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再次揭秘-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99章 再次揭秘

沈浪和落轻舟也没有再继续住一个客房,而是换了一个酒店,另外各开了一个房间。

本来想要换到之前那个度假村去的,不过现在是夏天,度假村是旺季,生意很好,不能像去年提前包场,也不好太多的修真者涌入。

换的酒店之后,也预定了一个会议厅,并多预定了三个房间。

因为这一件事的影响太过于劲爆了,他们两个也没有太多二人相处的机会。比如郑雨梦和桃乐丝都是在平西,知道消息之后马上就辗转交通,以最快的方式赶过来海山这边。

落轻舟也是刚好回到在落家,没有在天山,也是最快的赶过来了。

这还是因为海山并没有机场,从最近的机场倒腾过来还要几个小时,要不然不仅仅他们,更多的人都早就过来了。

傍晚的时候,她们三个几乎是前后脚就赶到了。

桃乐丝和郑雨梦关心是沈浪有没有事,落雨荻关心他们两个,所以都没有考虑其他,先就上门看他们的情况,确认他们真的是安全归来,才放心下来。

由于沈浪提前给她们预定好了客房,也不需要再麻烦,随后便是五个人一起吃晚饭。

之前在海山的时候,她们互相都是见过的,后来也一起去过死亡森林,并肩作战一个月,互相都是熟悉了的。

熟悉不仅仅表现在说话聊天等方面,对于各自的实力,也都基本上是清楚的。

之前她们四个人里面,实力最强的是桃乐丝,最先达到了相当于化神境的实力。

吞天蛤的血液太多了,凝练成血珠也让她修炼很久,后来沈浪把铁甲赤龙的血也凝练了血珠给她。今年以来,她的进化也没有停止。

到现在,她的实力依然是几个女孩子里面最强的,不会低于化神境后期。

落雨荻和郑雨梦,在死亡森林就到了存真境巅峰了,之后也是潜心修炼。在沈浪他们离开了之后,她们更是加倍的努力,如果没有更强的实力,也无法帮沈浪守护天山剑宗(冰宫)。

她们把所有能用上的资源都用上了,铁甲赤龙那里带回来的火晶石,给落雨荻的阴泉,加上两个人都是万中无一的天赋异禀,所以先后突破了化神境初期。

吸收炼化了火晶石和阴泉的两个人,到现在如果还有更多的资源,是有机会冲击化神境中期了。

这个成就,对于洛河来说,早已经完成了她的夙愿,培养出了化神境,让她觉得此生无憾,可以达到振兴冰宫的目的。

郑雨梦就不一样了,她爷爷郑余庆在她突破到存真境之后,已经不敢想像了,现在都不说给他听,以免吓到了。

当初落轻舟不仅仅是她们之中最弱的一个,便是一起前往死亡森林的乔束羽、南一叶一起算上,同样在存真境后期,她也是最弱的一个。

但现在,她却比落雨荻和郑雨梦,更先一步达到了化神境中期!

按照正常的速度,她达到了存真境巅峰,才不会让人惊讶,突破化神境都足以吃惊了,何况比她们两个神奇体质更快。

当然,沈浪也比之前大幅度提升,从化神境中期,到现在化神境巅峰了。但一方面大家的看不透他,再一方面,他本身就是奇迹代名词,去年一年已经创造了无数的奇迹,再快都不会惊讶。

于是乎在点完了菜服务员离开之后,大家的话题马上都围绕到了落轻舟的身上。

落轻舟要说清楚她三级跳的进步,就绕不开此行的经历,现在她还是完全听从沈浪的安排。

对于她们几个,沈浪是完全信任的,都是自己人,也没有隐瞒。

把周围隔绝了一下之后,就大略的讲述了一下这三个月的经历。

嵩阳真人她们不熟,其他的地球强者们,同样也是不在乎,但许皋月这个神秘的超级高手,她们却都是见过的,他也去了,还是让大家有点意外。

而沈浪再见到了德古拉伯爵,也让桃乐丝很惊讶。

在客轮上沈浪就给落轻舟买了冰霜之石,再到后面种种,他们会有快速的进步,也都不算什么了。

而最让大家震惊的,当然莫过于沈浪身份的秘密!

许皋月联系到高寒秋,而高寒秋乃至为什么秋林剑宗会特别对待沈浪,就绕不开他的身份秘密。

除非从前面就隐瞒不说。

不过落轻舟已经知道了,对于她们几个最亲近的,沈浪也就不隐瞒了。

这个消息,别说桃乐丝和郑雨梦,就连最淡定从容的落雨荻,也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

郑雨梦最先反应过来,因为她的身体里面,还有焉凉的元神,两个人的灵魂共用一个身体。对于沈浪的转世重生,也就不难理解了。

“没关系,你是沈浪哥哥也好,沈浪大爷也好,我都喜欢你,都愿意跟着你!”

她大胆而直接的话,一下让气氛由诡异震惊,变得充满了尴尬。

别看郑雨梦现场年纪最小,比落雨荻还要小一点,但她在感情上却是最主动的,之前主动的出击。这一次也明显感觉到了沈浪和落轻舟关系不一般。

那既是一种女人的直觉,也能从落轻舟有点不自然印证到。

之前她虽然一直在沈浪的身边,也被当成是沈浪的女人,但毕竟从来没挑明过,而沈浪和落雨荻是认识最早的。

现在她这样大胆的挑明,多少是因为有了危机感,所以想要宣示一下。

桃乐丝笑眯眯的说:“Boss是我的主人,我当然也不会管任何的身份,都会是追随侍奉的。”

她们这一表态,气氛一下就全部转移到了落雨荻身上了。

“看你们说的……难道我就会怕了他吗?得知他转世重生这个秘密,也就解开了我心里的谜团,为什么同学几年会一朝突变,但沈浪就是沈浪嘛。”

她说得很自然,或许早就有这个猜想了,毕竟现场其他人都没有见过沈浪以前的样子,只有她才知道突然的变化,以及变化有多大。

“三个女人一台戏”,互相之间,难免还是会多想的。

刚刚宣示了一下的郑雨梦,听着落雨荻“同学几年”,似乎强调了她跟沈浪的关系才不一般。

暗暗一咬牙,她干脆直接的问了出来:“沈浪是沈浪,但你……愿意做她的女人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