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2章 岳镇南的嫌疑-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962章 岳镇南的嫌疑

岳镇南不仅仅是沈浪的朋友,更是他从那个世界救回来的,如果真是因此成为了巨魔,那他也是有责任的。

怎么面对?解决了他吗?

沈浪刚刚神识的感应,发现岳镇南并没有在岳家,这也让可能性大了几分,极可能现在就是隐藏起来吸收了。

他马上降落到了岳刚家的门前,直接上门过去。

“什么人?”岳刚发现有人进来了,一下马上跳了起来。

“沈……沈大师?”

看到沈浪的时候,他一阵激动。

沈浪点点头,过去在他的旁边坐下。

“跟我说说,镇南怎么了。”

“是、是……等等,您是说……”连连答应的岳刚忽然有惊叫了起来。

“还用说吗?都出事了,就岳家没事,小孩和年轻一代都离开了,就留下你们在这里。岳镇南也不在,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沈浪不想要这个结果,但事实就是这样。

“不、不,您误会了!镇南并不是巨魔!”

刚刚坐下来的岳刚,又激动的跳了起来。

“没错,平西的修真家族都出事了,据说附近三省交界区域的都出事了。但真的跟镇南没有关系!”

他赶紧向沈浪解释,情绪激动,因为没有准备好,语气也有点混乱,甚至也能听出后怕。

那天巨魔狂扫平西的时候,岳家其实是首当其冲。

那时候休息了一天的岳镇南,也基本恢复得七七八八,他是岳家的支柱,发现有问题的时候,当然是直接出去对抗了。

像岳刚其实都没有看到巨魔长什么样子,是岳镇南抗击在外。当时其实也只是以为普通的挑战,甚至没有太大的担心。

毕竟岳镇南也就是还虚境,会来挑战他的应该也是差不多。如果非常高境界的,就算不冲着沈浪的面子,也不屑来平西找岳家的麻烦。

岳镇南回来之后,就马上让岳刚安排所有人撤离岳府花园,尽量的分散开来,尽快的离开本地,去远方的亲戚家,或者到其他大城市酒店暂住。

尤其是叶瑶,他们在知道有了身孕之后,都是重点保护,那是血脉的延续,马上是安排她离开。

在岳镇南的要求之下,不能回叶家,也不能回她的师门。

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岳刚以为是有大来头的敌人,类似于当年的楚家。

他觉得儿子是没有把握,但又有自己的尊严,想要自己对抗。

当年送走了父亲和叔父,这一次他可不想连儿子也没有了。他的老脸无所谓,完全可以豁出去,所以直接打电话向沈浪求救。

结果却是沈浪的电话打不通!

沈浪每一次回来,都会强大得多,岳刚也是想办法打听过沈浪的情况,知道沈浪已经不仅仅是平西第一,放眼天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现在这个最大的倚仗,居然在关键时刻联络不上。

他也不会误会沈浪是故意不接他电话,因为根据之前打听的消息,沈浪是常常消失的。

后面的情况,就无奈了。只能是倚仗儿子,其他年轻一代的,尤其是小孩子,都赶紧分散送走。剩下的时间,则是紧张的等待。

当时还是不知道严重程度,很多没有修炼的普通人,都留了下来。猜想着就算有敌人,应该也不会伤及普通人。

后面其他各家的信息,以及外地的信息,他们也是从手机上看到的消息。

而在向他们安排了之后,岳镇南又消失了。

一直守到现在,外面的消息越传越恐怖,即便他们的渠道有限,也是听到了很多骇人的传言。

当知道平西完了,甚至附近三省交界的几个地区的修真势力都完蛋了,让他们更是天天担心灭顶之灾。

除了担心岳家,作为父亲,岳刚还担心着儿子能不能回来。

现在终于看到沈浪出现了,他当然是非常的激动,可是没想到沈浪误以为儿子是巨魔,让他赶紧解释。

解释完了之后,岳刚紧张的看着沈浪,生怕他不相信。

“镇南人呢?”沈浪点了点头,稍微有点欣慰。

但其实疑虑有没有消失。

如果不是岳镇南,以他还虚境的实力,又如何能抵挡得了那巨魔?就算侥幸逃脱,又如何还敢追上去?

用探案的话来说,光凭岳刚的话,完全无法证明岳镇南有不在场证据,反而从时间上证明他的可能性最大!

不过怀疑也是理智上的,情感上沈浪也不希望岳镇南已经成为了巨魔。

“不知道……”

岳刚苦笑了起来,“电话打不通,他这两天也没有回来,我问了叶瑶,也没有跟她联系,我们都不知道他在哪里。”

沈浪当面拿出手机拨打了岳镇南的电话,果然是在关机状态。

岳刚现在也是愁眉苦脸的,张嘴想要说话,又说不出来。

“放心吧!他是我的朋友,我会救他回来的。”

沈浪看出岳刚的纠结,想要求他救人,又怕万一岳镇南要是真有关联……

“谢谢、谢谢……”岳刚只能喃喃道谢。

对于面前这个年轻人,当初尚且需要仰仗岳家,现在却俨然是岳家的救世主。

这里没有答案,沈浪也没有停留,马上便离开了岳家。

在走之前,他的神识还是仔细的搜查了一番岳府花园。

关系到至亲之人,撒谎是完全可能的,他又不好直接搜索岳刚的记忆。

刚才来的时候,他是粗略的感应了一番,然后怀疑和岳镇南相关,就赶紧下去了。

现在保持着冷静,更加仔细的搜寻,却是发现了一个刚才忽略掉了的情况!

当日在他前世渡劫那里感应到的异世界气息!

那里的空间裂缝并没有形成,他过去也是强行主动过去的,并不会有那边的气息持续不断的传送过来。

当日感应到的异状,也是一种残留。

他在那边的时候,当然是非常的明显和强烈,但把岳镇南带回来之后,并没有在他身上感应到。

而现在,却在岳家感应到了一丝淡淡的残留,而具体的地点,自然是岳镇南住的地方!

这让沈浪心里的阴霾无法消散,当务之急,是得把岳镇南找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