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名字真难去-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237章:名字真难去

    注但是能想出状元楼这个注意的老板自然是心思活络之辈,他心下一转就想到了应对之法。

    “哈哈!”老板爽朗的笑着说道:“客人说笑了,我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只不过呆会官府的人就要来了,客人你确定现在要在这里吃饭吗?”

    他特意在“现在”这2个字里加重了读音,这意思在不同的人看来有着不同的解释。

    首先在对面那人看来,这也许是好意的提醒他捕快要来了,这样算是不得罪这位客人。

    而在其他人那里却可以理解成这是个激将法,任谁看见了那人的表现,都会认为那是个有勇无谋的野蛮之辈,这样一说,除非他认怂,否则自然不会在捕快到来之前离去,到时候自然有官府的人收拾他,这正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上等谋术,这比直接派手下把人打出去更让那些文人佩服。

    果然,对面那野蛮人如他所料般冷哼一声狂妄的说道:“官府的人又怎么样,呆会我还要打上尚书府找那钱大人算账呢,有本事就让他们来吧!”

    老板根本没有把对方说的要打上尚书府的妄言放在心上,他笑着对旁人吩咐道:“快去给这位客人上菜。”

    见这人果然准备留下等待官兵,众人纷纷对老板投以佩服的眼光,虽然他们口中没说,但是眼睛却仿佛在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老板轻轻松松不动刀兵就把这傻瓜留在了这里。”

    老板却是得意洋洋的对众人一一抱拳行礼似乎在客气:“哪里哪里,过奖过奖。”

    李风却没有理这些人的哑剧,在等候饭菜期间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他貌似根本不知道工部尚书住哪里啊!

    不知道就问,反正工部尚书这种名人,久住京城的人都应该知道,于是他忽然拉过旁边的一个客人不客气的问道:“喂,你知道工部尚书府怎么走吗?”

    那人正在吃饭,却忽然被李风拉过来问这问题,他一下就懵逼了。

    这不说自然是不行的,他先前也看见了这人是如何逼供的,他可不想尝尝手指碎断的滋味。

    但要是说也有问题啊,这人家摆明是去找麻烦,这大庭广众的你要提供了地址……那就和这事脱不了干系,如果之后尚书府真出了问题……那没说的,说不定还会把他当同伙……

    就算尚书府没出问题,但是难保尚书府里没有一些小气的人,那种人才不管你为什么提供地址,或者知道他地址的人马上就会进监牢根本对他们没有威胁,他只知道你给想要找他麻烦的人提供了地址,那就是你的不对,那堂堂一个尚书,人家只需要露出一点点口风,就多的是因为想要讨好对方而对付他的人。

    想到此处,这人越发的着急,这不是左也是死,右也是死吗?但看见李风脸色越发的不善,他还是当机立断屈服在了当下,毕竟说出去之后,只是有以后有可能会被报复,但现在要是不说,他觉得自己也许就没有以后了!

    得到了尚书府的地址后,李风轻轻的放过了这人,这时小二也正好端菜上来,当然不是手指被折断的那个小二,那人已经跑去看医生了,而是另外一个不认识的小二。

    首先端上来的是麻婆豆腐,这豆腐又嫩又滑,块头也切得大小正合适,再加上细碎的肉渣,和浓郁的汤头,一口豆腐混合肉渣吃下去,豆腐的清新爽口配合肉渣的浓郁味道,让李风吃得直喊爽。

    然后是清蒸鲤鱼,清蒸鲤鱼表面看起来容易,但是实际上想要蒸好却很难,首先就是火候,这需要旺火速蒸,这也许对现代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在古代对火候的掌握却是一个难题,也不知道这状元楼是如何处理的,光从对发上菜的速度就能看出来,这火候一定够大。

    其次重要的点是腌制,这道工序最基础的作用是去腥,但是很明显状元楼的厨师在腌制上动过手脚,这鱼吃起来不但味道更鲜美,更有一种神秘的味道,让人胃口大开,本来并不爱吃鱼的李风也觉得这味道甚是不错。

    第三道菜是凉菜——卤藕。这卤藕也算是状元楼的特色菜了,首先这颜色就和普通的藕那种明亮的颜色大为不同,这种卤藕的颜色比较暗,看起来就仿佛深褐色一般,就仿佛被卤料深深的侵透了一样。

    吃起来更是大为不同,别说是炒的藕片了,就算是用汤长时间煮过,大多数藕的口感都是脆的,但这卤藕却不一样,它却是软的,吃起来一点没有藕的那种脆感,甚至也没有那种藕断丝连的感觉,不论是口感还是吃起来都给人一种这藕完全被卤汁侵透了的感觉,不但味道独特,更十分好吃。

    最后汤则是番茄蛋汤,别觉得这汤简单,一般地方还吃不到,因为番茄这东西可是个稀罕物,被国外的商人带来移植后,可能是水土不服,产量一直不高,所以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当然开饭店的根本不在乎价格,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东西越贵他们卖得越贵,但关键是这东西一般情况下根本买不到!

    这甚至导致暗地里产生了一个标准——有番茄卖的酒楼才是一流的,没有番茄卖的都是二流!京城里不知道多少酒楼欲求购番茄而不可得。

    虽然李风不知道这些饭菜有什么名堂,但他至少知道这是从没吃过的美味,以前他一个捕快哪里吃得起这种好东西,即使创建铁血帮后不缺钱了,但是他基本整天都混在暗黑之地,再加上清水县一个小县城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因此却是没有如此享受过。

    他愉快的享受着美食不久,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个嚣张的声音:“就是这里有人闹事吗?真是无法无天,这可是天子脚下,首善之地,也不知道这人是吃了熊心还是吃了豹子胆?”

    说话间,七八个人走到了门口,其中一个正是去通风报信的小二,其他的却全是穿着捕快衣服的人。

    “指给我看吧,闹事的是谁呀?”一位捕快一边抖着自己身上的锁链,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那小二仔细打量了一下大厅里的人,随后朝着正在侧对着他们喝汤的李风一指:“就是这人!”

    那似乎是领头的捕快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见那人果然如小二来之前所说,穿着普通的衣服,又看看对方手上的老茧,果然八成是个武夫,当即一声冷笑,“这位朋友你的事犯了,乖乖的跟我们走一趟吧!”

    知道事情前因后果的客人们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他们根本不信这人会束手就擒,这表示双方肯定会打起来,这不就是难得的热闹吗?

    李风周围的客人见情况不对,纷纷站起来退开老远,只一瞬间李风周围就空出好大一片空地。

    这种情况下,自然不可能还有人无知无觉,但偏偏李风仍然在那里不紧不慢的喝着汤,就仿佛根本不知道捕快来抓他来了,也不知道周围的客人退开了一般。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这人是在无视他们!那领头的捕快火一下子就冒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