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参赛者-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191章:参赛者

    看着柳玲灵迫不及待的离开后,顾仁云不禁烦闷的叹了一口气,星云王子的的这个计划实在太出乎他的预料之外,如果询问他的话,他绝对不会赞成这个计划。

    所谓上面张张嘴,下面跑断腿。

    从时间上看,星云王子作出这个决定也才花费了几秒钟,顾仁云才不会相信,在几秒钟之内,星云王子就把事情事无巨细的安排得妥妥当当……

    最简单的问题,如果全世界各地的武士什么的响应号召来了,那么应该怎么招待他们?

    语言不通怎么办,虽然顾仁云和星云王子会源语言,但星云王子肯定不能指望他去招待,而顾仁云他也不想,也不可能去招待这么多人,如果不招待又肯定不行!

    又比如,食宿问题,天知道这些人身上有没有带值钱的东西,如果没有怎么办?总不能让人家饿着吧,要知道能来的都是武力超过常人之辈,他们会甘心忍饥挨饿?

    最后就是治安问题,这些人武力强大,又语言不通,习俗不同,产生摩.擦是肯定的,到时候打起来怎么办?

    很明显,这些麻烦的琐事星云王子最后肯定会丢给顾仁云解决,反正对领导来说,有事丢给属下做,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麻烦啊!”顾仁云懒散的躺着沙发上发出这么一声悲叹,整个人都散发出一种咸鱼不想动弹的味道……

    就这样静静的趟了一会之后,他还是情不甘心不愿的站了起来叫上守在门口的李豹,去星云王子那里看看情况,毕竟混乱发生之前就把事情安排好,总比混乱产生后再被星云王子叫去处理好。

    ……

    虽然天空中的这声音响起时,邻水村的人也陷入了惊讶和呆滞,但是他们很快就接受并回过神来,毕竟他们所在的可是神迹无处不在的邻水村。

    但是其他地方就不一样了……

    梵蒂冈。

    今日正是教皇亲自率领做弥撒的日子,大量的信众聚集在广场上,可是他们的弥撒却被天空中响起的声音打断了,所有人都呆呆的望向天空,脸色神情变幻不定,现场一片寂静。

    过了不知道多久,寂静被一阵声嘶力竭,气急败坏,颇为疯狂的声音打破,“大家别相信,这是魔鬼的诱.惑,什么万神之王听都没听说过,世界上只有上帝这一个神灵,其他都是伪神,是魔鬼!”

    声音的主人正是站在教皇,作为一教之主,他很快就从震惊中醒悟过来,并意识到这是教会的大危机,要知道他们可一直都宣传,上帝是唯一的神灵,所以不管这声音的主人到底是什么,他都只能是魔鬼!

    在他的声音响起之后,人们也很快回过神来,只不过现在他们眼中充满了难以言明的意味,至少看向教皇的身影没有了先前的热度,所有人用眼神互相交流着彼此的意见,一股暗潮在此涌动。

    “我要参加银河擂台赛!”就在这时,人群之中忽然传来一个不大的声音,这声音不大,却在这没人说话的时刻,仿若惊雷一样醒目。

    “是谁在说话?”教皇又惊又急,自己刚才都那样说了,现在却还有人要响应魔鬼的号召,这不是摆明不相信他所说的吗?

    他也知道,这种事,想要阻止所有人响应“魔鬼”号召那是不可能的,如果私下里这么喊,那他也就装看不见了,可是在此时此刻喊,那岂不是等于当面质疑教廷,如果他不作出反应,又如何服众?

    “谁能举报刚才说话的人,将得到教廷赐予的爵位和钱财奖励。”见没人回答,教皇开出了悬赏,可惜下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人说话。

    等了一会,见还是没人出来举报,教皇只能一挥手让周围的卫兵前来检查,当然这也就是形式主义而已,那些卫兵连搜索什么都不知道,又能指望他们搜索出什么呢?不过这至少能代表教廷的态度!

    面对卫兵的搜索,有人不满了,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来:“按照那声音所说,喊出那个话的人就应该被传送走了吧,怎么可能还找得到呢?”

    “是啊!”见有人带头,其他人也纷纷附和,一时之间群情汹涌,要知道一般贫民可是没时间来这里由教皇亲自做弥撒的,能来这里的不是豪商,就是贵族,最少也是薄有家产的自由民,这些人齐齐反对,教皇也不能不顾忌,再加上对方说的也有道理,于是这装模作样的搜索只能停止。

    可是这事教廷又不能就这样放过,于是教皇换了一个策略,他信心满满的说道:“上帝的子民们,你们不要被魔鬼所蒙蔽,什么喊个口号就能传送什么的,都是骗人的,我们可以找个人当面试试!”

    教皇之所以信心满满的这么说,是因为刚才他回想起空中那个声音,赫然发现对方所说的语言竟然不是拉丁语,但是他一直以为对方说的就是拉丁语,直到他一个字一个字的细细分析对方的话才恍然发现这一点,这实在是一个很糟糕的消息,这说明对方真的是超凡生物,不管是神还是魔鬼什么的,都会极大的影响教廷的统治。

    但他很快就想到了怎么利用这一个糟糕的消息,也就是让人喊出那个口号——“我要参加银河擂台赛”。当然因为并不是用对方的语言所喊的,这咒语应该不会成功,那他就可以当即宣布,对方是骗子,挽回教会的形象。

    “我要参加银河擂台赛!”很快一个预备神父在教皇的命令下,在万众的期待下,闭着眼睛战战兢兢的喊出了这句话。

    话刚一喊完,神父就迫不及待的睁开了眼看了看四周,当他发现还在梵蒂冈的时候,却是松了一口气。这个预备神父是一个真信徒,他是真的相信教会所说的——上帝是唯一神,其他以外的超凡者,要么是他手下的天使,要么是他的对头魔鬼。

    下面其他人见此却是失望的皱起了眉头,难道天上那个声音是骗人的?

    “咦,不对!”人群中忽然有人皱眉喊道。

    教皇心下一紧,“难道他发现语言的秘密了”

    却听见那个继续说道:“好像天空中那个声音,要求参加者必须是武力高过正常人,那个神父明显不符合资格啊!”

    众人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教皇却是松了一口气,“不是发现语言的问题就好。”

    他大方的说道:“没关系,我们可以再试一次,这次就让我们的最强骑士,上帝之刃——亚历克斯,来喊这句口号,如果连亚历克斯都不能触发的话,那世界上就没有人能触发了!”

    “亚历克斯?”人群中传来一阵阵惊呼。

    “上帝之刃——亚历克斯?就是当今天下最强骑士,在热娜河战役之中,一人就击败了10个骑士的亚历克斯?”

    “听说他曾经单人讨伐一个邪教徒据点,把里面上百个邪教徒全部杀个干干净净!”

    “据说这亚历克斯天生神力,再加上被教会从小培养,一身战斗技巧精湛无比,不论是力量还是技巧都到达了人力的极致,是教会的镇会武力,没想到教皇竟然会派他去测试口号,看来教皇大人是信心十足啊。”

    ……

    在人们的议论声中,教皇派了一个侍者去传唤亚历克斯,在等待的时候,人们纷纷兴奋的交换着关于亚历克斯的情报,就仿佛一个即将见到明星的粉丝一般……

    没过多久,就看见远处,一个长着金色仿佛阳光一样耀眼的长发,穿着一身精致表面雕刻着花纹的华丽银甲,一只手抱着头盔的帅哥在一个侍者的陪同下缓缓向广场走来。

    “这就是亚历克斯?好帅啊!”女人们不禁看呆了,眼里仿佛出现了许多星星。

    “这家伙,不但武力强大,而且还这么帅,实在是天生的宠儿。”男人们却大多是羡慕嫉妒交加。

    “亚历克斯前来报道,教皇陛下早安。”亚历克斯走到教皇身前,单膝跪下行了一礼。

    “亚历克斯,先前天空中的话语,你听到了吧?”教皇和蔼的说道。

    “是!”

    “我要你喊出那句话!”

    亚历克斯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让我去参加另外一个神灵召开的武道会?

    面对亚历克斯疑惑的眼神,教皇没有解释的意思,在他看来,反正不可能传送过去的,根本没必要解释。

    对视良久,见教皇没有解释的意思后,亚历克斯只得遵照教皇的指令,他对着天空喊道:“我要参加银河擂台赛”

    话音刚落,只见亚历克斯身边忽然白光一闪,晃眼一看,亚历克斯竟然消失在了眼前!

    众人目瞪口呆……本来他们看教皇这么有把握,还以为……

    殊不知教皇心里更是惊讶,他心里只回响着一句话:“怎么可能?亚历克斯说的可是拉丁语!”

    ……

    倭国

    夏村豆腐坊。

    一个30岁左右,脸色一条长长刀疤的男人坐在他的店门前等着客人上门,他正是这家豆腐坊的主人——夏村十三郎。

    “踏踏踏踏……”

    一阵沉重而杂乱的脚步声由远到近。

    一群带刀武士目光直直的盯着夏村十三郎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只见他们个个精悍无比,按着刀柄的虎口上有着厚厚的老茧足见经过长久的训练,眼中杀气凌厉不知杀过多少人,手中长刀虽然没有出鞘,但是光看鞘身的花纹,就足见价值不菲。

    夏村十三郎转过头看向他们,双方一对视,那几个武士不知是被夏村十三郎的刀疤脸吓到了,还是怎么了,他们居然反而被吓了一跳似的,脚步猛的一滞,握在刀柄上的手差点就拔刀而出。

    可是很快他们就发现对方并没有任何动作,为首的一个踌躇了一下,最后还是上前说道:“夏村十三郎……不,应该说,利剑破风.流的唯一传人,战场上的千人斩——破风剑圣,我们已经找你好久了!”

    “唉!你们到我又有什么用呢?我只想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夏村十三郎看着他们几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听着对方软弱的话语,对面的人似乎胆子大了许多,为首的继续说道:“我们知道前辈你因为最后一战杀人过多,厌烦了战争,下定决心退隐过普通人的生活,我们自然不是逼前辈你出山的。”

    “只不过……”说到这里,对方顿了一顿,“前辈你要过普通人的生活,我们无意阻止,但是利剑破风.流就前辈你一个传人,难道你想让它失传吗?”

    “噢,原来你们要的是利剑破风流秘籍,而不是我这个人啊。”夏村十三郎恍然大悟,但是他马上又摇了摇头道:“利剑破风流是一本完全以杀人为目的的剑技,招招毙命,我不准备把他流传下去了,这种除了杀人什么都没用的技艺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

    “前辈!”对面之人呼吸急.促了少许,他悄悄的打量了一下对方的周围——没有刀剑在身。

    他悄悄的做了一个手势,顿时其他人把夏村十三郎围在了中间,他的话语虽然还算礼貌,但是面上却凶性毕露:

    “前辈你又何必操心那么多呢?为一本你不需要的秘籍搭上你的性命那可不值得啊!你现在又没有武器在身,就算前辈你剑术再好,没剑也是枉然,大家何必撕破脸,弄得那么难看呢?”

    “呵呵,这是以为我没武器,吃定我了啊!”夏村十三郎打量了一下四周的人,笑道:“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无意之间领会的手刀术好了。”

    话音一落,夏村十三郎身形仿若鬼魅般闪到了一个武士身边,还没等那个武士反应过来,就见他竖掌成刀,在这个人身前一划,顿时那人衣服就仿佛被刀划开了一样,出现了一个10多厘米长的缝隙,甚至不但衣服就连里面的皮肤都被切开了,大量的鲜血流了出来。

    那个武士一看自己几乎被破开两半的伤口,被吓得倒退一步,丢下武器,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啊!我要死了!好多血!救我!”

    夏村十三郎停住身形,对着领头之人说道:“他的伤势只是看着严重,其实伤势不深,只要你们现在退回去给他医治,那还是有可能救回来的。”

    为首之人惊骇莫名的看了看那个手下那长长的伤口,又贪婪的看了一下夏村十三郎,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贪婪占了上风,他一挥手道:“上,对方越厉害就说明那秘籍就越厉害,况且对方现在空手就这么厉害,下次他要是带了武器在身边,我们就更没有机会了!”

    “是!”众人齐声回答后,一起拔刀而出围了上去……

    刹那间,只见10多吧武士刀,从夏村十三郎各个方向劈来,其势又快又急又狠又准。

    如若是一般人被人360度包围出手,早就绝望束手了,可是夏村十三郎却凭他的眼力,身手和剑感仿佛游鱼一般,从普通人几乎察觉不到的空隙之中穿梭出去。

    这一幕虽然让众人惊异,但也不出众人意料之外,毕竟谁也没想过,10多个人一出手就能把夏村干掉,如果对方能这么轻易的被干掉,那也闯不出这么大的名堂了。

    如果对方武器在手,在避开众人的这一轮攻击之后,对方就能还击一剑,而这一剑,他们相信必定会带走一个人,这样不出几回合他们非得崩溃不可。

    可惜,对方却没有武器,因此他虽然避开了攻击,但是却因为距离而得不到出手的机会,这样他们就可以一直出手,他们才不信,对方能一直保持这样的闪避能力,只要对方一个疏忽,那他就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