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流寇攻川-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161章:流寇攻川

    顾仁云举起手指开始诉说自己的要求:“和谁合作我都没意见,我只有2个要求。”

    “一:保证数量,我每天具体要消耗多少铁矿石还不知道,不过可以暂定为每天1000斤,等第一天的消耗量出来后再决定具体的数量。”

    二:保持稳定,我可不希望,说好每天1000斤,却却时不时的给我少送一些。”

    顾仁云的这两个条件一说出来,其中一个人顿时脸色一暗,失望的离开了。

    “没问题!”剩下的两个人自信满满的说道。

    顾仁云正要继续说些什么……不料这时候前方隐约传来一阵惊慌的呼喊声,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似乎呼喊的那人在朝这边靠近……

    “不好拉,一股流寇攻破剑门关,打下程度府,巡抚梅彦龙战死,现在整个川蜀危矣!”一个衣衫破烂,上面还满是泥土和血迹的男人一边蹒跚的走来,一边大喊道。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不禁齐齐望向这个男人,他们心里只有三个字——“不可能!”

    川蜀天险可谓天下第一,比长江天险还要厉害,只要自己不生内乱,外敌怎么可能打进来?

    虽然这里有1000多人齐刷刷的盯着他,但是这个男人却丝毫不惧,他从程度府逃来,一路都在传播这个消息,早就习惯了人们这个反应。

    他摇摇晃晃的走到人群最密集的地方,随手拉着一个人的肩膀一边摇晃一边急切的问道:“这里的神呢?顾公子呢?边关被破,巡抚战死,我们再不寻求自救,那就只有任由别人鱼肉了啊!”

    被摇晃那人很快回过神来,但是他没有回答这个男人的问题,只是以可怜的眼神望着他……

    他是邻水村最开始的居民,所以他对那个神灵了解最深,他才不认为神会去帮忙解决人类自己的战争,所以面前这个男人的希望注定破灭……

    而自救问题对他来说也不重要,因为神虽然不会去参与人类自己的战争,但是对于冒犯他的人,那是绝对不会原谅的,所以身为邻水村的居民,他根本不需要担心流寇侵袭什么的。

    但是他不在乎,不等于其他人不在乎,毕竟他们老家可不在邻水村,如果真有流寇席卷全川,那他们的家产和家人怎么办?

    于是在反应过来后,所有人反应各异,有大呼小叫不愿意相信的,也有一声不吭转身回家通知家人的,还有惊慌失措不知道怎么办……

    当然也有理智的思考过后准备问清楚情况后再决定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流寇是怎么破关的?还有程度府身为一省首府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攻破的?流寇到底是什么时候攻破程度府的?流寇的下一步动向是什么?”

    可是你想问,别人不一定愿意回答啊!

    这个男人一路走来,经过了不知多少个城镇,在听到他说的消息,并反应过来后,很多人都想要打听清楚情况,但是他哪有这个时间磨蹭啊,要是回答每个人的问题,那他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到达这里……

    他恼怒的大喊道:“时间紧急,没功夫和你们在这里闲扯,快告诉我,神或者顾公子在哪里?”

    “闲扯?”问话的人恼怒了,其实能想到先问清楚再做决定的人,都是脑子比较好使,而且家业比较大的人。否则如果没有家业的拖累,他们完全可以躲在邻水村不出去,反正外面不论怎么天翻地覆,这里也肯定安全。而问清楚再做决定这个想法,本就代表了他们脑子比较好。

    “我告诉你,想要抵挡流寇,只能指望我们士绅出力!你竟然指望神去为你杀敌?你以为你是谁?至于顾仁云……哼哼!”

    “哼什么意思?也解释给我听听!”顾仁云正好来到附近,闻言他排开人群站到了他们的面前,冷笑着说道。

    那些人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他们尴尬的说道:“没什么,我们的意思是说,你一个人又怎么救得了全川。”

    顾仁云不置可否的冷哼了一声,然后转过头看向这个衣衫褴褛前来报信的男人,“咦,你好像有点面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顾公子!”看见顾仁云出现在面前,那人惊喜异常,“你忘了?我就是上次陪万师爷前来的那四个护卫之一啊!”

    “噢!”顾仁云恍然大悟,本来这种宋兵甲的角色他根本懒得去记的,只不过那四个护卫最后的表现还颇为忠义,他才特别留意了一下,因此才会觉得面熟。

    “是你啊,我记起来了,可是另外那三个兄弟呢?”

    男子面色一暗道:“死了……我们本是巡抚的护卫,上次因为万师爷远行才被特别调配去保护他的,平常我们一直是守卫巡抚大人的,而这次一伙流寇不知道怎么的在我们收到消息之前就拿下了剑门关,然后沿着金牛道直袭程度府……

    “当时城里没有防备,再加上城里有敌人派遣的间谍接应,最后敌人大军来到的时候,城门没有被关上,因此被流寇一举攻进城里。见事不可为,我们只能护着巡抚大人撤退,但是敌人非常狡猾,他们攻进城里后先封锁了四门,想要隐瞒程度府被攻下的消息,再继续攻其他地方个措手不及。”

    “我们集合了剩下的所有兵力,抱着不成功就成仁的心态猛攻南门,最后兄弟们死得七七八八,就连巡抚大人在我们保护下也被一只暗箭射死后,终于杀了出来,可是敌人衔尾追杀,最后剩下的人决定分散逃跑,跑不跑得出去就看个人造化了。

    “在分开之前,大家约好,不管谁跑出去,都一定要把流寇攻下程度府的消息传出去,以便让各个城市有所准备,千万别再像程度府一样被人那么轻易的偷下来了……这也是巡抚大人最后的嘱咐!”

    听完他的叙述,周围的人才大概清楚是怎么回事,可是仍然有太多的问题未解,首先就是剑门关号称天下第一险关,到底是怎么被突破的?一时之间人们陷入了沉默……

    顾仁云沉吟了一下问道:“那你知道那只流寇队伍的底细吗?从你描述的来看,这只流寇队伍很不简单,派出内应就不说了,流寇常用的手段。但是面对一个富得流油的城市,一般流寇队伍在冲进城里的一瞬间就会失去控制的只会到处杀人抢劫放火吧,这支队伍的领头人能让先进去的人甘心去守城门,这纪律性可不一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