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仇恨升级-网游之超级杀神-
网游之超级杀神

第85章 仇恨升级

    这时,西门译才从疼痛中缓了过来,捂着疼痛的胸口,将目光看向挡在枪口的西门玥,再看向唐辰背上晕倒的东方语琴。

    “放下!”西门译咬着牙说道。

    不知是西门译因为疼痛,还是因为仇恨才咬牙。

    挡在唐辰身前的几个保镖,听到西门译的话后,自动分成两排,给唐辰让出一条道路。

    唐辰回头颇有深意的看了眼西门译,没想到西门译竟然这么能忍。

    身为贵族的子弟,他们的所有举动都代表着整个家族的颜面。

    因此像西门译这样的少爷,应该就是天生惯气,在感觉上要高人一等,看不起别人,容不得受一点委屈。

    尤其像唐辰刚在这样,直接闯过西门译的阻拦,而西门译选择姑息的话,西门家族对外的影响力就会降低。

    因为别人就会想,你们西门家族连一个保镖都治不了,凭什么让我服从于你,听你的指挥呢!

    所以,于公于私,西门译都不应该放唐辰走,毕竟唐辰顶撞了西门译,让他的颜面大损。

    但,实际上的情况却不像唐辰想的那般发展,西门译并没有过度的深究唐辰,而是选择放唐辰离开。

    这样反常的行动,让唐辰不由得警惕起来。

    唐辰十来年,跟不少的富豪贵族的少爷打过交道,在他们身上唐辰发现了共同点,无一不是傲气十足!

    有的人,他把傲气放在表面!有的人,他把傲气内藏在骨子里!

    要说西门译没有傲气是不可能的!

    毕竟西门译是娇生惯养的少爷,从来没有受过一丁点气的,突然有人挑战了他的权威,没有怒火是不可能的!

    很显然,西门译属于那种藏在骨子里的阴险,虽然外表带着若隐若现的笑容,实则内心狠辣不已!

    唐辰知道,他两次挑战了西门译的权威。

    第一次是替东方语琴拒绝了西门译的跳舞邀请!

    第二次是直面顶撞!

    因此,无论哪种情况,唐辰与西门译的梁子算是结下了,想要和平相处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

    唐辰心中非常清楚,像西门译这种类型的人,会在不经意间捅你一刀,让你猝不及防,阴险至极。

    所以,唐辰带有深意的看向西门译,同时也发出挑衅的眼神。

    他,唐辰!曾经代表金楼的顶尖实力!在业界被誉为“鬼手”之名!

    同时他也有自身的傲骨,在知道别人想要暗算自己的情况下,绝不会以笑面对!

    别人怕西门译,或者说畏惧西门家族的势力。

    但他唐辰可不怕,反正他单身一人,无牵无挂,天高地远,任他漂!

    望了一眼后,唐辰便收回目光,不在意周围的目光,大步大步的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西门译看向唐辰的目光闪过一道狠劲,毕竟现在还是在公众场合,有几百双眼睛看着,他自身的素养还是要注意的。

    他可没有被怨恨冲昏头脑,失去理智!

    该有的冷静还是要有的,这也是他称为家族里面重点培养对象之一的原因,做事稳重,不会被个人情感左右大局。

    对付唐辰,他需要从长计议,要做得人不知鬼不觉的。

    西门译放开捂着胸口的手,嘴上重新焕发出阳光般的微笑。

    不过,这微笑与先前有了一丝不同,掺杂了许些狡诈在里边。

    西门译最后深看了眼唐辰的背影,嘴上喃喃道:“唐辰啊唐辰!”

    随后西门译很快平复自身的感情,面带笑容朝周围的人群,喊道:“没事,一点误会,大家该聊的聊,该玩的玩,祝大家今晚玩得尽兴!”

    西门译说完后,只身一人朝大厅的深处走去,进入一个房间,没有人知道他要去干什么!

    “轰——”

    在西门译消失在大厅后,现场的群众顿时爆发出一阵喧闹的嘈杂声。

    “刚才的那人是谁?这么牛逼,敢和西门译顶撞!”

    “你先前是没看到,那男的一顶就将西门译撞倒在地,我看西门家的公子,身子被掏空了,夜夜劳累,身子虚了,不然怎么会被轻易撞倒!”

    “西门译就这样放他走了,真怂!”

    “先前以为西门家族有多厉害,现在看来都是以讹传讹,一个西门家的少爷连一个名不经传的人都治不了!”

    “那男的背上那女人真正点!”

    “别说,除了那女人,西门家的那个小公主也丝毫不逊色,也挺不错的,就是年纪小了点,没发育成熟!”

    ……

    一群人聊得话题全然就是刚才发生的事情,口舌不止。

    西门译刚才的表现令在场的大部分大失所望,西门家族的强势都没有。

    “砰!”

    在一个房间内,西门译狠狠地敲打在桌面上,而他面前显示的画面却是大厅内的所有监视画面。

    大厅里面的一字一句,全都通过监听设备传进西门译的耳内。

    “唐辰!”

    “你,必死无疑!”

    西门译在房间内盯着眼前的视频,咬牙切齿地说道,现在对唐辰的仇恨可算是无限扩大了。

    “来人!”西门译在房间内大喊一声。

    顿时,有一个穿有黑色西装的人来到西门译的面前。

    “少爷!”刚进来的男人低头站在西门译的面前。

    “把这几个人给我解决了,动作要利索,手法要干净!”西门译指着显示器上的几人。

    西门译所指的人,正是刚才议论西门译、说他坏话的人。

    “是!”

    那男人将眼睛抬了起来,将西门译刚才所指的人的模样记在脑中,然后干脆的离开了房间。

    “我西门译做事,还容不得你们来议论!”

    “你们还不够资格!”

    西门译盯着监视器上的那几人,他们现在笑的正欢快,殊不知死亡正朝着他们逼近。

    在这个空无一人的房间内,西门译露出残忍的笑容,在这个空间里,他可以完全释放出他真实的内心。

    “唐辰,你给我等着!”

    “决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哈哈!!!”

    西门译的笑容在这狭小的房间内回荡,他似乎看见了唐辰求饶的画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