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狂野猛击-网游之超级杀神-
网游之超级杀神

第241章 狂野猛击

    守奴人boss的手臂莫名涨粗了一圈,裸露在外边的手臂上显现出一条条狰狞的青筋,样子看起来非常吓人。

    “这是?”

    “重压跳跃还是狂野猛击?”

    “样貌真是恐怖,不过还挺帅的!”

    众人的心中虽然惊讶boss的新技能,但都没有当一回事,现在他们可是充满了自信。

    “跑!所有人快跑!”

    “这是狂野猛击!”

    “快远离守奴人3米!”

    唐辰在愣了零点几秒后,在队伍频道内喊道,语气中带有许些紧张。

    当然,唐辰担心的不是他自己,而是但心谈梅煮酒这些人,能不能在剩下的一点的时间内逃离狂野猛击的攻击范围。

    现在除了破亏缺损外,所有人身上的血药不超过3瓶,可谓是用一瓶少一瓶,浪费不得。

    可boss的狂野猛击则能造成170多点的伤害,一瓶中级血药也只能回120点生命值。

    所以唐辰但心,要是这些人不能及时闪出狂野猛击的攻击范围,一次还好,若后面还继续被狂野猛击击中的话,情况就有些不太乐观了。

    所有人在听到唐辰的声音后,顿时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乱窜,挤成一团。

    大家都想不被狂野猛击打中!

    可是,越是着急,情况反而弄得更加糟糕,效率越低。

    唐辰是从旁侧跑过去的,没有和谈梅煮酒他们一起。

    当唐辰跑出狂野猛击的攻击范围后,发现这几人还在先前的位置,纠缠在一起。

    暗自摇摇头,带着这群人打boss是真心累,有苦说不出。

    “呼呼呼……”

    旁边传来急促的呼吸声,唐辰一看,原来是破亏缺损。

    这唐辰吃惊了,他记得破亏缺损离boss是最近的,在如此段的时间内竟然能跑出来,先前的确是小看他了。

    破亏缺损似乎感受到唐辰的目光,喘着气笑着。

    随后带着气望向周围,疑惑道:“煮酒他们呢?怎么没见着。”

    “后头呢!”唐辰淡淡道。<>

    “哟,他们怎么了,全爬地上是哪样?”破亏缺损望着不远处趴着的3人,笑道。

    唐辰:“……”

    谈梅煮酒、晓风残月、年少轻狂。

    这三人在唐辰发出提醒的时候,心骤然间全急了,都担心狂野猛击的伤害打在自己的身上。

    这不,其中某人一紧张脚步不稳,被是石头绊倒在地上,牵连上了另外两人。

    才造就了眼前的连环车祸!

    “是哪个傻子倒在把握绊倒的!!”年少轻狂一扫脸上的灰尘,一脸怒气。

    晓风残月:“……”

    谈梅煮酒:“……”

    趴在地上的另外两人骤然间无言,原本喉咙间的话又缩了回去。

    这场事故的罪魁祸首就是年少轻狂,但他丫的完全没有一点自知之明,满脸怒火的质问着别人。

    见到这样的情况,另外两人还能说什么呢?

    只能暗骂一句,真撞了年少轻狂的邪!

    ……

    “他们还能起来不!”破亏缺损问道。

    破亏缺损的话音未落,boss的咆哮声响彻在周围的空气之后,令人胆寒。

    “糟糕!”

    “技能前置动作结束了!”

    “完蛋了!”

    年少轻狂的愤怒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惊恐模样。

    毕竟还是刚如游戏的菜鸟,哪里见过这样的画面,一双灯笼般大的拳头直接抡了过来,吓得呆若木鸡。

    谈梅煮酒和晓风残月倒还好,脸色颇为镇定,知道boss这轮伤害对他么没有生命威胁。

    “啊~呀呀呀呀!!”

    “狂野猛击!”

    守奴人boss眼神冷冽之际,怒火在眼中燃效,愤怒在喉咙间嘶吼。

    偌大的拳头挥舞起来,附近3米内的圈内,全都是守奴人的拳影,密不透风,虎虎生威。

    “嘶~好恐怖!”

    破亏缺损看到眼前密密麻麻的拳头残影,头皮一阵发麻,庆幸自己跑得快。<>

    唐辰倒是一脸安然模样,完全不受狂野猛击的气势影响。

    狂野猛击来的快,去得更快。

    一眨眼的攻击,守奴人boss的拳影范围逐渐收缩,直至消失。

    “嘭!”

    “砰!砰!砰!”

    三道响声忽然响起,落在唐辰的不远处。

    抬起眼眉一看,是谈梅煮酒三人。

    狂野猛击是带有击退效果的,很显然这三人受到击退的影响,被boss打出了狂野猛击的攻击范围外了。

    “哈~哈哈!”

    “哈!!”

    破亏缺损突兀的大笑起来,没有丁点的征兆,指着谈梅煮酒,不停发笑颤抖。

    “怎么了?羊癫疯发作了?”

    谈梅煮酒本来能逃出狂野猛击的攻击范围,却被年少轻狂绊倒了,心情本来就不好。

    这下又听到破亏缺损的嘲笑声,眼神中带有鄙视,问道。

    “嘿嘿嘿~~”破亏缺损一直在笑,根本停不下来。

    谈梅煮酒一直听到破亏缺损在笑,心底有些发毛,朝唐辰问道:“我怎么了?”

    唐辰摇摇头,谈梅煮酒身上除了有点灰尘外,没有其他的异常。

    “那他为什么一直笑?”

    唐辰这下没有回答,保持沉默。

    “我看看!”

    年少轻狂凑到谈梅煮酒的身边,瞧了瞧,没笑点啊!

    “我脸上有花吗?还是有其他的东西?”

    谈梅煮酒本来没觉得什么,但被破亏缺损这么一直笑着,就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在自己的身上似的。

    “没有,你很正常。但是……”年少轻狂停顿了下,目光看向破亏缺损,笃定地说道:“他傻了!”

    破亏缺损听到这话,笑声也戛然而止,干愣愣的傻站在原地。

    “难道你们没有发现笑点?”破亏缺损问道。

    众人齐齐摇头,完全不明白破亏缺损所说的笑点在哪。

    “切!”破亏缺损嘴角发出蔑声。<>

    “难道你们没有发现,煮酒这身模样很像乞丐吗?”

    破亏缺损刚说完,嘴上有发出哧哧的笑声,忍不住笑了起来。

    唐辰:“……”

    谈梅煮酒:“……”

    晓风残月:“……”

    谈梅煮酒除了脸上有些灰尘,头发糟乱了点,哪里像乞丐了。

    “这人真傻了!”

    这是所有人心中的共同想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