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4章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84章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现场气氛陷入了紧张而又尴尬之中,他们三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表态。

要继续动手的话,以沈浪几个人的狠劲,那他们也必须要拼命了,那样易不庸也必须拼命,最后的结果就难说了,最好可能也是两败俱伤。

如果不继续动手,眼看着带来的七个人死在面前,他们以后还能抬得起投来吗?

他们都是一百多岁的人物了,如果是普通人,明知道已经超长寿了,自然看得淡生死。

但对于这个级别的修真者来说,不出意外、修炼不出差池,再活百年,也不是什么奇迹。继续修炼下去,达到更高的境界,寿元还能增加,寿元增加,未来的可能性就更大!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年纪越大越珍惜寿命,通俗一点来说,就越怕死!

死不算什么,可百年苦修毁于一旦,那是何等的不甘?

在现场僵局的一两秒里面,精神力很强的三个高手,都是已经快速的分析过了各种情况。

相比起两败俱伤甚至死亡,他们还是更愿意好好的活着。

活着就有一切!

包括今天这里的真相,只有活着才能传扬出去,才能按照他们的意思传扬出去。

“好!秋林剑宗既然铁了心要保他……呵呵!”

黄长老说了一句场面话,把问题的关键扣在了“秋林剑宗力保”之上,然后冷笑着愤然而去。

姓南宫和姓牧的那位,摇了摇头,也要跟着走。

“站住!”

沈浪却是叫了一声。

易不庸本来稍微的松了一口气,他们三个肯定只是暂时服软,回头必然会怂恿各派找秋林剑宗对质。

但不管怎么样,至少沈浪眼下是安全了,之后的问题,就有宗主兜着,沈浪不会在他的手上出事。

可是眼看别人撤离了,沈浪居然还喝斥人站住!

这让他拳头攥紧了,这不是挑衅吗?大哥你有这个实力吗?

姓牧和姓南宫的两位,也是愤怒的回望。

他们这样离开,已经算是示弱了,是灰溜溜的离开了。还想要怎么样?真欺负他们不敢动手吗?

“把他们带走,要不然的话。我朋友不介意把他们的血吸干了,虽然死了不新鲜。”

那七个人,已经有两个被德古拉伯爵吸干了。剩下的五个,死都死了,留着也浪费,不管是让德古拉伯爵吸干血,还是让霸天塔炼化,再久就真的没有价值了。

不过考虑到这些都是唐城有来头的,必然死要见尸,他也不能真的炼化了。

听着沈浪的话,南宫二人觉得很憋屈,眼看着同来的被杀了,还要他们留下来收尸,实在没面子啊!

但看着那两个干尸的模样,他们还是忍住了。

不管怎么样,现在把大家的尸体带回去,有两个干尸的对比,也能说明他们三个退缩的价值,算是为了保住其他人尸体的忍辱负重了。

他们的速度很快,马上把所有尸体收入储物空间,便迅速的离开了。

刚才从这里挤着跑出去的,其实也没有走远,不管是在门外还是院内,都是可以近距离观察,又能随时撤离的。

对于里面的战况,也都非常的关心,先出来的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看着黄长老他们三个先后飞行离开,后面出来的人,才开始讲述刚才看到的情况,才让大家知道胜负已分。

沈浪居然斩杀了联合主办方一起过来的七个高手,并被最强的三位也逼退了!

这个消息实在太劲爆了,让他们都有马上传播扩散的冲动。如果是有网络的世界,肯定马上拍照群发出去了。

而且沈浪的狠辣,也让他们这些幸灾乐祸的,不敢停留下来,赶紧先离开现场再说。

在数以百计看热闹的修士们先后离开,客栈老板和工作人员则是簌簌发抖的回来了。

这时候沈浪已经跟德古拉伯爵和落轻舟说了,让他们收拾一下东西,前往秋林剑宗。

对于客栈老板,沈浪也是给了他几颗中等灵石,对于使用钱币的普通人,这能兑换的钞票,足以弥补整个客栈被毁的损失了。

至于他们是赶紧跑路,还是冒险在这里继续营业,沈浪就不管了。

“沈浪大师,您刚刚还是稍微有一点冲动了,唉……只要不杀人,一切都还有得谈。”

走入到了空荡荡的内院,易不庸忍不住还是抱怨了一句。

沈浪淡淡的回了一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易不庸暗暗苦笑,就算冒犯了你,也不至于要杀人啊!

“什么决定,什么行动的,都会有相应的代价。既然他们企图高收获,就要承担高风险。如果我被他们抓走了,你觉得卖你的面子能救得出我吗?”

沈浪对他的印象还是可以的,毕竟第一次见面,就把三十颗上等灵石的星云锁链免单了。在等落轻舟他们收拾,左右无事,便也多说了几句。

易不庸沉默了下来。

沈浪的反问,他无法回答。

就今天现场的情况来看,黄长老他们几个,显然误会了秋林剑宗,觉得他们是通过诱使的方式,从沈浪大师身上榨取价值。

那如果不下狠手,他们就会对沈浪大师下狠手!

一旦他们把人抢走了,别说他的面子不管用,宗主的面子也未必管用——刚刚已经试过了。当他们多个门派加在一起,就不用给秋林剑宗面子了。

而沈浪大师能让不知道多少年没出现过的祖师爷出关回归,可见其面子自大,便是宗主,也必须要一战到底。

终究要战的话,现在至少还是几方占据着上风。

至于舆论……

人家多方联合,无论什么状况,都会被安排传扬成他们占据着理了。

“大师说得对,既然是不可调和的敌人,该出手就出手!”

虽然他也是生活中和平的时代,唐城有的只是小摩擦,没有门派大战。但掌管韧锋这几十年,却是有不少惹事的客人,和互相争斗的客人。

这些经历让易不庸无论是在战斗经验,还是决断等方面,都要远胜于唐城其他的人。

现在已经想通了,便没再头大纠结,而是开始想办法怎么应付接下来各派找上门的麻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