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0章 信仰神力-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980章 信仰神力

看着那个小银瓶,沈浪一下就想到了圣水。

不过也就是开开玩笑,正常来说,保罗不远万里而来,肯定不可能只是送圣水。

保罗听了也是尴尬一笑,然后马上认真的说。

“沈大师不是一般人,普通的礼物,岂能代表我们的诚意?这是……信仰神力!”

听到他说的,沈浪马上就猜到了。

所谓信仰神力,应该和圣画里面蕴含的精神力一样,只不过是更浓郁的凝结,像御仙门让他们凝结的精神气泡一样。

如果这已经是液态程度,那真的是一份厚礼!

沈浪拿起了小银瓶,打开感应了一下,里面果然是非常精纯浓郁的精神之力,已经凝聚成微微液态了。

这是被压缩凝练了的,即便打开来,也不会溢散,瓶子也就是普通的银瓶,一样不会流逝。

果然,光明教廷,对于吸收信徒的精神力,一直有研究,并且有成熟造诣的技术。

圣画,只是表层的,这些信仰神力,才是他们的精髓!

“这礼物有点重了吧?我有点受不起啊。”

沈浪笑了笑,重新把银瓶放了下来。

教廷会送上厚礼,是可以想象得到的,厚礼一定会是珍稀资源,也是可以想象的。但是如此多的信仰神力,却还是有点超过预期。

保罗笑道:“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虽然我非常的感谢,并且愿意倾尽所有感激您的几次救命。但老实说,这并不是我拿得出来的,也不是我能影响得到的。教宗大人如此大手笔,是因为几次救我的感谢,加上皮诺切特的赔罪,也算是交个朋友的诚意。”

他的交际能力还是锻炼出来了的,看起来是掏心掏肺的大实话,但侧面却褒扬了教宗的大气和诚意。

“这些信仰神力,和圣画不一样。基本上是教宗出席大型活动的时候收集的,数量极其有限。一般人是没资格拥有的,沈大师您是配得上。”

不需要保留强调,沈浪也知道这很难得。

圣画是在主要的大教堂都可以布置,也可以长时间的慢慢累积,但这信仰神力,不说一次性收集的,也需要极其巨大的数量才能做到。

也只有几万几十万信众群集的大型活动,在大家都虔诚而狂热的状态之下,才能收集到如此之巨,或者从收回的很多圣画里面提炼出来的。

这样的活动,一年也只有新年等少数重要节日才有,以教宗的尊崇身份,也不会随便公开露面的。

所以不管是哪一种方式,都实属难得,教宗拿出这一份礼物,确实是大气。

当然,这必然是参考了保罗的意见。保罗在御仙门、在海底世界,都见识过沈浪的发挥,而沈浪光是门票之类就赚了几百上等灵石的信息,他们也是打听得到的。

所以送信仰神力,不仅仅是稀罕贵重,更是沈浪缺少的,以及有大把灵石也未必能买得到的。

“好东西。我也感受到了教宗的诚意,信仰神力就还是带回去吧!”

沈浪刚才查看的淡定,保罗都是看在眼里的。

但他自信这东西对沈浪很重要,淡定应该也只是表面上的,东方式的谦让,可是没想到沈浪居然会谢绝。

不过他还是做过功课的,知道东方国度有很多谦虚的讲究,如果别人送东西一下就收,显得很俗气,必须要谦让几次,最后一副盛情难却不得不收下的样子。

所以他马上活学活用,再一次把银瓶推送到了沈浪的手里。

“这怎么行呢?教宗大人让我送礼物过来。如果我送不出去,那就是办事不力了。而且我也吹嘘说跟沈大师关系好,这样也没脸回去啊!您一定收下!”

听到保罗的话,沈浪有点愕然,然后直接想笑。

还真的对送礼有过研究啊,这风格妥妥的……

沈浪摇了摇头:“保罗大主教,这里就我们两个,大家也算是一起出生入死过。我也就不给你客气,直说了吧!这确实是好东西,但什么都是等价交换的,是我不想有所付出,所以提前谢绝。”

“可是,我们没有什么要求,只是道歉和道谢……”保罗有点着急了。

按照他做的功课,如果是婉言推辞的,往往是客套,坚持几次就好了。但详细剖析利弊的,就是真正的心意已决。

“道歉口头表示就可以了,因为我已经让皮诺切特付出代价了;救你也不是单独为了你,是大家一起的,换成是你,要救也是所有一起。所以这些,都不值得这些信仰神力。”

后面的话,沈浪就没说得那么直白了——教宗交个朋友的诚意,他不想领这个情!

保罗眼神里面闪过一丝无奈,也是暗叹苦笑。

因为教宗鲜有出访,往昔他外出,几乎都是国家元首级别的待遇。别说赠送利益,就是去讨要利益,也是和别的国家元首对话,很多也是感觉到荣幸的。

现在面前这个年轻人,不是不把他放在眼里的问题,是把教宗都没有看得多重!

这就叫年少气盛吧?

不过他也是有这个底气啊!

“第一次救了我们,可以说是适逢其会。但沈大师在回来之后,再为大家冒险去一趟救援,就是特意了。而且据说其他相关的朋友们,他们的家族门派,都有奉上礼物。”

保罗认真的说:“我们当时前来的皮诺切特,反而搞了破坏,您不计前嫌,一样把我救了出来,这是我理应奉上的报酬。”

然后他苦笑了起来:“和其他家族门派一样,这是教宗代我付出的。如果您不收下,那就是逼我把我自己的所有家底都掏出来了。”

然后他双手一伸,更加无奈的说:“当时前往无归海狱之前,考虑到极可能是有去无回,所以我毕生积蓄,都已经散尽,很多也是奉献给了教会。现在我是拿不出什么,这些也有我的一份。”

看沈浪不为所动,保罗一咬牙,站了起来。

“我听说贵国自古以来,跪拜算是大礼,是最诚意的表示,如果您不收下,那我……”

保罗毫不犹豫,直接就向沈浪跪了下来!

沈浪一阵无语,没想到保罗竟然坚持到这种程度。

他手一挥,当即让已经跪到一半的保罗卷了起来,重新变成了坐下的姿态。

这一手直接让保罗大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