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0章 真正目的-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80章 真正目的

不过主办方这次也是有备而来的,刚刚说话的是其中一个男子,但另外还有九个人。

沈浪他们有四个人,尤其是许皋月深不可测,这些当然是打听到了的。

当德古拉伯爵站出来的时候,马上有三个人出来挡在了那个说话男子的前面,和德古拉伯爵直接对峙上了。

从实力上来说,这三个都是达到了化神境巅峰!

虽然作为进化过数百年的变异吸血鬼,他们看不出德古拉伯爵的真正实力,但光他们展露出的实力,就足以让全场所有人都没有话说。

现场看热闹的,有很多实力只是存真境的,或者化神境初期水平,自然看不出他们的深浅,但现在感觉到他们三个流露出的气势,已经是深深的折服。

进而大家也是有点不解了,沈浪昨日开讲的收入,超过了一百颗上等灵石,确实是一笔很大的收入了。但应该还不至于让主办方派出现在这阵势吧?

主办方并非一家,是多方抽调组成,按他们现在的实力来看,应该算得上是精锐尽出了。

想到这一层,哪怕是幸灾乐祸的,也不由得对沈浪服气。就这待遇来说,从上一届到这一届群英会,整个汉国也没有出过如此人物吧?

“我劝你们老实归案!你们两个并不是主犯,只要配合我们抓到逃亡的沈浪,你们……”刚才说话的男子,继续语言分化。

“我逃你妈!”

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让大家都看了过去,见到的是沈浪从后面分开人群走了过来

现场当即哗然,本来以为就是一个年轻女子,是随便被抓了,打不起来。等到德古拉伯爵出来,才多了一点期待感。

此刻沈浪这个正主儿出现了,当即让大家都兴奋了起来。

“你就是沈浪?出口成脏……”

上一次三个不够分量,灰溜溜的走了,今天来的十个都要强得多,但只有一个人见过沈浪。便是当日在讲坛那里的那个负责人,此刻他是在后面六个人里面。

说话的男子走到了前面,直接和沈浪对峙上了。

“我脏你妈!”

“简直有辱斯文!”

“我斯你妈!”

那个男子有冷静到气怒,被连续同一个粗口激化,已经眉头大皱。

“你敢换一个词吗?”

沈浪接着说道:“我换你爸!”

“黄口小儿!满口污言秽语,当唐城是你们粗鄙山野么?”本来和德古拉伯爵对峙的三个人,也都转向了沈浪,其中一个老者直接喝斥了起来。

“粗鄙你爸!你算什么东西?”沈浪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你……!”

那个人能有如此境界,自然也是一把年纪,平时无论是在自己门派,还是在唐城,都是赫赫名声,谁敢对他如此说话?

被沈浪这么以顶,让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黄长老。虽然你们一阳宗的人,和沈浪大师那日在讲坛因为贵宾位子的事,稍有一点伤了和气,但你也不至于鼓动主办方,搞这么大阵仗吧?”

易不庸从后面走了过来,以轻松玩笑的口吻,对那个老者说了起来。

“还有南宫兄、牧兄,沈浪大师有什么问题,值得你们这么多人来针对啊?”

黄长老就是刚刚被骂的那个,听这意思是之前和沈浪有过摩擦的一阳宗的长老。姓南宫、姓牧的,就是另外两个化神境巅峰的。

姓牧的,大概和牧海原是同一个家族的。

沈浪迅速理清了他们的身份,至于另外的七个人,门派和家族肯定都是有来头的,只是个人的实力要更弱一筹。比如说话的这个男子,就差不多是化神境后期的水平。

“易大总管!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个黄长老沉声问道。

南宫也是微微的皱眉:“易兄,我知道你们韧锋是有规矩的。不过现在可不是在韧锋的店内,就算是你们的客人,也不至于在这里还要维护吧?”

牧家那个,大概不想易不庸把牧海原的事挑出来,以便显得牧家也是公报私仇,所以这会儿没有开口。

看热闹的很多都是外地来的,都没有见过、认不出易不庸,不知道是谁为沈浪出头。

现在听了这话之后,才知道竟然是著名的武器商韧锋的大总管,一时间都窃窃私语起来了。

卷入更多的人进来,自然这热闹也会更大更好看了。

“不好意思,南宫兄误会了。我不是因为沈浪大师是韧锋的客人而维护,而是作为秋林剑宗的晚辈,陪同大师来到此间。你们打着主办方执法的名义,企图构陷沈大师,作为晚辈,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易不庸的语气和态度都很好,但这一句话说出来,却是把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包括黄、南宫、牧三个主办方最强的人。

刚刚窃窃私语的,也是一下哑口无言。

什么情况?

堂堂韧锋的大总管!

居然自甘称为沈浪的晚辈?

他们起码差距一百岁,沈浪何德何能啊!

不过黄长老他们几个,当然思维转动得更快,马上就想通了。

“啧啧!易大总管果然不愧是奸商,有一手啊,别人还没有动手,你倒是示好攀亲了。”

“易兄好算计!不过此子秋林剑宗可别想要独吞,是大家的。”

听着他们两个的话,易不庸有点莫名其妙,现场其他人也是有点莫名其妙。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意思,不过沈浪大师是我们秋林剑宗的贵客,秋林剑宗自然是会维护到底的!”

虽然有点不解,但易不庸还是听出了他们的态度坚决,所以马上也表态了。

长期掌管韧锋,让他在决断方面,有着远胜于一般人的能力,此刻不需要等到请示,直接就代表秋林剑宗力保沈浪。

“你可是说清楚了,你这是代表韧锋,还是代表秋林剑宗?”

“你更要想清楚了,你真的要代表秋林剑宗和大家为敌吗?”

这时候沈浪冷笑了一声,重新把大家的注意力,从易不庸和他们三个人的身上,转移回到他身上。

“原来你们收买到了昨日我的演讲内容,研究出了价值,想要把我抓回去榨干我的脑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