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魁召全灭-神级游戏在古代-
神级游戏在古代

第101章:魁召全灭

    邻水村后门。

    凡月站在草坪面前望着远处的宫殿,对跟在身后的江天说道:“好了,你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可以走了。”

    “那怎么好意思呢,说好雇佣一天的……”江天客气了一句。

    凡月当即不耐烦的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

    “那就谢谢道长了!”

    江天当即借坡下驴,毫不犹豫的转身走。他感觉越来越不妙了,对方想要甩开他单独行动的意味呼之欲出,就此离开不但是对方的要求,也是他的意愿!

    凡月表面上静静的站在原地眺望着远处的宫殿,实际上他的灵识却监控着四周,确定着周围有没有人注意到他……

    在灵识看到江天转过街角,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的那一刻,凡月就迫不及待地向草坪迈出了步子……

    一只脚刚一踏入草坪,就看见两道雷电就砸在了符纸上,在光芒中魁召那半人半鬼的样子浮现。

    一只魁召说道:“嘘为云.雨,嘻为雷霆。通天彻地,出幽入明,千变万化,何者非我!”

    另外一只则言:“吾乃魁召,奉主人之命镇守此地,凡擅自闯入者,令其立毙当场!

    “咦!这符竟然还真召唤出了东西?这是怎么召唤出来的,难道是用天雷接引?可是好像不对啊,刚才那个天雷感觉不对,还有这个魁召的东西……好像没有气息啊!”

    凡月不但没有作出防备,反而犹有余暇的研究着这傀儡,他可是元婴修为的修炼者,如何会把这两个毫无灵气波动的傀儡放在眼里。

    “混元风!”魁召手向凡月一指,一股龙卷风凭空出现……

    凡月感到脚下一股升力传来,整个人刹时不由自主的飞到了天上……

    当然这是因为他没有感到威胁,没有抵抗的结果。

    而事实正如他所感到的一样,这风就只是把他送上天罢了,根本没有任何伤害。

    要知道如果真是修炼者使用的风,哪怕是最低等级的风咒,那也好比刮骨钢刀一般,可谓碰到即伤,哪会出现只是把人送上天,却好无损的。

    或者说一个修士要控制风形成这样不伤人的效果反而要困难一些,这需要高超的控制力,一般哪有人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

    很快送他上天的风力消失,身体开始急速坠.落……

    凡月不慌不忙的捏了个法决——“轻身术!”

    霎那间他的身体就仿佛变得和棉花一般,在空中缓缓飘落。

    在空手飘了良久,刚一落地,在下面等着的魁召又是一指:“混元风!”

    这次凡月可没有心情再体验一次了,他一挥手,霎那间已经出现在他身边的龙卷风瞬间消失,然后笑了笑:“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御风之术——风来!”

    一阵微风吹过……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如果有人在傍边观看的话,恐怕这会儿就该有人跳出来嘲笑对方装逼不成反成傻b了……

    凡月信心满满的看着对面两只魁召。

    魁召可不会管这么多,见上一个法术失效,又举起了手……忽然他身形闪烁了几下,忽然一下消失,露出了飘在空出的符纸。

    而此时符纸却不怎么好,它的一个角落正在化为飞灰……就仿佛那种经历数百年早已飞灰化的书籍一样。

    又是一阵秋风吹来,吹得凡月的道袍高高扬起,本来在空中慢慢崩溃的符纸在这阵秋风之中,彻底成了灰烬,随风飘到远处……

    “这才是风嘛,在不知不觉之间毁金销骨,那个什么混元风简直莫名其妙,看起来阵势大,却完全没有威力可言,就像小孩子的玩意一样!”

    凡月得意的笑了笑,到邻水村以来,对方所造之物处处压自己门派一头,现在终于在这里找到了些许自信。

    “接下来,就是探索宫殿了!”凡月望了望远处的宫殿。想到要进入那里,他忽然觉得那里仿佛不是一个建筑,而是一头远古巨兽正张大着嘴巴,等待自己自投罗网……心里止不住的感到恐慌,双腿仿佛灌了铅一般,根本抬不起脚步……

    “这不会是书上说的心血来潮吧!”凡月猛然一惊,这也不怪他现在才意识到,实在是天守阁消灭其他修炼门派后,再也没有敌人和危险,心血来潮这东西早就成了传说!

    “不行,我要先把消息传回去才行!”凡月拿出传信符,把自己在这里的所见所闻输入了进去,随后灵力一点,符纸化成半透明的白鸽朝天上飞去……

    传信后,凡月仿佛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心里轻松了许多,可是一想到要进入宫殿,心里还是一阵接一阵的示警……

    “算了,我先去顾仁云那里看看好了,他也是很重要的人物!”

    ……

    顾仁云正坐在沙发上用智脑观看莎星人的影视作品,不得不说,莎星人的影视作品实在很变.态,与其说是影视作品,但不如说是一部又一部的征服史——而且通常还是单人匹马征服一个星球,或者一个种族的历史。

    先前他以为自己能分辨出真实还是虚构,现在他却觉得茫然了。从体裁上面来说,顾仁云觉得应该是假的,毕竟就算所谓依照原型拍摄,那也是加工过的。

    但是从内容上面看,这却很有可能是真的,顾仁云甚至想到一个问题——以莎星人的技术,他们要想拍一个星球的征服史,是征服一个星球的同时拍摄更好,还是动员全星球的人帮他们拍摄更好?

    顾仁云心里自然是有答案的,但是这个答案让他觉得有点难受……

    门忽然“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顾仁云一下从智脑的放映的故事中惊醒,他下意识的就觉得不满:“这是谁啊,这么没礼貌,都不知道敲门的!”

    转头一看,却是一个中年道士,他本想斥责的话语一下被他吞回了肚子——胡子鱼死之前放的信鸽,他可还一直记在心上呢!

    “顾居士,在下是胡子鱼曾经的师父!”凡月一边打量着屋里的摆设,一边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倒不是他不想隐藏自己的身份了,而是他实在想不到,如何在保密的情况下套得那神灵的秘密,既然这样,干脆摆明身份硬问,他要是合作倒也罢了,如果不合作……自己可是在外面布下了隔音阵,就算他在这里面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的!

    顾仁云一听对方的介绍,立时心里咯噔一下,这是来者不善啊!

    顾仁云赶紧用智脑紧急呼叫星云王子:“殿下,上次那个修士的师父来了,正在我家里,快来救命啊!”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