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不要哭了!-网游之超级杀神-
网游之超级杀神

第82章 不要哭了!

    西门译出门后,终于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脸上标志性的微笑消失了,变得异常阴沉,一拳打在附近的墙上,发泄自身的愤怒。

    刚才的机会千载难逢,眼看东方语琴就要答应下来了,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保镖给搅黄了。

    只差那么一丝丝,就那么一丁点,东方语琴就会成为她的女人,而他在家族的地位就会扶摇直上,甚至成为家族的掌门人。

    东方语琴的能力对他的帮助可不是一星半点,毕竟被传奇老者誉为智绝的女人,岂会是那么的简单。

    “唐辰!!”

    西门译咬牙切齿地说道,对唐辰的怨恨可是非常的大。

    不过,很快西门译平复好自身的情感,标志性的微笑又重新挂在脸上,似乎刚才阴沉发黑的脸色从未存在过。

    身为西门家能力最为出众的几人,西门译对自身情感的掌控还是很到位的。

    虽然有些地方表现的不成熟,但只是缺乏经验罢了。

    ……

    东方语琴坐在柔软的靠椅上,微微闭着眼,将身体全然放松,仿佛真在养神休息。

    西门玥则是坐在东方语琴的左侧,将两只白净的小脚丫摆放在座椅上,双手环抱着双腿,下巴抵在手臂上,许些微微弯曲的发丝挡在脑门,看不清她具体的表情。

    唐辰一手抹掉额前的细汗,仔细回味刚才事件的经过,发现自己太过于鲁莽,根本没有去思考利弊,完全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刚才西门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能够清晰感觉到西门译眼中闪烁着怨毒的光芒。

    唐辰很清楚,西门译对他产生了恨意,很有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

    别看西门译斯斯文文,文质彬彬的,心肠歹毒得很,从不会手软。

    毕竟是生活在人心不古的豪门世家,里面的勾心斗角、明争暗斗数不胜数,性格不狠、不毒,又怎能从百来人的子弟中脱颖而出。

    10秒,20秒,1分钟……

    整个房间里面的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

    “为什么要阻止我?”忽然,东方语琴开口问道,语气平淡,声音里含有丝丝的颤抖。

    刚才东方玉琴的动作以及神情,很明显就要答应西门译的邀请。

    然后在这场晚宴之后,她东方语琴的身上将会被打上西门译的标签。

    东方语琴很清楚自身的价值,她的能力让任何人都忌惮,包括她的父亲东方博!

    她拥有精妙的布局能力、擅长阴谋阳谋、可以揣测人心!

    她随便的一个想法或者建议,可以让个人或者家族受益无穷!

    得智绝者,得天下!

    这是那个传奇老者对东方语琴的评价。

    也正因为这句话,众人也开始体会到东方语琴的恐怖之处,接踵而至的就是各大世家的联合压力。

    禁止东方语琴参与东方家族的一切事务会议!

    而迫于各大世家给予的压力,东方家族妥协,东方语琴从此淡出众人的视野。

    谁又记得,八年前,年仅十几岁的东方语琴,掀起一股世族的死亡风暴!

    “我这是为你好。”唐辰不知道该怎么说,别了很久才憋出一句毫无意义的话。

    “为我好?”东方语琴睁开眼睛,自嘲的苦涩笑容在脸上绽开。

    这是多么熟悉的话,当年他父亲东方博就是用这种口气对她说的。

    此时此刻,东方语琴再次听到同样的话,深藏的记忆如洪水般汹涌冲进脑海,一如既往地平淡终于保持不住了。

    “为我好!你们一个个都这么说!堂而皇之的告诉我这是为我好!!”

    “你有了解过我吗!你知道我心底在想什么吗!”

    “不,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只因为你心中不想看到我和别的男人站在一起!你只是因为你心底的自私!男人所谓的占有欲!”

    “你就和他们那些人一样,嘴上一个个说为了我好,其实你们都是为了你们自己!”

    “他们害怕我,怕我将他们领向毁灭!怕我将你们延续几千年的家族带进死亡的深渊!”

    “所以你们将我锁禁起来,将我的一举一动看管起来,限制我的自由、限制我的能力、限制我的人生!!”

    “我所有的一切都没了,最爱的母亲没了,自以为傲的才能无处施展,甚至连一个称为家的地方都没有!”

    “天天只能龟缩在一个小小的木屋内,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了……”

    “整个人只剩下一具空壳,没了灵魂,只能游荡在这个世界上,麻木的过着每一天。”

    “不,你们不懂,不懂我的心,我的苦……”

    东方语琴的感情在一瞬间宣泄出来,咆哮着,嘶吼着,哭泣着。

    到最后,声如细丝,两行清泪留下,梨花带雨的模样很让人心疼。

    八年来,东方语琴第一次将心中压抑了八年的怨恨宣泄出来。

    人人只看到她光鲜华丽的外表,而不知她的内心隐藏有多少苦不堪言的苦痛。

    当初14岁弱小的心灵,独自一人承受来自家族内部的歧视与埋怨。

    只有每当半夜一人的时候,东方语琴才会展现出真实的内心,要是实在感到委屈,只会默默地流泪,绝不会哭出声音,然后擦干泪痕,继续假装坚强。

    “语……语琴姐姐~”西门玥抬起闷着的小脑袋,弱弱的喊道。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东方语琴这样,原来她一直喜欢的语琴姐姐,也会像她一样哭泣。

    西门玥在叫唤一句之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想起之前一直照顾她的语琴姐姐在最需要安慰的时刻,她什么也做不了,说不了。

    顿时,西门玥的双眼也逐渐发红起来。

    西门玥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手扯着东方语琴的衣袖,不停地说道:“语琴姐姐,不要哭了,不要哭了……”

    西门玥一句一句不停地重复着,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最后,西门玥的脸上也显现出了泪痕,但咬着牙不哭出声。

    同时心底在不停地告诫自己:“我不能哭,我是来安慰语琴姐姐的,我不能哭,不能哭!”

    但,眼泪却不听劝的,疯狂地从眼眶内汹涌而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