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3章 击杀七强-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83章 击杀七强

沈浪的双手也没有停止,脚步当然更加没有停止!

虽然分神控制鎏月针,但他的速度依然很快,他们七个人对他的攻击,根本没有起到一点作用。在此刻他们踉跄之际,巨岳剑已经贴近劈砍了过来!

“啊——!”

其中一个化神境中期水平的,来不及闪避,直接被沈浪拦腰斩断成了两截!

“竖子尔敢!”

那位南宫老者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怒喝了一声。

可是在他声音才刚刚传出来的时候,沈浪已经挥剑斩断了另外一个化神境后期的一条腿!

如此两剑,已经直接制服了两个人,而他们身上的鎏月针,在他们重创失守之下,直接从腰间爆向了心脏,然后裂肌而出!

心脏碎裂的两个人,毙命当场!

沈浪只是分神控制着鎏月针,以他强大的精神力,这根本没有什么问题,他本人还在快速的攻击。

而德古拉伯爵,已经如同鬼魅一般,先后直接把两个受制踉跄的强者,咬死吸干了血!

落轻舟也只是稍微的慢了一步,全新的星云锁链,带着寒冰气息,从后方锁住了其中一个人的脖子,竟是把一个化神境中期的给绞杀了!

虽然主要是沈浪用鎏月针让那些人短时间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给了落轻舟机会。但她还没有到化神境水平,即便武器不错,能够完成越级绞杀,主要还是因为她最近半年的战斗经验,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会。

从死亡森林、到百鬼门袭击冰宫,那都是生死之间磨练出来的经验。

而唐城诸派,和平太久了!

本来这边地广人稀资源丰饶,随便一个小门派小家族,都能活得很滋润,更别说唐城的大派。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大型战斗,所以也才会从百年前就开始在群英会设置“争雄”环节。

但无论是自己人对练,还是比武的实战,终究不可能和生死大战出来的经验比。

连落轻舟都能把握机会有所突破,跟一路杀出来的沈浪比,他们简直就是温室里的花朵。

“住手!”

姓南宫、姓牧的两个也是惊叫了起来。

但已经来不及了,沈浪的巨岳剑,又继续的砍下了剩下的两个!

至此,沈浪击杀了四个,德古拉伯爵吸干了两个,落轻舟也绞杀了一个。

他们本以为缠住了易不庸,另外七个人一起出手,必然能在德古拉伯爵赶过来帮忙之前,就把沈浪给控制住了。

没想到不过瞬息之间,别说抓到,七个人居然都毙命了!

不仅仅是他们三个人,易不庸也是完全被惊到了。

他们四个的战斗,当然没有生死相搏,易不庸同样想要缠住他们三个,给沈浪逃走的机会。所以他们的攻击其实才刚刚开始,但现在不需要谁开口,双方都自然的停止了下来。

沈浪居然以一敌七,一举挫败了七个人,并亲自斩杀了四个。

而他的两个朋友也不含糊,一个如妖怪一般的咬死了两个,连那个实力低微的年轻女孩,都越级击杀了一个。

大家疯狂往外跑,或者往内院跑,但门只有那么大,一混乱就挤住了,后面还没有跑出去的,看到不过一瞬间的功夫,沈浪他们就把主办方七个高手都斩杀了!

这一下让他们都恐惧了起来!

本来逃离现场,是怕被高手过早给殃及池鱼了,现在则是怕沈浪报复!因为他们大多都是来幸灾乐祸,等着看沈浪倒霉的呀。

如此一幕,也让易不庸在震惊之后,一下头大了起来。

七个!

这主办方可都是唐城有头有脸的门派、家族组成的,一下斩杀了七个,基本等同于得罪了七家!

虽然他们比不上面前另外三个的实力强大,可水平也已经不低了,而且这不仅仅是人的问题,更等于是对组成“主办方”所有家族门派的无视和挑战。

秋林剑宗可以为沈浪站出来,但那是因为还占据着理,如现在这样,沈浪斩杀了那么多人,便是宗主、祖师爷,也没有一个好的借口啊。

不占着理的话,那就失了正义性,会被所有人鄙视唾弃。

易不庸很想要给自己几个耳光!

刚刚抬出宗主的名义还压不住他们,就应该马上带上沈浪飞离现场,要救人、要评理,回头等着宗主出面再来。

现在事情已经搞得无法收场了!

“我就跟你们说一句,想要杀我的人,都被我杀了!”

沈浪冷冷的看着黄长老和牧、南宫二人。

“我劝你们悬崖勒马,再来招惹老子,做好你们的门派家族被杀个精光的准备!”

他们三个人现在的脸色很难看,以他们的身份,被这样训斥赶走,当然是非常丢面子。

但如果不走的话,现在还能有胜算吗?

易不庸能以一敌三的缠住他们,再加上沈浪他们,就变成他们三个有危险了。

刚刚沈浪可是展露出了和他表面、年龄完全不符的实力,而那个还在舔血的妖怪一样的人物,更显得诡异。

“易大总管!您可是亲眼看到了,我不知道你们秋林剑宗还有什么名义维护他!”

“此子已非利益所在,而是汉国的心腹大患,我们务必联合起来,将其击杀!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没有选择和沈浪辩驳,而是给易不庸施加压力。

从地理上来说,秋林剑宗也是唐城的门派。从阵营来说,秋林剑宗更是名门大派,而不是旁门左道。

不指望秋林剑宗帮忙抓了沈浪交出来惩罚,起码不能让他们影响大家的发挥。

毕竟秋林剑宗还是让他们忌惮三分的。

“我早劝过你们了,沈浪大师是前辈高人,你们非要打个烂旗号找麻烦……”易不庸很无奈,但这会儿也只能这样叹声吐槽一下,不敢再火上加油。

他们三个老家伙,都是人精,听到易不庸用的是“前辈高人”,让他们多了几分警惕,难道这个年轻人,有着很高的辈分不成?

能拿得出手的“辈分”,自然说明他有一个强大的师门后台!

想想也是,如果不是有强大的师门,又怎么可能年纪轻轻便能深入浅出的开讲论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