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职场上的阴谋-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135章:职场上的阴谋

    后台的幕帘被掀开,进来的竟然是珍宝阁主事。

    拍卖师顿时觉得有点不妙——在这重要时刻,主事不去关注拍卖会进行得怎么,而来到我这里……难不成他看出我刚才的失态了?

    不论心里如何想,表面上却一脸坦然已经成为他的本能——特别是在人前。

    拍卖师微笑着和主事打了个招呼:“主事,你不去前面看着一点吗?现在可是由物主亲自介绍,要是他不熟悉程序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

    主事看着拍卖师不以为然的说道:“能有什么问题,不外呼介绍物品后拍卖掉而已,他身为物主自然对自己的东西了解得很,拍卖所得钱财也是他9我们1,他自然会用心。最关键的是……就算他有问题,那我又能怎么办?找人替换他吗?”

    说到后面,主事的语气讽刺的意味越发浓烈,而且看拍卖师的眼光也带着不满。

    难道他真的看出我刚才的失误来了?拍卖师越发的忐忑不安,他顺着对方的话反问道:“怎么不能替换他?”

    “谁去替换?让你去替换吗?他就是去替换你的啊!你刚刚在搞什么?客人明显表示出了对拍卖物的质疑,你居然置之不理!你这是想搞砸这场拍卖会吗?傍边的说明书早已提到这次的拍卖物需要展示,但是你竟然不遵照上面的指示行动!”

    听拍卖师问起这个问题,主事就仿佛被点燃的炸药桶一般暴怒了起来,他不但手指对着拍卖师指指点点,嘴里口水更是喷得四处溅射,让略有洁癖的拍卖师恶心不已,如若不是这次确实是他捅了篓子而理亏,他早就和对方吵起来了……但是现在唯有忍耐。

    再激动的情绪也有冷却的时候,过了好一会,主事才冷静的问道:“直说了吧,你是不是根本就没看那个说明书?”

    拍卖师刚想张口反驳,却又颓然的闭上了嘴。

    狡辩不过去的!自己先前的错误太明显了,如果不是没有看说明书,难道是自己犯了一个学徒都不会范的错误吗?而且还是在台下主事提醒,客户也开始闹起来的情况?

    这无论如何也讲不通的……

    虽然拍卖师没有承认,但是一看对方这神态,主事就知道对方的答案了,他无奈的说道:“你呀你呀,我早就听说你越来越骄傲,自认世界上的奇珍珍宝你都认识个八.九分,每次人家送来的拍卖品你都是先自己鉴定一下,然后才看人家的说明,有时候客人的说明还没你的鉴定准确,你也因此而自豪不已。”

    说到这里,主事有点气急败坏起来:“但是这次时间这么紧张,也就刚够你阅读说明而已,你居然也选择不去看说明书,而是自己去鉴定……”

    拍卖师小声说了一句:“我以为自己鉴定和看说明书一样!”

    主事无语的望着拍卖师半天,然后冷笑道:“结果呢?”

    这次轮到拍卖师无语,他也没想到竟然会出现这么一个搞不懂没见过的玩意,哪怕他刚才看了一些说明书,也还是不明白,就那个腕表是怎么实现计时,万里传音等功能的。

    “所以说啊,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们必须要保持谦卑的心态,你永远也不知道世界上忽然钻出来什么神奇的东西,你那种自认对所有奇珍异宝都认识的心态是……”主事喋喋不休的把拍卖师教育了一顿,最后下达了对他的处罚:“这次就算了,罚你3个月俸禄,记住以后不要太骄傲自大了!”

    拍卖师无话可说,甘心受罚,反正他做为首席拍卖师每月俸禄都是1000两,家里余财无数,更何况他还有兼职鉴定师,罚俸3个月不值一提。

    “那这事就这么了了?如果没事的话,我想到会场看看这次拍卖的物品。”接受惩罚后拍卖师对主事说道。

    其实他对拍卖品的好奇固然是一个原因,更多的却是因为他现在面对主事有种畏惧、或者说不安的感觉,就好比面对一个掌握了自己弱点的人,哪怕人家没有恶意,但是自己也会感到不自在。

    “好去吧!”主事挥了挥手,毫不在意的回答道。

    等拍卖师的身影消失后,主事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种阴谋得逞的笑容。

    实际上这位拍卖师无论作为对奇珍异宝的辨识能力,还是在拍卖场上的气氛烘托能力都是顶尖的,甚至可能是天下第一也说不定。

    大多数站在某个领域顶端的人都有傲气,这位也不例外。

    他身为珍宝阁主事明明是对方的上级,但是他却从没有在对方的眼里看到过敬意,这自然引起了他的不满,但是他也没办法。

    对方的能力目前来说是无可取代的,就算他是主事,也没有权利无缘无故的解雇这么一个专家……或者说,他们两个人之间真要出了矛盾,东家到底挺谁还很难说。毕竟他这种管事虽然重要,但是离无可取代还有很长的距离,而对方的能力,却真正的是无可取代的!

    于是他一直在暗自想办法合理的打压一下对方的气焰,而李元彬要求拍卖的物品就是就是一个最好的契机。

    其实李家送来的腕表虽然毫无疑问的是奇珍异宝,但是所谓物以稀为贵,他们一次拍卖1000只腕表,这自然会大幅度的降低腕表的价值,而一整个拍卖会都是拍卖这个腕表,那也有点无趣。也就是说,这次李家申请的这个拍卖会实际上是处于开也有理,不开也有理的那种。

    但是他毫不犹豫的批准了这次拍卖会,就是看准了这次拍卖会是一个能非常自然的引诱拍卖师掉进陷阱的机会。

    由于拍卖品的单一,如果提早让客人知道拍卖品有很多,这自然会降低客户争取的烈度,所以保密成了理所当然的事。也因此他才有借口保密,只在最后一点时间给拍卖师看拍卖品。

    而拍卖师通常会骄傲的先自己鉴定,后看说明书的这个习惯,自然不是秘密,只不过在出事以前,就算他指责对方这个习惯也没用,没人会当一回事!说不定别人还会佩服他的自信和知识的渊博。

    而最后,也最重要的关节就是……确认拍卖品的来历和作用不会被拍卖师认出来。

    这一点在看到李元彬演示腕表功能的一瞬间他就确认了。

    而事实就如他计划的那样,就算在时间不够之下,对方仍然选择了自己鉴定,也如他所料,对方并没有认出这腕表的来历,更如他所料,对方在拍卖会上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丑。

    而李元彬上去接替也在他的计划之内,在一开始他就和李元彬说过,如果出现意外,可能会需要他去接替拍卖师。

    而最后就是收获时间,他在后台义正言辞的教训了拍卖师一顿后,他明显发现对方对他的敬畏感增加了很多,至于到底是敬多,还是畏多?这有关系吗?

    反正以后,他再也在自己面前傲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