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技能缺陷-网游之超级杀神-
网游之超级杀神

第219章 技能缺陷

    “这个消息非常准确,我可以保证!”谈梅煮酒肯定的说道。

    这个消息是他从朋友那边听来的,而且还亲自测试过,十分可靠。

    他的这个朋友可不简单,是天纵公会的核心成员,跟公会开荒了好几次火妖副本,论坛上的攻略就是从他们公会传出来的。

    天纵军团身为十大公会之一,其拥有的职业玩家数不胜数。而能成为天纵公会的核心成员,其战斗能力也是数一数二,实力至少在高手榜前200名内。

    听他朋友说,论坛上的内容只是些无伤大雅的副本流程而已,真正的攻略还掌握在公会内部,没有透露出去。

    毕竟现阶段是开荒火妖副本的关键时刻,没有哪个公会愿意将真正的打法上传到论坛上。

    而后,谈梅煮酒也从他朋友口中得到了有关一些火妖副本打法的窍门及消息。

    破亏缺损看谈梅煮酒信心十足的模样,也就将信将疑着。然后想着昨晚看的攻略内容,上面的技能介绍似乎和谈梅煮酒的有点相似。

    唐辰的表现就很淡定,没有丝毫的惊讶。

    谈梅煮酒说的这点,他刚刚从技能介绍中推导出来了,不是很苦难。

    其实在唐辰看来,副本内的boss只需要用心、细心点就可以发现敲门,然后一举击杀掉boss,非常的容易。

    这点虽然看似很容易,但能真正做到这点的玩家少之又少。

    毕竟人在陷于生命危险的时候,很容易紧张,使得大脑失去往常的冷静。

    不管这个危险致不致命,人的肌肉就会绷紧,血管急剧伸缩,进入紧张状态。

    但是,在面对boss时紧张的话,很容易忽视掉boss周边或者身上的某些细节,才使得玩家认为boss很难打,形成这样的错觉。

    这东西就像是在做奥数题,只要找到了窍门,那么一切都好办了。

    若是找不到窍门,只依靠蛮力打boss,只会感觉很累、很难。

    从而形成低落的情绪,更加不利于战斗了。

    谈梅煮酒再说完这句话后,故意停顿了下,看周围人的表情反应。

    毕竟这可是天纵军团的内部消息,不准许私自传播的。<>给众人带来的震撼效果也是非比寻常。

    记得他初次听到这个消息,表情也是和破亏缺损他们一样,不可置信。

    良久,谈梅煮酒继续说道:“其次是凶猛咆哮,可以为%的伤害。虽然这个效果只是持续20秒,但对于坦克来说,却大大增加了难度。”

    “一般来说,防御属性不超过100点的坦克,在凶猛咆哮的伤害加成下,坚持不了多久。”

    破亏缺损赞同的点头,他也精算过守奴人提升10%的伤害,还真有点扛不住,尤其是还要防范boss的技能攻击和奴隶小怪的骚扰。

    虽然10%的伤害提升,以守奴人现在的攻击属性来说,只加了不到15点的伤害。但是在破亏缺损400多点血量下,却显得尤为致命。

    想想,每次攻击守奴人都会附带10到15点不到额外伤害,再加上原本的攻击力伤害,一击可以打掉他60多滴血。

    60多点的伤害对破亏缺损来说太高了,根本承受不起。

    “其实呢,这个凶猛咆哮是可以打断的,利用战士的冲锋技能!”谈梅煮酒淡淡一笑,说道。

    破亏缺损瞪大了眼睛,这个技能还可以打断?

    要是这个技能可以打断,那么对他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只需要在守奴人施放胸闷咆哮的瞬间,用冲锋技能击晕就行了。

    这样简单的操作,破亏缺损还是能够胜任的。

    唐辰在旁边听着有些感兴趣,原来boss的技能还是可以打断的。

    对于这点,从来没有玩过游戏的唐辰,还真不知道。

    “另外,最后那个呼叫奴隶的技能,也不是很难解决。”谈梅煮酒继续说道。

    “第一,奴隶的攻击不高、血量也没有元素仆从和枫叶树妖那么高,很容易击杀。”

    “第二,守奴人在使用呼叫奴隶这个技能的时候,有20%的概率会出现叛变的奴隶。”

    “叛变的奴隶?”晓风残月低呼一声,似乎想到了某些事情。

    “没错,叛变的奴隶!”

    “叛变的奴隶属于友方单位,不仅不会攻击我们,还会帮助我们一起攻打boss。”

    晓风残月脑中的某些片段得到了解惑,怪不得他们在打守奴人的时候,有些奴隶还会帮助他们一起攻击boss。<>

    之前他们还觉得奇怪,为什么有些奴隶是友方单位,有些奴隶是敌方单位。

    现在看来,那些攻击boss的奴隶就是叛变的奴隶!

    “竟然还有这回事?!”

    破亏缺损现在是非常的惊疑,没想到守奴人的这几个技能里,还有这么多值得推敲的东西。

    同时,看向谈梅煮酒的眼神也变了。

    记得没错的话,这几天谈梅煮酒可是和他在一起练级,根本没有时间刷火妖副本。

    那么,他是怎么知道的呢?

    而且刚刚说的这些连论坛攻略上都没有,如何知道得如此详细呢?

    “你这个消息准确吗?”破亏缺损问道。

    虽然他心中相信了谈梅煮酒说的话,但还是要问一句。

    就像是人明明知道这个计算的结果,但因为不放心,还是要用计算器计算一遍,增加一些心理安慰。

    “这消息当然可靠了。老破,难道你连我都不相信了?”

    “当然不是,只是心理有些不踏实,所以才问问。”

    “这些消息是我一个朋友告诉我的,而我朋友是十大公会之一的核心成员。”谈梅煮酒见破亏缺损还是有些怀疑的眼神,于是压低声音说道。

    “嗯?!”破亏缺损瞪大了眼睛,顿时就相信了谈梅煮酒之前所说的话。

    同时也感到深深地疑惑,谈梅煮酒什么时候有位朋友在十大公会内,而且还是核心成员!

    破亏缺损与谈梅煮酒相交可快一年了,但他从未听谈梅煮酒讲过这位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