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7章 撕破脸-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87章 撕破脸

九个门派来的人却是有接近二十个!

因为这是到秋林剑宗来抓人,没有足够的底气,是不足以向秋林剑宗施压的。

基本上每一家都有两个过来,而且都是掌门带队,另外加上一个长老级的高手。

之前和易不庸对峙的三个,也都一起过来了,他们是现场的见证者,是可以控诉沈浪是凶手的人证。

对于他们能这么快过来,易不庸也早有了推测。

在黄长老等三人离开之后,易不庸和沈浪在贵宾楼并没有等候太久,然后就是直接赶回秋林剑宗。再到他们现在赶过来,时间都是很紧的。

这也印证了一点——今日他们派出去对沈浪的“执法”,并不是“主办方”的决定,而是组成这一届主办方的背后各派,都已经达成了意向。

而且很可能他们八派的掌门、长老什么的,都已经在一个地方集合,等着亲自见识沈浪这个外来者。

要不然的话,他们三个回去之后,要再把消息传送到各家,各家再汇报到家主掌门,再经过家族的协商,再和其他各派一起商议后行动……绝对没有那么快!

意识到这一点,易不庸也是暗暗头大。看来他们对沈浪大师的重视程度,甚至超过了沈浪自己的猜测,那就不能善了了。

本来他们就要动手到底,现在击杀了七个弟子,更是让他们有了“抓捕凶手”这个合情合理的借口。

“我不管你们误会也好,冲突也罢。各位跑到我们秋林剑宗来,是什么意思?”

莫飞流却是直接冷着脸质问了一句。

宗主居室是在剑楼最顶层的一整层,为了凸显尊崇,是做了**处理的,在阳台上可以看到下面,可以远眺群山,但从外面、下面看起来,则看起来是空荡荡的,有视觉障眼法。

但莫飞流自己就是长期住在上面的宗主,沈浪他们此刻到阳台上观望下面的情况,他岂能不知?

师父在上面看着他呢,这处理还能需要师父出面吗?

“莫宗主!您这是坚持要袒护凶手吗?”白玉村脸色变了变。

其他人的脸色也是微微一沉。

从易不庸的态度,已经可以看出秋林剑宗对此子的重视,所以他们联合所有掌门同时一起过来,并且毫不掩饰怒意的气势汹汹,准备来个下马威。

秋林剑宗再牛,也不敢同时得罪唐城九个大门派大家族,这是他们敢直接开口索要凶手的底气。

可是现在莫飞流,却是直接的要和大家对抗到底的意思!

能施加压力让秋林剑宗服软,影响了关系,也是以后再修复。但如果要正面交手的话,那动静就大了,后果也会更加的严重。

最好的结果,也就是九派联合把秋林剑宗灭了。但那显然可能性不大,一旦拼个鱼死网破的话,唐城各派也都会收到重创!

在这个群英会的日子里,就是给觊觎唐城一代的外地强大门派机会了。再来一番大战,最后的结果也是苟延残喘。

换句话说,最坏的结果,是让唐城势力地盘大洗牌,甚至整个汉国最强的一部分势力,都受到了重大打击。

话又说回来了,这个结果,莫飞流不可能想不到!

易不庸可能只是听命令行事,可身为老前辈的莫飞流,都如此的维护此子,不惜和九派决裂,那更加证明这个外来者沈浪的价值!

“我们不是冲着秋林剑宗,但贵派这位易不庸大师,不仅仅在现场以贵派和莫宗主你的名义维护凶手,还在事后携带凶手逃回到了秋林剑宗。我们不该来?”

镇天门的门主再次质问,这一次是借口说易不庸,直接面对的却是莫飞流。

“注意你的用词!不是什么携带凶手逃回秋林剑宗,沈浪大师是我们秋林剑宗的贵客!”

在师父的注视之下,莫飞流当然必须要对师父都叫哥的人,保持着绝对的袒护。

“这么说……莫宗主是铁了心一定要护着凶手了?”

“莫宗主,此子先连番伤及樊家子弟,再挑衅我们一阳宗。但念着我们作为群英会的东道主,我们一再忍让,不让人说我们欺负外地人。”

“不错!是可忍孰不可忍!今日此獠一言不合便当众击杀了七名核心弟子,这已经不是对唐城所有家族门派的蔑视挑战,而是惨无人道毫无人性的表现!”

“秋林剑宗素来是我唐城正道大派之一,数百年来秉承着正义,莫宗主难不成要违逆祖师宗旨,走入邪道不成?”

见他们越说越严厉,直接对着宗主发难,易不庸忍不住反击了起来。

“各位掌门!你们也别说得那么冠冕堂皇,不断的给沈浪大师扣帽子,不断的给我们秋林剑宗施压。说到底你们是从沈浪大师的开讲,领悟到了要义,企图想要将其抓获,独占其智慧!”

“你们以为我们秋林剑宗也是一样的龌龊想法,各位真的错了!对于我们秋林剑宗,沈浪大师就是一位尊贵的客人,我们不图任何的利益。”

“在此,我也奉劝各位!别人的智慧,那是别人的,你们如果想要,可以拜师、重酬、甚至跪求,扣个污名强夺,那才是宵小邪道!”

在韧锋,能到易不庸出面的,都是一等一的贵客,所以在谈话谈判时的技巧和气势,他都是锻炼得非常的强。

这一番铿锵有力的话说出来,当即让对方都恼羞成怒了。

那是他们的真实意图,公开的说出来,就等于是把他们的遮羞布得扯了。

“好一个易大总管,不愧是一流奸商!到底是谁在扣帽子?我们是来抓凶手,你却污名我们另有所图!”

“大家同为唐城正道,今日就剩你们秋林剑宗为大公无私的正道,我们都是邪道?”

“莫宗主!你且说一声,易不庸的话,是不是代表了你和秋林剑宗的态度?如果是,我们今日就要代你们秋林剑宗的祖师爷,清理你们这些不肖子孙的门户!”

“我们今日九大门派家族,一起在这里,上可对青天,下可对汉国各地英豪!”

既然撕破脸了,那他们所有的掌门,当即抢先发难,从气势上镇住莫飞流。

只要一句话,就等于直接和九大门派开战!

他们先发难,却把点火的事抛给了莫飞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