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9章 惶恐的掌门-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89章 惶恐的掌门

从秋林剑宗峰顶被重创,再从峰顶直接扔出了几十里之外,摔落地上差一点让他们二十人散架了。

可他们毕竟都是掌门级别的超级高手,最差一点樊家和一阳宗黄长老他们几个,也都有化神境巅峰的实力。

面对高寒秋的时候,自然如同蝼蚁一样被碾压。但高寒秋并没有杀他们之心,念在他们的先辈祖师的份上,重创之后,就只是把他们扔出去,并没有再施加杀手。

以他们的实力,就算摔得有点惨,想要化解掉绝大部分冲击力,还是没问题的,并没有摔得粉身碎骨。

从地上挣扎着坐起来的一群掌门、长老们,脸色都非常的难看。

“这件事……不要说出去!”

其中有人提议了一句,马上得到了其他所有人的附议响应。

以他们的身份,别说是唐城主宰大权的大佬,便是放在整个汉国,这些掌门也是赫赫有名的强者。

今天别人都没有露面,就把他们碾压跪地,还被扔出去几十里外,这说出去简直是巨大的耻辱!

当然,这话说出去,估计别人也会觉得是严重的夸大其词,不会相信这是真的。

但丢人的事,谁也不想多说,更别说这还会涨别人的威风。

爬起来之后,大家都坐在地上,刚才高寒秋那一手,直接把他们的信心完全的摧毁了,谁也不敢再杀回去,这会儿都是非常丧气的坐着。

他们的家族、门派,有的也有还存活的长辈耆老,但今天秋林剑宗那位老祖的实力,让他们觉得就算把闭关的老祖们都叫出来,也未必有胜算!

而闭关的老祖们,可不是随便可以驱使的打手,即便是当代掌门,也只能在生死存亡的大事,才敢去打扰。

如果他们回去惊扰老祖们,或许不等到说服,他们可能就被老祖们废了!

无论是家族,还是门派,在碾压的辈分和实力面前,换一个当家掌门的人,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秋林剑宗也一样,比如说现在高寒秋要钦点易不庸为掌门,莫飞流即便心有不甘,也还是会听从安排的。

垂头丧气了一阵之后,又有人开口了。

“我刚才是想起来了,上午秋林剑宗这边就有动静,应该就是这个老祖高调出关。”

“莫飞流的辈分和年纪,据说都很高,放在其他门派,就是早已经闭关不出的老祖级别。这个老祖,比莫飞流更强得多……”

大家听着更加的丧气!

这正是问题所在,从名义上来说,大家都是名门大派的当家人,是平起平坐的,但细究起来,莫飞流是要比他们活得更久,辈分更高,实力肯定也更高。

他们请出老祖,或许最多也就达到莫飞流的水平。别人还有一个如此强大的人物,怎么打?

“按照他们几个的说法,上午过去客栈,只有两个人在,沈浪和另外最强的那个并不在,后面沈浪是易不庸送回来的。你们说……”

“你想要说什么?”

“据说之前韧锋的赤风也有去客栈见沈浪,他们今天应该是去秋林剑宗了……会不会是因为这个沈浪,才让秋林剑宗这老祖出关的?”

此言一出,大家都安静了下来。

本来他们会找沈浪,会和秋林剑宗杠上,就是因为从沈浪开讲的内容,发现他年纪轻轻就能有很多领先的思维,进而调查发现他不是汉国那个门派的。

他们脑洞大开的认定沈浪是从汉国之外来的,肯定是具有更高级水平的国度和门派。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误会,现在高寒秋出关,又确实是因为沈浪和许皋月的关系。谁能想到他们是几百年前在另外一个世界认识的朋友呢?

自然加深了误会,比莫飞流辈分更高、实力强得多的老祖,都能因为这个年轻人出关,可见他的价值何等的重大!

安静无语之下,牧家的家主,就郁闷而后悔了起来。

要说和这个沈浪最先有接触的,可是他们家的牧海原啊!

樊家的樊骥是惹人厌的,可牧海原并不是这样的纨绔子弟,如果当时能认识到价值,利用樊骥的衬托,就能比其他人先接触到了。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当时在牧海原看来,也不过就是一个外地人,没有像樊家得罪得那么深,已经是不错了。

不用送,樊家的两个人,现在是更加的郁闷和后悔!

本来年轻小辈的胡闹也就罢了,后面樊云端他们到客栈去找麻烦,这就是代表樊家找场子。

现在秋林剑宗用友好的态度,把对方收买了,如果此子记仇,想要把樊家灭了的话……

一阳宗的宗主和黄长老,这会儿也是想到了同样的问题。一阳宗也是和沈浪有过冲突的,今天他也是和南宫、牧家的人一起动手了。

如果沈浪想要报仇,只需要一句话,秋林剑宗这个老祖,就会出手帮他灭了一阳宗吧?——如果沈浪的价值真的有那么大的话。

“我们还是想一个对策吧!”白玉村叹了一口气。

现在已经不是他们家被干掉两个人的问题了,也不是五家被干掉七个人的问题,而是秋林剑宗会不会趁机覆灭其他家族门派的问题!

在他们人心惶惶的时候,沈浪和高寒秋他们,则是在剑楼顶上宗主室喝茶闲聊。

莫飞流也是作陪在一边,亲自为他们烧水煮茶,以晚辈的姿态侍奉着。

“叙旧”是需要看时间的,如果经常见面、相隔不久,自然不是叙旧;但如果相隔的时间太久远了,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旧可以叙。

比如普通人最常见的叙旧,不会是和经常见面的同事朋友,一般是大学同学。但如果是小学同学的聚会,又往往没什么人参加了,因为隔得太远。

他们几个也一样,几百年没见,刚开始是很激动的,但往事话题很快也就说完了。

毕竟沈浪是“跳过”了几百年,而许皋月是长久的活下来的,高寒秋更是有着更多丰富的经历。

不过他们的关系并没有淡漠,随着叙旧,重新收拾起来了,不过相隔久了,大家的身份年纪也不一样了,终究还是会有一些不同的。

到后面,话题自然就谈向了修炼方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