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无悔-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953章 无悔

她们赶紧把伤口冰冻住了,紧急的翻找疗伤救命的药物。

这时候落河却是直愣愣的看着前面,她看到了沈浪。

完好无损的站在她的面前。

“你竟然……一点都没有……受伤?”

这会儿说话,脖子都要“漏风”了,只会让已经难以呼吸的她会死得更快,但她还是忍不住。

如果是化神境巅峰过于强大,以至于她的三重杀手锏都失败了,她可以理解。可沈浪居然一点伤都没有,实在说不过去。

“现在的你,杀得了现在的我吗?”

沈浪傲然反问了一句,把她的那把短剑把玩了一下。

“就这几年,想要杀我有多少?光直接遭遇的生死袭击,没有几百次也有几十次,你杀过几个人?”

以他的境界,哪怕根本没有想到落河会偷袭,哪怕正启动法宝,也完全来得及反应。

当短剑刺到他心脏前半寸的时候,他的手已经及时的抓住了,然后适当的缩身,紧接着抓过了短剑扑倒在地上,做出了一副重创到底的画面。

没进入他的身体,旋冰技在他手掌直接就被化解于无形了。

落雨荻要扶他的时候,他摇了摇头,她以为怕移动会加重伤势,也就不敢动。后面保持着匍匐在地上,就是不让落河看到伤口。

沈浪的反问,让落河无话可说,不说别的,就是当初在冰宫外面,沈浪就为帮助她们,击杀了百鬼门不下二十个人,那都是生死搏杀。这还是算次,算人真的不知道多少了!

“你……你……他……妈……竟然……装死!”

落河气得差点昏迷过去,大口的鲜血从嘴里吐了出来。

落轻舟和落雨荻两个人也是惊呆了。

刚刚的逆转,她们全部心思都在师父身上,也是能猜想到几分,这肯定是沈浪干的,总不可能是“石头人”跑出来救沈浪的吧?

但现在听到她们的对话,再看到沈浪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也是呆了一呆。

“我只是不懂你为什么突然要杀我。”

沈浪自我解嘲的:“我还有一点惭愧,以为你是觉得我女人太多,玩弄了她们两个的感情。没想到竟然是为了利益,那还没有了解和验证更多的天书法宝。”

“即便如此,即便你把她们两个调开,想要拖延时间让我死。我还是问了你,是不是非要置我于死地?”

沈浪的态度也冷了下来。

“你的选择是一边撒谎,一边挥剑刺穿我的脖子!”

“你为了利益,可以杀朋友。我为了自保,杀一个要杀我的人,也不过分吧?”

“你既然一再说,恶人你来做,不要让她们两个为难。我也一样,恶人我来做。”

刚才的时候,沈浪一方面也是为了了解一下她的用心,后面想要看看她是不是无可救药,同时也是分析过了这情况。

当落河对他做出了刺杀之举,就算没有成功,对于夹在中间的落雨荻和落轻舟,也是尴尬两难。

以后怎么面对师父?怎么面对他?

最终当然还是会屈从于亲情和师恩的落河,有这心结,以后也会痛苦难过。

所以,对于这个迅速做出了杀他决定,并几度要他命的落河,沈浪干脆做了这个恶人,没有看在她们两个的面子上留她一条命。

以他的实力,刚才完全可以控制一剑斩断她的脖子,也可以圣甲一炮把她轰得粉碎,会留她半条命掉着,也是让她死个明白,让她们两个有个告别的时间。

“师父、师父……”

落雨荻和落轻舟,这会儿非常的乱,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责怪沈浪,或者计算谁对谁错,这会儿只想要能保住师父的命。

“沈浪,你救救师父吧!她只是一时糊涂,只要能救回她的性命,她肯定……”

落轻舟赶忙向沈浪求救,就像刚才她们不想看到师父杀他一样,当然也不希望沈浪杀师父,只要能救回,一切都还有回转。

沈浪却是摇了摇头:“为给了她机会,她选择是要继续杀我。我留她一口气,是给你们告别,要不然她已经灰飞烟灭了。”

这话说得有点绝情,但落轻舟也是哑口无言。

他说的没错,刚才师父不是一时糊涂,她们苦苦哀求,也是坚决要再次杀沈浪。

从道理上来说,沈浪并没有错。

但从情感上来说,这是她们的师父啊!

如果沈浪成为了杀师仇人,哪怕理由再充分,又让她们如何自处?

“不要……求他……”

落河坚决的说出了几个字,带着更多的血液涌出。

落雨荻这会儿是在她身边默默垂泪。

既然沈浪都这么说了,那她们想要再救治,也是无用功的了。

“我是……贪心了……我无悔……”

“你们……我骄傲……”

落河已经越来越无神了,坚持着说下了最后两句。

不为对沈浪的下杀手忏悔,这本就是她性命的一赌,成了辉煌,败了愿赌服输。

后面一句,则是表示能把她们两个培养到化神境,是她一生的骄傲。

落轻舟和落雨荻都是痛哭了起来。

她们姐妹虽然很高的境界了,但师父却没有看着她们光大门楣,而是那么快的离开了。

“就葬在这里吧!我不会再坏她名声,你们对冰宫弟子,就说她禁地历练遇险了。”

沈浪给了她们一会儿悲恸哭泣的时间,然后提醒了一句。

她们两个也明白再说什么都于事无补,只能把剑取了,把师父完整弄好,在这地底葬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让她们面对沈浪,都无话可说了。

三人从通道返回,重新回到了落河闭关的石室。

“利益考验人性。你们根本没此心,是还有一片赤诚,对她则是足够大的吸引。不用怪我,也不需要怪她。再来一次,依然还会是一样的结果。”

“如此巨变,对你们也是一个考验,不能勘破心结,一生可能就止步于现在。修道之路漫漫,随时可能你死,我死,她死。哪怕再平静,数十年后,你也会看着家人亲友老死故去。”

“慧剑斩情丝,不仅仅是爱情,以智慧剑,破烦恼贼。闯过方是新天地!”

沈浪没有对她们解释、安慰,更没有道歉、忏悔,直接点了几句,便离开了冰宫。能不能参悟,就要看她们自己了。

这也需要时间,毕竟她们现在的境界都是靠机遇和资源堆的,心境本来就差得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