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侦查程度府 中-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163章侦查程度府 中

    刹时,所有人用怀疑的眼光看着王四——这家伙不是在忽悠我们吧?难道流寇什么的都是这个人在胡扯?

    王四看着其他人怀疑的眼神,急得涨红了脸不知道怎么解释才好,他只觉得自己真心冤枉,当时城破得太突然,他随后就和其他人一起杀了出来,怎么可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也很诧异好不好!

    就在这时顾仁云仿若天使的声音传来:“不用着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们去巡抚衙门看一看谁在主事不就知道了吗?噢对了,顺便问一下,程度府到底是多少天以前被攻破的?”

    “三天前。”王四感激的看着顾仁云,要不是顾仁云帮他说话,他自己可真就说不清楚了。

    “三天前吗?如果说用半天结束战斗,两天半恢复秩序,这也有可能办到的吧?”顾仁云若有所思的自语道。

    同时投影画面迅速的靠近程度府,没一会就来到了程度府最中间的位置。

    顾仁云指着中间那个大房子问道:“这就是巡抚衙门吗?”

    王四回答道:“对!”

    得到确认后,顾仁云控制着镜头一下从空中飞下来,然后沿着大门朝巡抚衙门飞去。

    一进去首先看见的是和县衙差不多的办案场所,上挂明镜高悬的牌匾,最前面一桌一椅,而此刻椅子上面就坐着一个人,此人顾仁云竟然还认识……

    “万昊林!”看见投影里坐在巡抚位置上的这个人,王四咬牙切齿的喊道。

    在看见万昊林的时候他已经对当前情况明白了大半,固然流寇没办法很快的让人们相信他们,但如果是万昊林来保证那就不同了。

    毕竟万昊林身为巡抚师爷,不但熟悉这里的民情,更知道用什么办法说服别人,也知道说服哪些人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相对陌生的流寇,人们明显会更容易相信万昊林这个熟人。

    不过只有王四知道自己没有撒谎才得出了这个结论,对其他人来言,看到万师爷坐在巡抚衙门的外堂上,使得程度府没事的可能性增加了。

    当然人们也知道有可能是万昊林投降了,所以他们也没急着表态,只是不动声色的继续看着。

    顾仁云控制观察者上前看了看对方在干什么,似乎只是一些寻常的请示批示。

    顾仁云对这个不感兴趣,很快就控制着观察者继续逛遍了整个府衙,府衙里面人不少,但却都是一些府衙的吏官和衙役。

    巡抚衙门既没有找到巡抚梅彦龙,又没有看到流寇样子的人,众人不禁又一次把视线投向了王四……

    王四想了想说道:“巡抚衙门是办公地点,象征着政令中枢,但是论房间的舒适却非常一般,也许流寇盘踞在梅大人的私宅……”

    顾仁云点了点头,他也是知道官不修衙这个规矩的。

    于是在王四的指引下,观察者绕过几条街终于来到一个气派辉煌的大屋前。

    这个大屋占地面积至少也有巡抚衙门的十倍之大,门前有四个身穿蓝色统一服装的壮丁守在门前,看他们目不斜视,姿势严整的样子,一看就是训练有素之人。

    “这看起来到挺像回事的嘛!”顾仁云一边发出这样的赞叹,一边控制着观察者在屋子里到处乱逛。

    这屋子里守卫非常多,明处暗处都有,一看就是戒备森严的样子。直到后院守卫才少了起来,不过少不等于没有,只是守卫从男人换成了健妇而已,那些一个个携枪带棍在各处巡视的女汉子一看就是这里的守卫。

    顾仁云一间房子一间房子的搜索,期间自然没少撞进某些一看就是屋主妻妾的房间,其中自然免不了发生一些尴尬的情况,比如撞见里面的人正在洗澡,或者换衣什么的。

    虽然只要遇见这种情况顾仁云就立即退了出来,但是其他人看顾仁云的眼光还是怪怪的。

    顾仁云知道他们在猜测自己有没有用这个偷窥……但是天地良心,他可真没有啊!不过这事他也不好解释,或者说这种事根本解释不清楚,他只能装作不明白其他人的眼光,状若无事的继续控制着观察者搜索……

    “咦,这家伙应该就是屋主吧!”在一次飞进一个屋子后,顾仁云忽然如此说道。

    屋里的这个人正坐在一个书桌前,他看起来非常年轻,大约也就25岁左右,穿着一身华丽锦袍,身形偏瘦弱,白面无需,整个人显得儒雅而有自信,极具人格魅力。如若不是知道巡抚不可能这么年青,顾仁云都要以为这人就是巡抚了,因为一看见他心里就仿佛有个声音在提醒自己——这个人是个大人物。

    当然顾仁云判断这家伙就是屋主的依据并不是那些外貌,而是他正在看的东西——游戏机!

    没错,就是顾仁云送给蓝梦宇,后来又被蓝梦宇父亲送给巡抚的那一台!

    虽然这个人大家都不认识他,但是所有人心里都涌现出一个感觉,这个人八成就是流寇的首领!

    顾仁云把观察者靠近一看,这个人正在用游戏机浏览论坛。

    目前他的帖子标题叫《乱世出现的原因和结束乱世的方法》。

    顾仁云看了一下,觉得里面的内容非常眼熟,大意是——乱世出现是因为,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在要么饿死,要么拼死一搏的情况下,人们唯有选择造反。

    而解决的方法则是,要么杀掉富者,以其财富分给贫民!要么杀掉所有吃不起饭的贫民。

    最后帖子的主人表明,以上言论是某个人的意思,他想问问其他人对此有何看法。

    看到最后,顾仁云不禁一拍脑袋,这不就是他之前所说的理论嘛!而这个发帖者估计就是当时那个少年吧?

    贴子下方不出顾仁云意料的是一片驳斥之声,不过他们又说不出其他的道理来。大多人都是指责这种以杀来解决事情的方法实乃邪道。

    再不就是说发表这个言论的人肯定是疯子。

    当然最多的是毫无理由的咒骂。

    这也不奇怪,能进游戏室的多半是有钱人,他们就是有钱人这个阶级,这个理论把天下大乱的原因归结与富人身上,他们当然不乐意了。

    当然就算没有这一点,他们也会反对咒骂,因为他们受到的教育和道德观都告诉他们,这种不把人命当作一回事的行为是错误的——哪怕其实他们在暗地里,直接或者间接害死了不知道多少人……

    而这个流寇首领看完后,却是哈哈一笑道:“妙啊!一针见血的天下大乱的原因说了出来,可惜太过直接和血淋淋了,大多数都是接受不了的!”

    笑完后,他又看着游戏机道:“不过真正奇妙的是这个叫做游戏机的玩意,竟然可以和远隔千里之人讨论问题,并把问题记录下来以待后人评论。这种神奇的东西拿它当作娱乐用品……当真是暴殄天物,如果把他分到各地执政官手上,岂不是随时可以和各地执政官交流,立时掌握各地的情况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