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恐怖的思维-网游之超级杀神-
网游之超级杀神

第89章 恐怖的思维

    “五小姐,我们走吧,家里的人可都等急了!”领头的男子微微弯曲着身体,朝西门玥说道。

    西门玥不耐烦的挥着手,话也不说,直接往门口停着的车走去。

    同时嘴里不停地碎碎念:“讨厌!像一群跟屁虫似的,才住了一晚上就要接我回去,家里又不好玩!”

    虽然西门玥的心里对家族的安排有很大的不满,但还是老老实实的上了车。

    以前她有好几次抗议家族的安排,偷偷跑到东方语琴的屋子。

    但每次早晨醒来,或者说还没醒的时候,家族就会派人到东方语琴的门口敲门,将西门玥接回去。

    有的时候,西门玥实在是不想回去,死皮赖脸的不开门。

    但到晚上入睡的时候,她就会将掳回家族,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就躺在属于她自己的床上。

    久而久之,西门玥也就接受了来自家族的拘束。

    像刚才这般接她回去的方法,她早就经历了无数遍。

    只要西门玥一个晚上没有回去,第二天清晨就会有人将她从东方语琴这边接回去。

    不过西门玥毕竟是小孩子性格,没有心眼,每次从家族里跑出来都是躲在东方语琴的房屋里。

    然后,第二天早晨就会有人敲东方语琴的大门。

    也幸好西门玥是跑到东方语琴身边,要是跑到别的地方,家族里面的人根本就不放心,甚至当天跑出去,当天就会把西门玥接回去,哪里还容许她到外面过夜。

    “语琴小姐,我们先告辞了!”

    见西门玥乖乖上车后,领头的男子朝屋内的东方语琴说道,然后关上大门。

    咦!

    唐辰初听这领头男子的声音有些熟悉,在脑海里思索良久,对这个人没有丁点印象。

    想不起来唐辰也没有在意,毕竟以他的身手在这座小小的城市没有匹敌的对手。

    这眼神!

    在那男子关上门的刹那,唐辰对视上了他的眼神。

    这个眼神他很熟悉,只有经历过死亡之后才有的死寂,而且从那眼睛的深处可以看到宛如寒冬腊月般的冰冷。

    “那男的是谁?”唐辰语气间充满了警惕。

    刚才对视的时候,唐辰心底间涌现出发自身体本能的躁动,这是危险的信号。

    “哦?对他有兴趣。”东方语琴懒懒的问道。

    “嗯。”唐辰点点头,估摸着那男的实力应该不弱,不然身体也不会发射出兴奋的躁动,这只有遇见相同高手时才会出现的征兆。

    “西门家的保镖,西门译的人。”

    “具体从哪里来得就不知道了,但我估摸着,他和你一样,是杀手。”

    东方语琴仍在盯着手上的报纸,她的心思可没有放在那个人身上。

    “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东方老爷子告诉你的?”唐辰记得他从来没有对东方语琴说过他是杀手的身份。

    “这还用别人告诉我吗?想要看出你是杀手,简直是太容易不过了。”东方语琴稍微瞥了一眼唐辰,淡淡说道。

    “首先,你两只手上都有老茧,说明你经常使用双手做些摩擦性很强的动作,造成手掌部分组织细胞老死。”

    “要是常人的话,手上虽然会起茧,却不会像你这般厚。再根据你身上有密密麻麻的伤痕,说明你是练家子,而且还经历过战火的洗礼。”

    “有什么武器会让两只手都起茧而且厚度相差不大呢?一种是军刺,还有一种则是匕首!”

    “这样一来,你的身份就很容易确定了。要么是特种兵、要么是杀手!”

    “再者,你的眼神时时刻刻充满了警惕,疑心很重。要是特种兵的话,会警惕很正常,但疑心却不会有的。”

    “因此,依据种种迹象推断下来,你杀手的身份显而易见!”

    东方语琴放下手上的报纸,眼睛直视着唐辰,井井有条、有理有据的分析道。

    唐辰听完后,哑口无言。

    他自认为已经隐藏的很好,却没想到还是被东方语琴瞧出倪端。

    这也间接的说明,东方语琴的心思精妙,任何一处细微的地方都不会遗漏,根据一些简单的蛛丝马迹就能推断出自己想要了解的信息。

    真是恐怖的女人!

    唐辰又再一次体会到东方语琴的恐怖,在她的面前毫无秘密可言,只要她想知道的话。

    同时在内心警告自己,以后的动作要注意点了。

    虽然唐辰对东方语琴有些好感,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是再亲近的人,心底还是要藏些属于个人的小秘密。

    毕竟在他身边有太多因为感情而丧命的例子。

    尽管他不想承认,但他的确对东方语琴产生了感情,这点是不能否认的。

    但在唐辰的认知中,认为感情和性命是两码事,以他现有的状态,在感情和性命面前二选一的话,肯定是毫不犹豫的选择性命。

    终归唐辰的性格还是没有从杀手的身份上转变过来,需要他拥有常人相同的思维方式的话,还要花费几年,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去转变。

    唐辰现有的思想和感情都是组织金楼灌输给他的,早已根深蒂固,要想完全转变或消除这些,岂是谈何容易!

    “那你刚才为什么要阻止我前去开门?明知道他们是过来接西门玥回去的。”唐辰忽然想起先前的事情,问道。

    东方语琴顿时变得沉默了,没有说话。

    在她的想法中,有的事情可以解释,而有的事情没有必要去解释。

    虽然东方语琴没有出声,但唐辰还是一直将目光锁定在东方语琴的身上,等待她回答。

    东方语琴从唐辰的身边走过,留下一股淡淡的清香,令人迷恋。

    她似乎没有去注意唐辰的眼睛,而是缓缓地朝楼梯走去。

    一步一白莲,东方语琴的身影在楼梯上是一道靓丽风景线。

    而期间,唐辰的目光没有从东方语琴的身上转移过。

    直到东方语琴站在她的房门前,脸庞朝向楼下的沙发上的唐辰。

    “我只想让她多在这呆一会,多一点自由的时间,远离关锁她的牢笼,约束她的家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