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亲自报仇-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92章 亲自报仇

沈浪看了一下昨晚上炼的药,虽然他自己看着火候,但也考虑到如果有机会冲关的话,可能就无暇看顾了,所以没有用高压锅,而是用的电磁炉,并做了定时,没有烧爆。

好好的冲洗了一个澡,把身上的汗渍、杂质等去除干净,沈浪自己也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身体有了明显变化。

和之前不一样,不是外表巨大的变化,没有长高多少,也没有变成健美先生一样的肌肉人。而是从内到外整体的变化,从表面的皮肤,但肌肉、筋骨,到血脉、内脏、经络等等,都有了一个脱胎换骨的巨变。

用一个实例来对比的话,上次他把袁诚打爆,是运用了“大须弥龙象神功”全力一拳的暴击,但现在则是有一种可以轻松拍死袁诚的感觉。

看了一下微信,岳镇南给他留言了。说已经把东西都准备好了,并且已经赶到了县城,就等着沈浪下课了。

怕影响到沈浪,他没有打电话,而是选择了这样的留言。

沈浪现在没去上课,当然是直接打电话过去,让他现在就过来。

沈浪是在楼上卧室洗澡,现在不急着出去给岳镇南开门,听着车子的声音到了门口再去也不迟。但他现在想要提前“看一下”!

这个看,不是到窗口去张望,而是尝试着用神识去“看”!

他静心下来,神识扩散了出去,当即把周围一片都全景观照在心。只是距离尚且不能太远,大概半径五十米左右,再要延伸得更远,神识就非常吃力了。

除了周围的全景之外,他再集中于一处,神识迅速可以透入屋舍房间,“看”到别人屋内的一切。转而到外面江河里面,也能透过有点混浊的江水,“看”到底下河床的种种。

所有一切,都是心念一动之间,片刻瞬间就完成了。

沈浪收回神识,当即下楼。

不是岳镇南过来了,而是他刚刚发现有人躺在院子里,并且还有人在院门口埋伏着!

院子里躺着有两个人,显然不是刚刚才过来的,而是在他修炼冲关的时候就过来了。或许是昨天晚上哪个时候,不过进来之后,就被院内布置的幻阵,弄得最后昏倒在地上。

外面埋伏着的,应该是和他们一伙的。

布置的幻阵就是防宵小的,如果是归元境以上的修真者,就算一下闯不进来,就算无法破解,也不至于昏倒,还是能逃出去的。

沈浪出去,先把幻阵停止了。然后看了一下地上的两个人,没有停留,过去把院门打开。

门外埋伏着的几个人,被突然的开门吓了一跳。

沈浪没有说话,直接走回到院子里了。

埋伏着的几个人并没有马上进来,而且跑去向院外后面一辆车内汇报了什么。

那辆车沈浪刚才同样神识观照到了,他不知道是什么人,但看起来都是普通人,估计是上次被他断了手指那些混混的老大吧。

既然敢找上门来,那就一并解决了吧!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几个人便簇拥着一个中年人走了进来。

“你就是沈浪?”中年人看了沈浪一眼,又看了一下地上倒着的两个人。“你把他们两个打晕的?果然很厉害啊!”

“别说废话!想要干嘛?”沈浪摇了摇头。

“果然够嚣张!一个星期之前,天上花园的爆炸案,是你搞的鬼吧?”中年人冷笑了一声。

沈浪再看过去,见他震怒之中,带着一丝悲愤,当即明白了过来。

“你是什么董老板,董文彬的父亲?”

董大伟哼了一声:“果然!文彬不是出的意外,是你害死的!”

他说着拍了拍手,跟着他一起过来的几个人,迅速的把沈浪围拢了,他们手里都拿出了刀子。

沈浪看着他没有说话,既然他们拔刀相向,他是不介意把他们都灭成灰渣。当日干掉董文彬,就是是因为董文彬安排一群流氓过来了,现在董大伟还是一样的方式。

他没有动手,只是因为看到董大伟作为一个父亲,眼神中流露出的悲伤。

这也只是一念之仁,现在沈浪已经有这个实力,可以直接的解决敌人,他是不会柔软犹豫的,就看董大伟怎么选了。

“你怎么那么狠心?就算文彬在学校里欺负过你,你可以向老师反应,可以向我投诉,你甚至可以报警!为什么要害他性命?凭什么?”

董大伟看沈浪没有开口,就当他是默认了,有几个壮汉手下拿刀指着,他也不担心,怒斥了起来。

“你不要解释!那两个人还活着,我已经问过他们了,那天文彬是找了人动你!我也找到了那几个人,他们被你剁了手指!随后不久就发生了爆炸,这会是巧合?”

“你放心,我不会报警的!警察既然在现场没有调查到任何痕迹,就算我把这些说出去,也无法拿你怎么样,反而会让文彬死了还得一个污名!”

“我今天过来,就是要亲自报仇!我会让这里也发生一场爆炸,然后一起大火,活活把你烤了!”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董大伟睚眦欲裂,手也是颤抖了起来,恨不得直接过去掐着沈浪的脖子,甚至要咬几口!

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平时知道董文彬在学校的行径,也只是当成小孩子的顽皮一笑置之。他穷苦长大,辛苦打拼那么多年,垄断了全县的河沙生意,图的是什么?不就是能让儿子有一个高的起点,可以做一个为所欲为的富二代吗?

现在长那么大,眼看就可以上大学了的儿子,突然就这么没了,让他如何承受得了?

“董大伟!你说什么屁话?”一个声音从门口响了起来。

正是刚刚赶过来的岳镇南,他急于想要改变,这一次没有去华悦酒店,就在路口等着。希望能早一点见到沈浪,刚刚通话得知在家,马上就赶过来了。

在门口就听到董大伟的话,让他马上跳出来斥骂了一番。

董大伟听到这话大怒,正想要回骂过去,看到进来的岳镇南,稍微愣了一下。

“岳公子?您、您怎么会来这里?”

在县里他也算是有名的老板,但跟人家平西豪门来的公子哥一比,就是一个土老板,也就是宴席凑过数,并没有单独说上什么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