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尸流成河淹河水-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11章 尸流成河淹河水

    江家村河畔已经站满了人。

    那妇人的惊叫声在无垠的旷野中传播得老远,村里又相隔不远,所以几乎人人都被她惊醒。听着这充满了恐惧与害怕的叫声,人们纷纷拿上扁担锄头等武器赶过来。

    等到了江边一看,顿时一个一个目瞪口呆,连手上的武器掉落下来砸到脚都没反应……

    只见江面上飘满了尸体,密密麻麻把河水都淹没了,尸体在河流的流动中慢慢的消失在下游视线的尽头,可是上游处仍然有源源不断的尸体顺流而下,看起来完全没有减少的意思。

    “这……这……这是出大事了啊!”一个老者看着合理的尸体喃喃自语。虽然他知道最近年景不好,国内四处闹旱灾蝗灾,搞得各地盗匪四起,民不聊生,再加上北方的游牧民族也不安分,国内十分混乱。

    但是他们江家村地处川蜀,河流众多,远离灾害。又因为入蜀难,难于上青天之故,外面的骚乱没有祸及到这里,所以非常平和,也算是难得的世外桃源。

    可是这无数的尸体,让他感到川蜀恐怕也要乱起来了!

    这么多的尸体到底从哪里来的?又是谁杀的?难道川蜀之地有流寇流窜进来了?还是这里有人趁机起义?

    至于这些尸体就是流寇的……他完全没有想过这个可能。

    川蜀之地除了几个关口,根本没有什么军队。眼前所见的这么多人,不管是外面的流寇,还是川蜀之地的造反部队,就凭日常驻扎在城内的那几百混事的的部队根本不可能打赢这么多人。

    “怎么办,上游死了这么多人,我们要不要派人去看看啊?”

    “看什么看,找死啊,要我说我们现在就逃跑,流寇说不定会顺流而下来到我们村子的!”

    “你胡说什么呢!胆小鬼,什么状况都搞不清楚就想逃,就算是上游来了流寇,人家有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可以选择,又不一定会顺流而下,你家里一贫如洗,当然想跑就能跑了,你以为别人也和你一样吗?”

    ……

    村民们吵吵扰扰,各持己见,争论不休。其实往常的时候村里人的关系还是非常好的,所谓远亲不如近邻嘛,什么事都是有商有量的,从没有这么激动的争吵过。

    他们现在之所以这样失控,其实是被看起来无穷无尽的尸体吓到了,导致失去了平常心,虽然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最后见实在争持不下,其中一人对傍边的老者道:“村长,这事大伙争执不下,你老给拿个注意吧,我们都相信您的判断!”

    这时其他人才恍然大悟,纷纷道:“对,村长你说怎么办吧,我们都听你的!”

    村长因为年经的时候曾经跟随商队走南闯北,虽然只是一个小伙计,但是也算见多识广,特别是在全都是泥腿子的村里,更是显得睿智,深得大家信任。

    老者听到有人喊,这才回过神来,沉吟半响后道:“派人去县衙报告,这么大的事,我们可处置不了。另外再派人去上游一点的地方找人监视,如果看见大量陌生人过来,立刻回村通知,其他人回家收拾好东西,如果有事立马撤退!”

    “好办法啊,村长。不愧为我们江家村最聪明的人!”众人马屁就跟不要钱似的狂甩。

    如果是往常,村长老早就扶着胡子,笑眯眯的享受马屁了,可是现在他心里充满了担忧,完全没心情享受其他人的马屁。

    出现了这么大的乱子,就凭县里的那点人手根本搞不定,就算加上整个川蜀的人手恐怕都不一定够,而守着入蜀之地的军队又不敢轻易调动,否则被人趁虚而入那就更麻烦了。

    偏偏我们村子又似乎离事发之地很近……

    村长看着朝上游和县衙而去的村民,只能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是最坏的猜测啊!

    ……

    清水县,因为清水河而得名。

    此地县令名为席智阑,此时太阳刚刚升起,光线充足,但是热气还未升腾,正是适合写字的时候。每天这个时候,他都会写写公文,练练书法打发时间,此刻他泡上了一壶热茶,研好了磨水,正准备起笔……

    “砰砰砰~~!”

    忽然前厅大堂传来击鼓声,他眉头一皱,顿时感觉不好。

    打扰了他的兴致那到是小事,关键是他从这鼓声中听出了急迫和慌张!

    这……恐怕是发生大事了!

    这本事不止他一个人有,县衙工作的人几乎个个都有,甚至那些积年老吏比他更熟悉。说穿了其实很简单,敲鼓之人的心情不同,敲鼓的速度和力度自然也不同。只要听个1年左右的鼓声就能大概辨别事情的轻重缓急。

    他来到大堂的时候,诸般衙役,师爷等都已经在场,每个人都是一脸的肃穆。如果真是麻烦事,最后这事情还不是他们负责,说起来遇到麻烦事他们才是最头疼的。

    席智阑习惯性的一排惊堂木,“堂下何人,状告何事!”

    “老爷,不好拉,好多死人!把整个河水都淹没了。”

    死人!站在傍边的衙役虽然一动不动,但是眼睛却微不可查的缩了一下,这死人可就麻烦了。破不了案老爷只会催和打人板子,可要是胡乱抓一个充数,可偏偏这个老爷还算精明,不靠谱可骗不了他。

    “什么乱七八糟的,死人怎么把河水淹没?你说反了吧!你信谁名谁,住哪里,又是哪里死人了,给我一一道来。”席智阑听得头大,只感觉对方说话颠三倒四,什么叫做好多死人把河水都淹没了……

    听到县令的问话,那人冷静了一些,理了一下头绪这才说道:“启禀老爷,小的石头,家住江家村。今天早上有人去河里洗衣服的时候发现河里全是死尸,源源不断的从上游飘下来,据估计没有几万也有几千啊!”

    “砰!”

    席智阑咋听之下一个没坐稳从椅子上摔了下来,往常非常在意仪态的他,现在完全没在意这一点,他呼地一下站了起来大喊道:

    “你说什么!”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