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皇帝出场!-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224章:皇帝出场!

    所有活着的人都呆住了,就连下达命令的顾仁云也不忍直视现场,这些武器的威力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虽然他只开启了短短几秒钟几秒钟……

    鼻子里闻到的全是刺鼻的血腥气,耳朵里听到的是自己人一阵阵倒抽一口气凉气的吸气声和敌人伤而未死的痛苦呻吟声,眼睛看见的是鲜血仿佛溪水般流淌在地上,残肢断臂内脏碎肉到处都是,一片血腥地狱的恐怖景象!

    之前至少有200多禁卫军,但是现在放眼望去,只有不到二十人还站在原地,可谓真正的十不存一!

    而这些幸存下来的人也没有好过,他们仿佛傻了一般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失去焦距的眼睛里只剩下了恐惧,嘴唇不停的蠕动着,但却并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一看就是废了,就算不疯以后也不可能参加战斗了……

    “这,这,这……”骆双成一脸的呆滞,,嘴里抖抖索索的半天说不出话来,先前武装要塞攻击的时候他正在城门附近,在枪声响起的一刹那,感觉到危险的他下意识的往城门方向扑去,躲在厚厚的城墙后面的他这才侥幸捡回一命,毕竟能击破城墙的电浆炮数量并不多,射速量大的武器却不能击破城墙。

    天网的人也是一脸的沉重,完全没有己方击败敌人的兴奋,不论他们本来是凶残还是仁慈,面对这种短短一瞬间造成的巨大破坏也不禁有点物伤其类……

    他们不禁扪心自问,如果是他们能抵挡这种金属风暴吗?

    毫无疑问,答案是否定的,他们引以为豪的刻印并不能在这种攻击下保护他们,他们在得知刻印的能力后有些飘扬的心思一下就沉了下来,他们忽然意识到……自己和这些普通人区别并不大——一样的脆弱!

    顾仁云自然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就完成了威德并用的御人手段,说实话他给天网的人好处太多,反之对方需要付出的太少,这种福利和工作不对等的的行为很容易被人认为“人傻钱多速来”,现在他们也许还不会深出异心,但却难保以后不会。

    顾仁云此刻看着眼前残忍的画面只觉得有点头皮发麻,还有点想吐的欲望,他尽量不去看,也不去想这一切,竭尽全力的强忍着。

    “咳!”顾仁云咳嗽一声正想说些什么,却不料他这忽然的咳嗽声,仿佛按了开始键一般,敌人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啊!”幸存下来的十多个禁卫军循声看向顾仁云,然后就仿佛看见了魔鬼一般发出一声凄厉而疯狂的叫声,连滚带爬的朝着远处逃去。

    “这……不……不可能!这是幻觉!”骆双成这了半天也终于这了出来,不过一开口就是否认现实。“喂!”当顾仁云把眼光看向他的时候,他也仿佛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事一样,疯狂的向皇宫里面逃去……

    顾仁云无辜的摸摸鼻子:“我又不会吃人……”

    “呵呵……”众人无语,看你这身形就算吃人一天也吃不了一个人,可是你看看……现在不过一瞬间,就躺下了多少人?

    在现场这种氛围下,众人要么无话可说,要么不想说话,沉默了好半响后,顾仁云才首先迟疑着开口:“这事……好像暂时完了吧?要不,我们先撤,李风你自己解决后续事件?”

    “呃……”李风迟疑着正想说话,却不料皇宫里面忽然传来一片喧哗声,听起来似乎是很多人朝着这边赶来……

    既然又有人来了,顾仁云到不急着走了,他到想看看这事最后会怎么解决,对方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顽抗到底,还是低头服输。

    这个神奇的国家,有着夜郎自大,坐井观天,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成语,但他们只会拿这些话去说别人,却从不思考自己是不是夜郎或者那只青蛙。

    另一边在骆双成派去的人通知皇帝这消息后,皇帝果然很感兴趣,天下祥瑞多了,什么稀奇的植物,神奇的动物,一些可以解读成好兆头天象,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不过皇帝自然心里清楚其中的猫腻,但是这种据说是瞬间出现的神奇建筑,而且还是在皇宫附近忽然出现的……他倒还没见识过。

    可是皇帝一行人刚摆驾到快靠近城墙的时候,就忽然听到城墙外各种杂乱声音震天般响起,接着城墙忽然露出一个个圆形的大洞,甚至还有一些看不见的东西从洞里射过来伤了好几个人,幸好受伤的人不包括皇帝本人。

    但就算这样皇帝也被吓了一跳,当即又惊又怒,只是不知道前面是什么情况,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不该去看一看,就在这时,禁卫军统领骆双成狼狈的逃了过来,这种情况皇帝自然毫不客气的把他喊了过来问话……

    当然为骆双成嘴里自然全是顾仁云一行人的坏话,比如对方是专程来造反的,他们抢占了先皇显灵赐予的那建筑,那建筑有无穷的力量,不但防守无懈可击,进攻更是猛如雷霆,只短短一瞬间,就把他的几百人部队全部杀害了……

    “先皇赐予的神物被反贼占据,反而拿来对付自己人,实在是可悲可叹可恨啊!”骆双成说完当下情况后,一副忠心耿耿的叹了一口气。

    实际上到现在他当然知道那先皇赐予什么的根本不可能,他可亲耳听见对方通过喊口令的方式开启攻击功能的,如若真是先皇词语的,那么对方是怎么知道口令的?

    因此八成那建筑是人家自己的,而且那群人有这样的能力,恐怕来历并不简单,只不过他是骑虎难下,如若说那不是先皇赐予的,那他岂不是欺君之罪,因此他只能一口咬定,那是先皇赐予的神物,被贼人所利用。

    皇帝自然愤怒异常——倒不是相信先皇赐予的神物被贼人利用,天子……上天之子,这种话只是蒙骗下面的人罢了,他们自己自然是不会信的,如果死了的皇帝还能给活着的皇帝赐予神物的话,以前的王朝就不会被覆灭了。

    他愤怒的是对方的行为,在皇城边上建一个建筑,先不管对方如何做到的,这简直是藐视……不,应该说是挑衅皇权,只要对方对皇权有一点点敬畏就不敢这么做!这摆明是反贼!

    正好这时,骆双成之前派去集合的部队也来到了附近,差不多有5000余人。

    看见大军来到,皇帝当即安心不少,当即决定亲自去看看。

    虽然骆双成再三劝阻说明那武器的威胁,但是皇帝根本不信,做为皇帝一天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分辨什么话是真的,什么话是假的,什么话虽然是真话但必须当假话听,什么话是假话但必须当真话听。

    而他就觉得骆双成此刻为了推卸责任都疯了,什么长管疾风暴雨般射出暗器,不但隔着很远杀死了200多人,甚至还一下把城墙给融化了,还有阻止任何东西靠进的护罩——这是把自己当作小孩子骗着玩吗?

    皇帝一边心里暗自下定决心换掉骆双成这个禁卫军统领,一边在众人的保护下走上了城墙之上。

    “嘶!”站在城墙上皇帝倒吸一口凉气,一股恶心头晕般的感觉袭来,一个踉跄似乎就要跌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