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2章 秋林剑宗-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72章 秋林剑宗

沈浪考虑之后,还是决定让德古拉伯爵和落轻舟留在客栈,由他和许皋月两个人前往做客。

因为这一次直接关系到他和许皋月的秘密,哪怕让他们两个知道,也不会有不良影响,但还是先慎重一点。

德古拉伯爵是淡然,落轻舟则是听从沈浪的安排。

临走前,沈浪还是叮嘱了一下他们两个注意安全。树大招风,他这几天风头太大了,而且还有直接得罪的。

让他有点意外的事,当他们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赤风已经在大厅候着了。

“赤风管事,你还跑来接我们啊?”沈浪笑道。

秋林剑宗虽然不是在唐城,但作为唐城赫赫有名的大派,别说打听,随便买一张地图,都有标注大概的位子。具体到了现场,再寻过去就好了。

赤风微微一笑:“当然,两位是贵客。不仅仅是我,我师兄也放下韧锋的事,亲自来接两位了。”

“哦?易大总管也来了?”沈浪再次意外。

易不庸的身份和实力都比赤风强,如果真的来迎接,那规格是真的高了许多。

赤风笑道:“他在外面候着。如果没别的事了,那我们不如就动身如何?”

作为韧锋的大总管,虽然接触得到易不庸的人,要比接触到赤风的人少很多,但如果和他一起在这里,能认出他的人,也不难猜到易不庸的身份。

他没有什么,易不庸在这里候着,就等于是用韧锋大总管的身份,给沈浪抬轿了。

别说还没有弄清楚双方的关系,便是清楚了是同源分支,易不庸也不至于如此,当日他亲自送沈浪下楼,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出来之后,见易不庸是在一辆垂着帷幕的兽车里面等着。

汇合之后,便是赤风驾驭飞行法宝,四个人直接一起离开了唐城。

出了唐城上空之后,便直接飞往了秋林剑宗所在的山脉。

一直到了他们山门所在的山峰,这才是在半山降落了下来,然后再步行上山。

这一方面是山峰有防护的禁制,另外一方面也是表达敬意。

事实上如果是一般人来访,甚至是要在山峰脚下降落的。

以他们的速度,没多久便从半山一直来到了秋林剑宗的山门所在。

一来到这里,沈浪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并不是他秋林剑宗的建筑风格,而是护山大阵有熟悉的感觉,跟天山剑宗流传着的一样,当初都是他教高寒秋改良过的。

不过仔细查看了一下,沈浪也能看得出来,这里的比天山剑宗的还要更高级,是后来再改良过的。

前面一个大大的石碑牌坊,上书着“秋林剑宗”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字体深入石中,俨然带着一丝剑气。

“两位,请!”易不庸笑着邀请。

许皋月这会儿也是有点恍惚,更有一丝明显的激动。

沈浪点点头,抢先一步走了出去,不仅仅在许皋月的前面,甚至在易不庸的前面。

他看似随意的往前迈步,但其实每走一步都是非常有讲究的,因为大阵是开启状态!

或许这是秋林剑宗莫飞流宗主有意的考验,便是要看看他们认不认识。

毕竟就算护山大阵,也不过是统称,每个门派都有不同的布置。如果真和高寒秋有所渊源的,应该有一定的了解。

果然,在沈浪迈步出去的时候,易不庸并没有马上开口阻止,也没有走前面去,而是用心的观察着。

走在后面的赤风也是一样,慎重的看着前面。

但很快,他们就流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沈浪此刻的步法,竟仿佛是布阵的人一样,完全契合了整个阵法的精髓,不仅仅他个人踩踏没事,而且随着他的走过,是暂时把山门一带的入口开启了,后面的人随便走都没有问题了!

这让他们两个都动容了,如果不是高祖师另外流传的一脉,怎么可能做到?

等着步入进去之后,他们两个的态度,都有所变化,比之前的客气,多了一份的亲近感。

“两位这边请,我带你们直接去见宗主!”

易不庸加快步伐在前面带路,而赤风则没有跟着一起了。

天山剑宗是在一个隐藏着的山谷里面,而秋林剑宗的山门总部,则是一整座雄伟入云的山峰,连带周围的山脉,都是属于他们的地盘。

在这山峰之上,处处都是气派非凡的亭台楼阁。而远远的,就能看到有一个高大的建筑,有点像一座塔一样,但细看更像是一把插在峰顶的剑。

等他们来到这剑形建筑前,发现建筑很大很雄伟,一层层的上去,里面有很大的空间,应该可以居住不少的人。

“易师兄,师父已经在等着客人的来到了。”有一个人在建筑前面等着,看到他们过来,对易不庸说了一句。

易不庸点了点头:“两位不用拘泥,就当是回家了一样。请!”

他已经可以确定,这应该是高祖师另外留下的兄弟门派,虽然不可思议,但也能算是自己人,这一句也不是客气。

而一直忍耐着的许皋月,到这会儿也没有再客气了。

他神识直接蔓延出去,迅速的往整个山峰顶上笼罩出去!

现在的宗主,也不过是高寒秋、林樾之的徒子徒孙而已,他真正想要见到的,是高寒秋,哪怕是留下的遗迹、痕迹。

因为他的境界非常高,加上这样直接笼罩整个山峰的姿态,立即就引起了许多的警戒!

最明显的就是从面前高大的剑形建筑,里面有数十道神识查探了过来,另外还有在其他的角落。

更有一缕神识,似乎是从峰后深渊传来的,竟是比许皋月境界更高!

“客人无礼了!”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随之有一个须发皆白老者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师父。”刚才迎接的那个人赶紧行礼。

“宗主。”易不庸也是恭敬的行李,从称呼来看,他是和莫飞流的弟子一辈,但宗主莫飞流并不是他的师父。

他此刻也是暗暗苦笑,这位沈浪还是挺不错的,另外那位年纪大的,就太随意了。就算让你当成自己家,也不能随意窥探别人的秘密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