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父与子 1-网游之超级杀神-
网游之超级杀神

第546章 父与子 1

    王勇抚摸着木剑沉默许久。

    良久后,王勇才又开口,但他的声音听起来嘶哑了许多,只是王勇微微低头,唐辰看不清楚他的实际表情。

    “我父亲,他人呢?”说道父亲二字的时候,王勇的声音有明显的停顿,还没从悲伤的情绪中缓和过来。

    “在葬魔岭外的那条河流旁的密道里。”

    “他……来这了?”王勇很吃惊,又有担心和害怕。

    鱼人沼泽的魔化生物可比寻常的野怪还要厉害,凭父亲那老弱的身体竟然能走到这里。

    他担心父亲来到鱼人沼泽会有危险,害怕的是父亲会看到他现在这副模样。

    似人非人。

    似鬼非鬼。

    尽管王勇现在的样貌正在一点点恢复成普通人的形态,但他却变得不论不论,半人半鬼。

    王勇不想让老王看到他此时的模样。

    再说,王勇被木剑刺穿身体后,受到了致命的伤害,已经无药可救,死亡只是迟早的事情。现在能说话、看不起来跟正常状态无异,完全是因为回光返照的缘故。

    他不想让父亲看到他死去的场景,不然以父亲年老的精神和残弱的身体肯定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

    他不想在死之前还看到父亲悲伤的脸庞。

    他更愿意带着记忆中父亲笑容绽放的画面离去。

    “勇儿,村长说你通过了主城守备军的测试,不久后你就是国家军队的军人了!”

    “嗯,父亲。我的目标是超越父亲你,我下次回来的时候一定会带着1枚跟你一模一样的金牌回来。不对,我要带2枚、3枚,甚至更多。”

    “好好好!!”

    那次父亲发自肺腑的笑容,欣慰的眼神中带着自豪。

    他永远记得。

    他更愿意让父亲永远只记得那个笑容灿烂的天真的自己。

    现在的他,就连自己都感到厌恶。

    最终,到了最后,他竟然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天意难料!

    “咳咳咳!”

    沉浸在回忆中的王勇,使得内心突然悲戚起来,情绪影响到了身体。

    这次咳嗽,王勇咳出了比之前份量大上许多的鲜血。

    咳嗽出来的血Y顺着脖颈连绵不绝地往下流,都能化成一条河水了。

    又咳嗽了几下,王勇感觉身体顺畅了,但觉得身体变轻了许多,甚至轻到自己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

    经历过一次死亡的他明白,这是临死前的征兆。

    说明他接下来的时间不多了。

    尽管他内心还有很多关于父亲的问题想问唐辰,但在此之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王勇吃力抬头,望着唐辰说道:“你既然能从我父亲那边拿到这把剑,那你一定是可以值得相信的正直人类,父亲看人的眼光是绝对不会差的。”

    “接下来我要跟你说说有关魔族的事情,并且你要把我说的这些东西原封不动的禀告给李将军。”王勇说道这里,脸色变得极为严肃。

    “好。”唐辰应道。

    “事情要从1年前说起。1年前我刚来到主城军营,但因为我是军营中唯一从村庄里来的,其余的士兵都来自主城。他们认为主城人可要比乡村人高贵多了,所以都瞧不起我,认为跟我说话或是在一起训练是种低贱的行为。于是因为这样,我便处处受到军营内其他士兵的排挤,什么事情都是一个人做,甚至还会受到一些士兵的殴打。”

    王勇用很平稳的语气说完这段话,神色和语气没有任何波动,没有生气,没有委屈。

    换做是在以前,王勇会很生气、很想报复那些人。

    但现在王勇却完全不在乎了,因为自从他变成魔物后,虐杀了许多村庄和人类,造了重大的罪孽,他完全没有资格去责怪别人了。

    “后来,我在军营内遇到了老李。因为老李在魔族大战中失去了一只腿,成为了残疾老兵,也时常被那些新兵嘲笑。但我看老李腿脚不方便,我就时不时的帮他做些事情,一去二来,老李就成了我在军营中唯一能说话的人。”

    “而在半年前,我从老李的军帐出来,准备回去。途经严校尉的军帐,那时已经很晚了,其余军帐都熄灯了,只有严校尉军帐内还是灯火通明,于是抱着好奇的心态凑近到严校尉军帐前想看严校尉在做什么。”

    “不过很可惜,我当时只听到严校尉的嘀嘀咕咕念叨着某种咒语,不过声音很尖细,有点Y冷,让人毛骨悚然的。随后就被严校尉发现帐外有人,那时我怕被严校尉发现,于是就很快往自己的军帐跑。”

    王勇停顿下来,就是这次让好奇,改变了他整个人生,让他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现在想来,他对严校尉只有无边的憎恨。

    可怒火一攻心,让他的伤势更加严重,只能慢慢平复内心的情绪。

    “但第2天,严校尉就来找我,说有个任务需要我随行。顿时我就知道,昨晚的事情被严校尉知道了。但我没想到的是,严校尉带着我进入了鱼人沼泽,来到了这里,然后把我杀了。后来我才知道,那天晚上严校尉嘀咕的是魔族咒语,严校尉害怕我向外泄漏这件事,便把我带到鱼人沼泽杀了。”

    “但严校尉杀了我后,他想用我的尸体磨炼他的邪能术,然后我就变成了万人憎恨的魔物。严校尉在复活我尸骨的时候,意外发现我拥有邪能躯体,是邪能最好不过的载体,也能通过邪能载体精粹出更纯粹的邪能。”

    “而我在变成魔物后,意识一直被囚禁在身体的最深处。身体却如同丧尸,失去了自我,失去了判断是非的能力,只能对严校尉唯命是从,反抗不得。接着严校尉在我的邪能身躯的精炼下,自身的邪能越来越强,逐渐不满足于自身仅有的邪能。”

    “后来,严校尉要我屠杀了好几个村庄,杀了上万的普通人类,收集到足够多的精血后,开始创造更多的邪能,增强他的力量。上万人的精血产生出来的邪能超出了预期,严校尉吸收不了那么多的邪能。于是多余的邪能渐渐扩散到渔人沼泽,大量的鱼人野怪受到邪能的影响,魔化鱼人也就此出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