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获罪于天无可恕也!-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226章:获罪于天无可恕也!

    只见对方在箭雨中毫发无伤……当然,这并不是那件惊异的事,真正让人惊异的是——耳边竟然响起了一声声连续不断的惨叫声!!!

    什么情况,为什么自己这边的人在惨叫?扭头一看……只见城墙上大半的禁.卫军已经瘫倒在地上,双眼紧闭,身上不见半点动静,仿佛死了一般,但却没有看见任何伤口或者血迹……

    傍边没事的禁.卫军也是一脸的茫然,很多人甚至亲眼看见傍边的同事发出惨叫而倒下的过程,但是他们仍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非常确信这些同事并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一位禁.卫军蹲下去摸了摸地上的人气息,“他们……他们死了!”这位禁.卫军用颤.抖而又不可置信的语气喊道。

    “什么!”骆双成、白玉溪等人失声叫了出来:“怎么死的?”

    其他人禁.卫军也是一片喧哗,他们忽视了自己正在战场、忽视了正在靠近的敌人,纷纷各自惊恐的验证地上之人的状态——做为禁.卫军,特别又是皇帝在现场的时候,他们的士气非常高昂,按理说是不会因为这几百人的死亡而陷入混乱,但是……未知带来的恐惧是没有极限的,如果是明刀明枪的相拼,他们也许敢战得全军覆没,但这种……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莫名其妙死去的人。

    “死了,真的死了!”

    “我这边的也是死了。”

    “我这也是……”

    ……

    现场响起一片带着惧意的惊呼。

    “咦,这里有位没死,他还活着!”就在众人一片茫然和惶恐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用欣喜的声音喊道。

    “我这也发现了一位活着的人……”

    “我这也是……”

    之后又有好几人发现幸存者,这些幸存者虽然奄奄一息的样子,但是看起来却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听起来却大概只有百分之一的人幸存了下来。

    白玉溪骆双成等人大喜,正想要找一个人幸存者问问是什么情况,却听见城门下又传出了呼喝声和惨叫声。

    他们一惊,恍然想起现在还在战斗中……白玉溪看着还在沉思的皇帝,不禁有点着急了,敌人手段诡异,虽然还有这么多的禁.卫军保护,但他却感觉不到安全,他轻轻的唤着皇帝,想把他叫醒后,撤去后面“歇息”,但皇帝却毫无动静,而他又不敢大声喊叫惊扰了皇上,只急得他跳脚。

    而骆双成则下意识的走到城墙边上低头一看,只见城门口也躺倒了一大片的人,看起来先前那一波诡异的攻击并没有放过城墙这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伤亡的比例却是远远低于城墙上面。

    剩下的人正把那个独自过来的强人团团围住,但让骆双成惊异的是,禁.卫军们虽然围住了对方,但却并没有上前攻击,反而显得非常顾忌对方,对方每前进一步,那个方向的人就后退一步,这所谓的包围根本成了笑话!

    骆双成看见这种情况当即一股怒火烧到了头上——这些怯战的禁.卫军可是他的手下,丢的可是他的人!

    他大吼道:“你们在搞什么?这么多人居然不敢上!”

    “大人,这家伙……有点古怪。”一位禁.卫队长用略带恐惧的语气回答道:“我们的攻击对他造不成任何伤害,反而攻击他的兄弟却倒下了!”

    “攻击无法造成伤害,自己反而倒下了……”骆双成豁然一惊,他忽然猜到了为什么刚才忽然一下子倒下了那么多人……

    “哈哈哈!”城墙下忽然传来那强人得意的笑声,“没错,你们知道什么叫做‘获罪于天无可恕也’吗?以前不知道也没关系,现在你们知道了吧,老子就是天神使者,凡是攻击天神使者的人,都会受到上天的惩罚,这才是真正的天罚,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快投降吧,难道你们想和老天作对吗?”

    “不可能!”骆双成一脸的惊骇,对方的说明证实了他的想法,但如果承认对方说的是真的……他不禁向身后的皇帝看去……

    白玉溪自然也听见了对方那嚣张的声音,而且他的反应更大,太监的权利都系在皇权上,对方这种说法无疑是对皇权的绝大冲击,也就是对他的冲击,他立即跳到城墙边上对着下面疯狂的喊道:“一派胡言,简直就是妖言惑众,来人啊,给我杀了他!”

    可是不管是上面的禁卫军还是下面的禁卫军全都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动手,下面那人说的大家都听见了,不管对方说的天神侍者,获罪于天的说法是不是真的,但是很明显攻击他就会死这一点却肯定是真的,地上一地的尸体就是证据,这种情况下他们岂敢去找死。

    “怎么了?你们快动手啊!上面的给我射,下面的给我把他拿下,谁拿下这个妖人,立即官升三.级,赏银十万两!”白玉溪见人不动,不由有些急了。

    “哈哈,他们哪还敢动手,攻击我就等于自杀,你还真以为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啊?这都是那些读书人拿出来讨好皇帝的说法而已,况且你也不是皇帝啊!”李风看着周围那些人敬畏交加的眼神却更是得意,他要的就是这种敬畏的感觉,特别是这种敬畏来自以前高高在上的人那就更爽了。

    “你,你,你,你们,你们……”白玉溪指着李风和那些禁.卫军们气得颤.抖的说不出话来了,被白玉溪指着的禁.卫军们纷纷面红耳赤的低下头,禁.卫军负责守卫皇城,但是现在他们却辜负了自己的职责……

    “不过这也怪不得我们,就算我们上去也拿对方没办法,只是徒劳的送命而已,对方根本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他们暗自安慰自己。

    “行了!别丢人了!”这时皇帝终于开口了,他先前只是一边回忆对天守阁的描述,一边不动声色的看着自己的发展而已,实际上之前的事,他全都看在眼里,对方这能力确实很无解,更重要的是对士气的打击,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恐怕已经没人敢对他们出手了……

    况且,这还只是一个人而已,傍边还站在100多人呢,如若这些人都有类似的能力……他简直难以想象,这世界上有什么人能阻挡他们。

    “皇上……”白玉溪语气担忧的喊了一句,剩下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来了,现在的局面有多不利他也不是看不出来,天……恐怕就要变了啊!

    “没事!”皇帝摆摆手,来到城墙边上对着李风喊道:“这位仙长可是天守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