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异域往事-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75章 异域往事

当年高寒秋他们对于无归海狱的探险,对于后世来说,就是一拨的事。但具体到当时,其实是陆陆续续的,并不像沈浪他们这次一次性的大量进入。

各地区发现这个“通道”的时间不是一致的,当时的世界,对于地球的了解也还不够多,大家固定在一片的大陆区域。

而那一片异常的区域,是出现在太平洋中间,并不是想要去就能去的。

也正因为如此,不同地区的修真者,都通过世俗开始造船,间接促成了大航海时代。

因为进入的人数量不一,人少分摊空间冲击的时候,也可能直接就昏迷了。而在那不知道多大,不知道具体怎么样的混沌空间,也不知道有没有直接就这样死在迷雾之中。

高寒秋他们一批华夏的修真者,已经算是大规模的一次。当时顶尖的一批,也远胜于沈浪他们这次来的一批。

他们进去之后都没有昏迷,加上反应也快,有一些一起并肩进入的好友,都是互相抓住了连在一起。

而大家的思维,大部分也是一样的,都像沈浪一样,选择了沉底。

在底下地面行走的时候,分散坠落的很多寻找到了一起,但也只是一部分人,还有一部分是找不到了。

当时是天机宗的一个前辈,推算了一个方向。大家在没有更好办法的情况下,就跟着这个方向走。

最终他们从那个瀑布处进入到了这个世界。

经过混沌空间的迷雾重重,再见到这灵气逼人的世界,大家都是非常的兴奋,觉得是真的到了仙界。

当时的他们,都几乎是到了极限,寻求一个突破。进来的时候,都没有考虑着回去的问题,而是在这个世界寻找资源。

混沌空间的危机性,让大家团结在一起了,到了这个世界之后,就各有各的想法。于是在一起行动了一阵之后,就各自分道而行了。

后面就是漫长的闯荡,他们也发现了,这里的资源虽然非常好,但最好的地方,都有一些修真者盘踞,层次有高有低。

当时高寒秋他们的眼界有限,对于汉国、唐城,是用了很长的时间了解,才确认这一片疆域,都是古代一些消失、飞升的修真强者,陆续来到这个世界建立的。

因为他们是来了一批顶尖的强者,都不甘人后。经过和汉国已经存在的各种势力竞争,有的强者陨落了,有的强者立足下来,也有的成功开宗立派。

为了立足,高寒秋和林樾之一起,创建了秋林剑宗。

当时也是为了安全考虑,两个人确定了一明一暗的路线,没有把底牌直接亮出来,由林樾之在前台,高寒秋在暗中。

几百年前的唐城,虽然远不如现在繁华,但也是汉国最大的城池,是汉国修真者交流的中心。

这里有一些门派、家族,也都是已经存在了很久的。秋林剑宗能够站稳下来,自然也是有许多的艰辛。

由于地盘资源的争夺,高寒秋和林樾之和别派的高手战斗,都有过重伤,直到后来已经成气候了,大家才承认他们的存在。

林樾之还是先一步去世了,然后继位的是他在这边的大弟子,高寒秋还是保持在幕后。

在秋林剑宗的发展过程中,明面上的林樾之也是广收门徒,走量路线,把门派的规模搞上去。

暗中的高寒秋,则是走精品路线,培养少数能够成为中流砥柱的精锐弟子。

第三代宗主,则是高寒秋的一位弟子。策略还是一样,把林樾之这一脉做大,高寒秋这一脉做精。

而始终在幕后的高寒秋,却因为活得够长,把几代弟子都熬死了,成了“老祖”一样的存在。

秋林剑宗核心弟子才知道高寒秋一脉的秘密,到后来也知道门中还有一位老祖隐居活着,但除了高寒秋的弟子,辈分更低的都不知道这位老祖就是创派祖师之一的高寒秋。

也就是说,到了一定的层次,林樾之传下来那一脉的徒子徒孙,也都知道还有一位高祖师。但就算是高寒秋自己徒孙以下的,都不知道他还活着。

现在的宗主莫飞流,就是高寒秋亲自带的最后一个弟子。

早年大家只知道他是前一代宗主的小师弟,是代师授艺,辈分极高,所以后来顺理成章的接任宗主。

但就算是宗门内的高层,也不知道他是高寒秋亲传弟子。

易不庸和赤风,都是高寒秋一脉的精英弟子,是莫飞流一个已经去世的师兄的徒弟。所以他们对于高寒秋这位祖师爷,要比秋林剑宗其他的人更加的敏感。

他们两个是高寒秋的徒孙,但是少而精这一脉的,对比大量扩招的林樾之这一脉,他们的辈分也是极高的。

韧锋是秋林剑宗后来发展起来之后创办的,在各种武器设计方面,都有高寒秋幕后的影子,自然也是参考了很多以前华夏的武器。

而掌管韧锋的大总管,也都是他的徒子徒孙。

正因为他们在秋林剑宗的辈分和地位,所以对于价值不菲的武器,易不庸就可以开口说送就送了。便是平时以管事身份露面很多的赤风,知道他身份的都对他尊敬有加。

当日在韧锋门口,牧海原的恭敬,就是因为他家的长辈,对赤风都是很尊敬。

这一次退出的轻扬剑,就是以高寒秋柳叶剑为蓝本设计的,也是高寒秋想要延续的一种念想——毕竟他活得已经够久的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寿终正寝。

没想到这个心血来潮之举,却会是因缘巧合的在赤风拿出来给沈浪看的时候,引出了柳叶剑的感叹。

听到居然一下就和祖师的柳叶剑重合,让赤风吃惊之下,赶紧和易不庸商量,也就有了后面的事,有了现在他们来到这里。

沈浪和许皋月,听着高寒秋讲述了几百年来的过往,也是很唏嘘。

在异域挣扎的凶险,百年立派的艰辛,漫长岁月的流逝……都化成了简单的几句话。而这一次他们能够充分,充满了巧合。但从嵩阳真人的指路,到无意中看到轻扬剑,似乎也是一种冥冥中的注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