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重要线索-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909章 重要线索

沈浪该赚的灵石已经赚了,该说的也说了,后面就不会让所有人都一一提问了。

发布会就这样结束了,现场付出了一颗上等灵石的人,有很多都是不满意的。

毕竟按照基本兑换,那是一百中等灵石,一万初等灵石啊。冰宫需要的雪灵果,也才二三十颗中等灵石,一份难得飞行凶兽髓液,也不用一百中等灵石。

这么大的代价,就听到这么一个消息,实在是有点亏啊。

那些之前参与过的名门大派,还是为了寻找长辈,以及可能会进一步再去探索。可没有这个实力的,也就听来装逼一下了。

不过发布会已经结束了,沈浪又足够的强势,也展露出了强大的力量,可没有谁敢去找风无姬要求退款。

有一些就准备去吹嘘装逼了,奸诈一点的,则是想着能不能分摊出售信息来回本。

南流水和乔战天他们,也是很唏嘘和无奈,沈浪今天公开说的信息,跟之前和乔束羽、南一叶说的,几乎是一样的,说明事实就真的只能到这个程度了。

不过南流水还是决定要再单独见沈浪一次!

他不同于别的人,他本身是一个阵法大师。对于沈浪是怎么回来的,他有更加专业的见解,觉得应该是沈浪发现和掌握了传送阵之类的东西。

而以上一次去往亿万环阵那个世界来看,他觉得沈浪应该不会甘心只游历一场的,尤其是此行明显收获很大,比当初从南家离开的时候,又强大了不知道多少。

其他国家的一些修真者,当然也有自己的盘算,也是各自和交好的家族门派,约另外单独会谈。

沈浪撤了,也提前让风无姬撤了。

发布会之前,风无姬要提前在那里守着,是要验证和收取灵石,可不是“普通工作人员”。现在留在现场,万一有人不甘心起歹意,或者想要抢夺她收取的灵石,那她就危险了。

至于会场方面,交给酒店的工作人员去处理就好了。这些顶级强者们,是不会难为普通人的。

“沈大师,您好。”

在沈浪出来电梯的时候,就有一个人在门外候着。

他之前安排的房间都是在同一层连着的,提前让风无姬撤回来了,到这里就安全了。落轻舟、落雨荻、郑雨梦、桃乐丝……四个都是化神境的,落轻舟和桃乐丝更是有化神境中期的实力。

有这个组合在,无论是哪个门派都单挑不起来,而突然状况之下,不可能有十几个门派联手的情况发生。

所以对于这个提前上来客房楼层等着他的人,沈浪也没有多在意。

“聪明啊,提前立场,提前到这里等着我。冲着你的用心,给你一分钟。先送你一句:黑龙王并没有当我是敌人,在去的时候还邀我合作。”

听到沈浪前面的话,那个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就算他悄然离开,沈浪在台上,也能留意得到的。

一分钟的时间,是有点倨傲嚣张,但现在的沈浪,也是有这个资本倨傲的。

可是最后一句,却是让他吃了一惊。

“你知道我的身份?”

沈浪看了他一眼:“黑龙王的弟子,被我干得差不多,以你的实力,应该是他的师弟之类的吧?”

“您说的没错,我是黑龙王的师弟蒲甘,一直在缅北修炼。”这个自称蒲甘的人,变得更加的恭敬了。

沈浪眉毛微微一挑,他在缅北修炼,实际上应该就是和边藏交接的地方了,以他的实力,要经常进入国内,也是易如反掌。

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毕竟从上次黑龙王一票弟子绑了南氏兄弟的那个地方来看,他们本源就是从国内出去的。

“一分钟开始计算。”

听到沈浪这么说,蒲甘不敢再套近乎了,赶紧快速的把早已经整理过的措辞,简明扼要的说了出来。

“我们兄弟都有以身喂蛊,品种也就是所谓的蛊皇,我们是同源相依的,所以我可以感觉得到,师兄并没有死!”

沈浪点点头。

这一点并不奇怪,当初黑龙王远在暹南,都可以感应到南流川兄弟的情况,这能被尊为蛊皇的,可见一斑。

蒲甘看沈浪反应不大,强调了一句:“我的意思是,他还在地球上!”

虽然刚刚谈话之前,已经是先隔音了,但说这一句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压低了一点声音。

听到这话,沈浪的眼睛一亮。

从暹南到国内南疆,距离是很远,最多也就两三千里。而当南流川兄弟通过亿万环阵,进入到流域城邦之后,黑龙王便感应不到了,然后才有派众弟子过去最后消失点附近守着。

蒲甘和黑龙王的感应距离就算更长,可以到几万里,也还得在地球上。他们进入无归海狱之后,就是到了另外的空间。

也就是说,如果蒲甘能感应到,那就肯定已经回到地球了!

“我很难解释原理,总之我们师兄弟便是在地球另外一端都能感应到。但上次他们进入无归海狱之后,我就感应不到师兄了。”

蒲甘接着的话,印证了沈浪的猜想。

“而且,我知道您说的都是实话,因为确实是在大概两个月前的时候,我能重新感应到了师兄的存在。”

沈浪看着他,慎重的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

有如此重要的线索,已经不在乎一分钟不一分钟了。

蒲甘苦笑摇头:“没有用。超过了一定的距离,我们只能感觉到还存活着,却不能感知到具体所在。前面说的在地球另外一端,我们能互相知道对方活着,但并不知道在哪里。”

沈浪一阵无语,但也是理解的。如果他们互相身体养蛊,便能几万里也能定位,未免太神奇了。

“所以,你找我的目的……?”

蒲甘立即跪了下来:“求沈浪大师营救我师兄!我这两个月,想过很多办法,但都没有任何的线索。刚刚听了您的话,应该不仅仅我师兄,可能他们很多人都是在一起,都回来了,只是不知道困在地球的哪个角落。”

他这个思路,让沈浪也是思索了起来。

虽然不太合理,但也是有可能的,如果蒲甘没有撒谎的话,就是有证据显示。

蒲甘能相信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