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换纱布-网游之超级杀神-
网游之超级杀神

第382章 换纱布

    ?啪啪啪——

    唐辰无视西门玥,一心扑在饭菜上。

    很快,东方语琴带回来的那些饭菜全被消灭了。

    吃完后,唐辰感觉精神了许多,蹒跚着走到客厅的沙处,在西门玥的对面坐了下来。

    躺在沙上的西门玥感觉到周边有人,于是强大起精神睁开眼睛,现唐辰在她的对面坐着。

    顿时间,西门玥就来起精神,一下子从沙上跳了起来,来到唐辰的边上坐下。

    “唐辰!”西门玥的声音很清亮,“听说你受伤了?!”

    唐辰瞥了眼旁侧的西门玥,不想回答。

    因为他从西门玥的声音里听出了幸灾乐祸的味道。

    尤其是刚刚西门玥那双明亮的眼眸里有狡黠的精光闪过,估计这小丫头又想耍什么花招。

    对于西门玥这样的人,年纪小,心思也不坏,就是想要捉弄别人。

    所以,唐辰就会选择性的无视掉西门玥那捉弄的态度,当作没听见,不能纠缠。

    西门玥见唐辰没有回话,可爱的嘟嘟嘴巴,也沉默起来。

    但是她那双戏谑的眼睛不停地在转动,说明她并不想这么放弃。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的唐辰好捉弄些。

    唐辰在平常的时候,总是一副面瘫的表情,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波动,一张死板脸。

    而她想看看唐辰面瘫外的其他表情。

    这也就是西门玥为什么总想捉弄唐辰的原因。

    这样的想法,就是典型的小孩子思维,做某件事没有任何的逻辑可言,只要心里能开心就好。

    “你的伤在哪里?严不严重呢?”

    突然,西门玥的语气变得温柔起来,微微低着头。

    唐辰眼中很是惊讶,没想到西门玥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

    用余光去看西门玥,现她低着头,看到不到她的眼神。

    他对西门玥的了解不是很多,所以也不确定西门玥这是不是真的在关心他的伤口情况。

    不过据唐辰目前了解到的信息来看,西门玥属于那种古灵精怪、爱捉弄别人的性格。

    从理智上来判定,西门玥这声问候十有**就是在诱导他出声,然后她就可以进行接下来的事情。

    所以这一次,唐辰还是保持不出声,装沉默。

    虽然唐辰选择忽略西门玥说的话,但他的余光还是放在西门玥的身上。

    只见西门玥的头压得更低,身体微微颤动着,似乎在为唐辰的不搭理而感到伤心。

    1分钟。

    两人1分钟没有说话。

    但这期间,西门玥仍在低着头,身体不停地颤动着。

    唐辰这时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难道这丫头真的在关心我?”

    尽管这般,但唐辰还是不想搭理西门玥。

    他本来就不不是那种关心人的性格。

    所以唐辰也就仍由西门玥在旁边难过。

    咚、咚、咚……

    这个时候,楼梯处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

    唐辰听着脚步就知道,这是东方语琴的脚步。

    想到东方语琴,唐辰死板的脸上多了一抹难见的温柔。

    可以说,他现在留在东方家族,一个是为了暂时躲避金楼的耳目,另一个则是因为东方语琴。

    对于东方语琴,唐辰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心底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感觉只要她在身边,心情就会变得极为舒畅,如同涓涓细流在心间流淌。

    想到东方语琴,唐辰瞥了瞥旁边还低着头沉默的西门玥,内心犹豫起来了。

    从东方语琴对待西门玥的态度来看,对西门玥是极为宠溺的。

    要不要看在东方语琴的面子上,搭理西门玥呢?

    唐辰在犹豫这个。

    “伤口在这里。”

    最后,唐辰还是告诉了西门玥,用嘴巴示意伤口的位置。

    听到声音后,西门玥顺着唐辰示意的方向看去,找到了伤口所在的位置。

    但由于绑着伤口的白纱被深黑的衣服遮挡住了,西门玥也就没有注意到唐辰伤口处的衣服上有血迹渗出。

    顿时,西门玥抬头,只见她的神情有种胜利者的喜悦,完全没有唐辰预想中的低落和难过。

    “上当了!”

    这是唐辰的第一反应。

    随后,唐辰就感觉伤口似乎被人狠狠地戳了一下,瞬间冷汗直流。

    “嗯哼!”

    唐辰嘴巴紧闭,出闷声,脸上多了几条皱纹。

    “玥儿!你在做什么?!”

    就在西门玥刚刚戳下伤口后,东方语琴就看到这一幕,惊喊道。

    东方语琴的手上拿着药箱。

    本来在窗口的时候,她就现唐辰的白纱染上了鲜血,想着上楼拿药箱下来,帮唐辰重新换纱布。

    可是她刚从楼上下来时,就现了眼前的这幕。

    “我……”

    西门玥听到东方语琴突然间的大喊声,顿时吓住了,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她虽然很爱恶作剧,但从未对东方语琴淘气过。

    因为她害怕。

    东方语琴高贵而又优雅的气质怔住她了。

    而现在,西门玥能明显得从东方语琴的语调上感觉得到,语琴姐姐在生气。

    在这一紧张之下,西门玥突然间讲不出任何狡辩的词语,只能低着头,不说话。

    唐辰而因为伤口刚才被猛地一戳,神经没有缓和过来,暂时说不出话。

    东方语琴疾步来到唐辰的边上,将唐辰的外套脱了下来。

    “嚯!”

    西门玥眼睛睁得老大,眼中透露出不可思议,相当震惊。

    “这……”

    西门玥的嘴巴颤抖着,说不出话。

    因为害怕。

    只见唐辰胸口、背部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刀疤枪痕,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地方是完好的,整个身躯显得尤为狰狞。

    而在腰部靠后的位置正绑了一条白纱,白纱已经被血染红了一大半。

    “别动!”

    东方语琴朝唐辰喊道。

    说完这句,她便熟练的将绑在唐辰腰上的白纱取下来。

    突然,东方语琴的动作停了。

    白纱虽然解开了,但白纱上粘着鲜血的那部分已经凝固了。

    不用力的话,根本取不下来。

    “忍着点!”

    东方语琴的语气上很温柔,但动作却很粗暴。

    东方语琴突然用力。

    “唰!”

    1秒不到,那块与血肉黏在一起的纱布被取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