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箭如雨下-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225章:箭如雨下

    “皇上!”白玉溪赶紧上前扶住皇上,其实想扶的人不少,但是见白玉溪上前后,都停住了脚步,白玉溪是陪皇上一起长大的老人,最受皇上信任,其他人自然不敢与他相争。

    “没事!”缓过一口气后皇帝感觉好了很多,他摆了摆手,示意不用搀扶了,“只是没想到场面如此血腥,一时不适应而已。”

    “皇上小心龙体啊,这等污.秽的场面不看也罢。”白玉溪一脸的心疼。

    “污.秽?”皇帝扫了一眼守卫在傍边的禁.卫军,对着白玉溪责怪的说道:“这些勇士为国尽忠奋战而死,留下的躯体是他们尽忠的证据,岂能用污.秽来形容!”

    “是是是!奴才这张嘴,该打!”白玉溪连连点头轻轻的打了自己一个嘴巴,他也是个明白人,皇帝这是时时刻刻不忘收买人心啊。

    果然听见皇帝这话的禁卫军们激动不已,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情绪涌上心头,只恨不得皇帝马上下令他们出击。

    皇帝看见禁.卫军的表情后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继续观察,一下子就注意到了旁边那处银光闪闪的建筑,他诧异的问道:“咦,还真有一个建筑,大伴可还记得这建筑是什么出现在这里的?”

    虽然之前骆双成之前就说这建筑是忽然出现的,但是他只是半信半疑,这半信还是看在这祥瑞是出现在皇宫边上的缘故——皇宫是他完全掌握的地盘,想搞鬼比较困难。

    但只是困难,毕竟皇城这么大,如果选一个偏僻点的地方,然后在人发现之前建造一个简单的小房子,那也并不是难题。

    但是看见这房子的这一刻,他就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想法,这房子可是在皇城大门傍边,每天多有那么多人来来往往,如果有人建房根本隐瞒不了,而且这房子也很大,材料看起来更是不简单,无论怎么想,也不可能在被人发现之前就建造完毕。

    白玉溪眯着眼想了想:“奴才确信上午的时候,这里还是白地一片!”

    “噢……”皇帝诧异的问道:“也就是说,这房子还真不是弄来糊弄我的?”

    白玉溪赔笑道:“皇上九五之尊,岂有人敢糊弄您?”

    “呵呵……”皇帝一声冷笑不置可否,国事如此艰难,还不就是下面那些人欺上瞒下所致,如若下面的人不糊弄,而是认真执行他的命令,又岂会弄得天下大乱!

    “那阻止所有人的护罩看来也是真的咯?”皇帝低头看向地上,只见那建筑附近仿佛有一条分界线一般,一边是尸体满地的鲜血地面,而另一边却是平整干净的地面,而那干净的地面人,还站在百多个人正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八成是真的!”防护罩隔离的地面就是血一般的证据,任何人一看都会得出这个结论!

    “难道骆统领说的都是真的?”皇帝有些担忧,如果骆双成描述的那种武器是真的,那么自己站在这里岂不是找死?“咦,不对,如果他说的真的,那下面那些反贼怎么还不动手?”

    “难道他们没认出我?”他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没错是龙袍啊。

    白玉溪也想到了这一点,但要是皇帝因为害怕而逃说出去就太难听了,于是他赶紧为皇帝找了个借口:“皇上,要不我们先撤到后方去指挥战斗吧,这里风大小心受寒!”

    “大伴有心了……”皇帝本想顺梯子而下,但又转念一想,这事实在太让人奇怪了,万一是下面的人联合起来欺骗我呢?光看一眼就当真实在太草率了。

    当即他朝着下面一指命令道:“我不信真有什么护罩,禁.卫军,给我射!”

    “是!”城墙上差不多站着1000人的禁.卫军,随着皇帝的命令,又是一波箭雨倾盆而下……然后撞在护罩上激起一片片波纹。

    “还真有护罩!”皇帝看着护罩激起的波纹一脸的不可置信,他不禁想起了一个只在皇室流传的秘密——这世上以前是有修仙者的,那些修仙者拥有种种凡人不能所及的神奇手段,他们移山倒海几乎无所不能,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其中一伙叫做天守阁的修仙者把其他门派全部毁灭了,把世上一切修仙者有关的东西都回收消灭了,然后自己也隐居起来不理俗世了。

    “难道是天守阁的人出世了?”皇帝不禁喃喃自语。

    ……

    “李风,快上,这是你地盘该你去交涉了,快看他们又攻击了,这是对我们的挑衅。”看着射来的箭雨顾仁云推了一把李风,把他推出了护罩之外。

    李风一脸的无奈,他到不是怕什么,而是有一种……领导看着你工作的紧张感,如若只有他一个人在,那自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这么一大群同事和领导在,就有种束手束脚的感觉了。

    他仿照顾仁云的风格对着上面喊话道:“上面的听着,你们攻击天网驻地的行为,是一种严重的挑衅行为,限你们在30秒之内投降,并任我们处置,否则……”李风暂时也没想好否则怎么样只能接了一句:“否则后果自负!”

    这种口气……简直叔可忍,婶也不可忍啊,正好这个人走出了那护罩,忠心耿耿的白玉溪当即气急败坏的喊道:“射,快射,给我把这个人射成刺猬!”

    “咻咻咻!”又是一波箭雨倾盆而下,但众人只看见下面那人毫不躲闪,反而无聊的打了个哈欠。而那些箭雨射中对方后却是纷纷弹了回来,这么多的箭雨竟然没有给对方造成丝毫威胁,就仿佛对方的皮和城墙一样厚一般。

    “嘶!”这一幕让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禁.卫军们不禁纷纷看向皇帝和白玉溪,眼里只透露出一个意思——怎么办?还射吗?

    白玉溪揉了揉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一切,如果说先前他们不怕箭矢是靠那房子,现在这个人走出来了为什么还是不怕呢?

    李风也不管这些人的惊讶,估摸着到了30秒后,对上方喊道:“30秒到了!我要行动了!”说着李风朝着皇帝奔去,他不知道这场戏要怎么收场了,但很明显,结果必然是朝廷方面认输才行,那么怎么才能让朝廷认输呢?他唯一能想到的也就是把皇帝先抓住再说!

    见对方朝这边冲过来了,皇帝却还在发呆,白玉溪急:“快护驾,快射箭,快把那人给挡住!”

    白玉溪这一下子下了三个命令,护驾肯定是围绕着皇帝,射箭是站在原地,但把那人挡住,却是要包围那个人,这时再射箭……那就不知道是在杀自己人,还是在杀敌人了。这三个命令是如此的慌缪,如果是一般的军队,不是茫然不知所措,就是各自执行自己觉得正确的命令了,但这势必造成误伤。

    但是好在禁.卫军也不是一般的军队,他们的首领骆双成还在这里,听到命令后,他下令道:“先射一波,然后一半人给我包围住对方,一半人掩护皇上撤退!”

    “是!”城墙上和城门位置的禁.卫纷纷拉开弓搭上箭,然后一松,只听咻咻咻之声不绝于耳,又是一波箭雨朝着李风倾盆而下。

    可是这次箭雨中让人惊异的事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