神灵不敬,罪过应该更大吧!”

    说着,刘建又转过头笑嘻嘻的对着李风问道:“怎么样,老大,想好怎么处罚对方了吗?”

    “别,我现在不是你们老大了,你才是老大。”李风翻了个白眼:“你都把罪名弄出来了,这还有什么说的,对皇上不敬当斩!对神灵不敬应该罪加一等,但是考虑到初犯,就不连累家眷了,快去把钱老头抓出来,拉到大街上,当街行刑以儆效尤吧。”

    “是,老大!”众人齐声答应,一些装备好的人径直上去收缴那些家丁的wǔqì,这过程那些家丁大多数都毫无反应,一些比较忠心的也反抗过,却根本对铁血会的人造不成任何威胁,一刀砍在对方身上,对方屁事没有,而对方随便一刀就让他们人首分离了。

    这种刀枪不如的本事让其他人更是心惊,加上对方口口声声为神灵办事,更是让他们忐忑不已,莫非老爷真得罪神灵了?

    钱府再大,面对100多人的分开搜索也显得有些不足,大约三分钟后,就听到里面有人嚷嚷:“哈,我找到钱老头了!”

    没过多久,一群人就押着钱尚书来到了院子,其他人也纷纷回来了,不过李风注意到,很多人不是手里提了一些玩意,就是衣兜里塞满了东西,很明显是这群人顺手牵羊拿的。

    李风倒也不介意,这也是惯例了,抄家的时候,大家都会贪拿一点的,虽然这并不是抄家,但他们也不是那个小捕快了。

    钱尚书这时已经没有了先前的神气,他一脸的恐慌,不停的一边挣扎一边喊着“你们这群无法无天的贼人,我是堂堂二品大员,快放开我,你们想做什么……”之类的话。

    可惜没人搭理他,李风一挥手:“走!”

    一行人就兴高采烈的压着钱尚书走出了府衙,而府里的一应家丁,还有他的家人都只敢远远的看着落泪,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钱大人的很多家眷身上都有伤痕,这就是先前被铁血会的人教训的,否则他们又岂会这么安静的看着一家之主就这么被送走。

    钱府外面人山人海,这些看热闹的群众不敢跟着闯进钱府,自然只能在外面等着。

    铁血会一行人在钱府面前一字排开,钱尚书被押在前面。

    李风来到钱尚书后面,对着他的膝盖内测踢了一脚喝道:“跪下!”然后对着众人说道:“看见了吧,这就是二品大员,工部尚书钱大人!”

    场外众人看着垂头丧气跪在地上不言不语的钱尚书惊讶不已……

    “这真的是钱尚书?他低着头干嘛,我都看不清他的脸!”

    “丢人呗,被人这样羞辱,你要是他,你也不会低着头的。”

    “你才是他呢!你全家都是他!”

    “别吵了,他这官服确实是二品大员的衣服,恐怕还真是钱尚书!”

    “哈哈报应啊!这钱老头仗着权势以5两银子的价格买下了我家祖传的价值5000两以上的店铺,久走夜路要闯鬼,这下总算踢到铁板了吧!”

    ……

    确认钱尚书要倒霉之后,很多受到钱尚书欺压的人纷纷开始了诉苦,一时之间颇有民愤滔天之感,钱尚书听得是一脸煞白,算了总账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做了这么多恶事。

    铁血会的人却是听得津津有味,这一下子显得他们是替天行道的侠客一样……他们完全忘了,从某种程度来讲,他们确实是可以算做替天行道的反正神也可以代表天意嘛。

    磨磨蹭蹭好一阵,直到群众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后,李风才冷笑着宣布:“好了,行刑!”

    “唰!”刀光闪过,一颗人头滚落在地上……

    “老爷……”钱府里面刹时响起了一片哭声。

    外面则是响起了一片欢呼之声。

    “好了,下一个目标是吏部尚书,我们走!”李风见天色不早了,赶紧招呼其他人赶往下一个目标。

    平常砍犯人头都有那么多无聊人事观看,现在是砍以前高高在上的大人头,自然更是引人注目,而且有了钱尚书之例,他们也知道这群人说到做到,于是他们一边跟着李风这群人走,一边毫无顾忌的谈论起吏部尚书的罪过来。

    这一谈却是发现对方罪行也是罄竹难书,什么纵子行凶、强抢民女、强占财产都还是轻的,甚至还有不但强占了财产还杀害原主人的,简直与那些shārén夺财的强盗无异!

    以前那些受害者都是敢怒不敢言,这才维持了平静,现在一说出来,却是让人义愤填膺,民怨沸腾,到了这地步,就算李风不去抓吏部尚书,这些平民可能都会在义愤之下,洗劫了对方的宅邸。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来到吏部尚书的府上,却看见大门大开着,附近不见一个人影。

    众人心生不妙,冲进去一看,果然府里除了一个老人在看守,其他房子却是空无一人,甚至值钱一点的东西都搬走了!

    询问那个留守的老人,那个老人但也没有隐瞒,但是他也所知不多,就知道不久前老爷忽然宣布搬家,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李风暗自懊悔,他怎么就忘了对方会逃跑呢?这下可到哪里去找人?

    他赶紧派人分开去剩下的20多个目标处看看,结果不出所料,全部都空了。

    这尼玛太无耻了,你们可是堂堂朝廷大员啊,怎么能就这么跑了呢?难道你们要玩弃官潜逃这一套?

    但李风终究无可奈何,他总不能追到天涯海角去吧,他还得守着京城这一块地盘呢……

    而且铁血会的人出来一会儿还行,要是出来久了,暗黑那里的地盘肯定得让好汉帮那伙人给占了,等双方实力拉开后,那可就彻底完蛋了!

    不过虽然自己无法追究对方,但李风还是决定恶心一下对方,他对着围观群众宣布了这些官员逃跑的消息,同时下达了对这些人的通缉令,表示这些人不再受到法律的保护,也就是说不管任何人对以上这些人做什么都是无罪的,并且如果能把对方带到他面前,每一个赏银1000两,不论死活!

    这消息一出,所有人都激动了,他们根本没有怀疑对方的话是不是有法律效应,毕竟事实是那些高官全都怕了眼前这一伙人而逃跑了,而且城里的军队也漠视着一切。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们意识到,眼前这人身份不简单,很有可能对方是真的在为神灵办事。

    痛打落水狗谁不喜欢?况且这落水狗还带着惊人的财富!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这些能当上二品、三品大员的高官,哪一个不是在官海沉浮了十年以上,他们身上的浮财有多少?钱财动人心,大多数人都动了心思……

    要知道这群围观群众里面,可不都是良民,还有很多是混混,这些地头蛇消息灵通,而且那群大人也没走太久,要是现在追……肯定追得上啊!且就算是良民,这在逆天的合法财富下,他们也可以化作暴民。

    哪怕只要追上一个把他洗劫了,那就是下辈子都吃喝不愁的事啊!

    于是在李风宣布后不久,很多人都一哄而散,有的是准备先去找准确消息,有的却是准备碰运气,京城一共才4个门,20多个人,随便选一条路也能撞得到一个吧!

    李风根本没想到他随意说说的这个通缉令居然能造成这么大的影响,他本来只是想恶心一下对方罢了,毕竟他所说的那个不受法律保护,那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别人要给他面子,那就没问题,要是不给他面子,人家真处置了那些shārén抢劫犯,他都不一定知道……

    那些官员带着大包小包的家产,哪有人家轻车上路快,于是当晚就被人追到了,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七星朝着那些官员攻击,可是后来所有官员被杀掉后,一些后来没有抢到东西的人,却是不甘心,于是又互相杀了起来,据说当夜京城外杀声震天,血流成河。

    而那些官员几乎没有人逃脱掉,毕竟差不多有数十万人四面分散而出,面对这种程度的密集搜索,他们又哪里跑得掉呢?

    不过因为太过混乱,官员的头颅都被踩得稀烂,自然就没有人找李风领赏,这也是只所以说是几乎没有人逃掉的原因,因为没有人敢肯定所有人都被追到了。

    这一战后,李风也算是出名了,所有人都知道京城有个比皇帝还难惹的猛人,连带着李风负责的店面也渐渐被人所熟知,见证了这个店面的神奇后,他们这才真的相信对方是为神灵做事,否则如若不是神灵,又岂能制作出这么多“神器”,而且这神奇还卖得这么便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