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把收入上交吧-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70章 把收入上交吧

沈浪刚刚直接离开了讲台,就是想要保持着“大师”的神秘性。

如果外面只是一般的事情,他也不会亲自跑出去了,这会儿是真的有人闹事!

因为才刚刚结束的关系,很多人都还在院内交流着,不舍得散场。所以在客栈主建筑的前面大厅,只有少数一部分刚刚出来了,大部分的人,是没有买票又还留下来看热闹的。

就在前一刻,来了三个人。

他们进来之后,就直接对贵宾楼的老板宣示了一个消息:

因为贵宾楼并不是群英会的协办机构,没有举办讲坛的资格,他们今日在这里的活动,必须要把所有的收入上交给群英会主办方,然后由主办方拨发给主讲人酬劳。

贵宾楼老板已经所有的员工,这两天能保持着一定的硬气,就因为沈浪住在这里,是他们拥有这稀缺资源。要不然那么多的高级修真者,都要找他们麻烦的话,早就受不了了。

但现在来的不一样,这是群英会主办方的人,而且直接把问题扣在了他们的头上,并让他们上交所有的收入。

老板一下就吓倒在地上了,他们哪里承担得起这个罪名啊,要灭他们的话,简直就是举手之劳!

还有收入,虽然是他的伙计燕小七负责一起统计“收门票”,可是所有的灵石,都是沈浪大师的人收走了啊,他还能去找来上交?

在吓倒之后,他马上就开始哭诉求饶。

现场留下来看热闹的,虽然有一部分不甘心没能入场,对沈浪和许皋月有意见。但更多的是没舍得成本的,也就想要留下来,看看能不能从大家的嘴里听到一点。

甚至不乏心里有点阴暗的,等着看笑话,看大家花高价什么都没有学到。

但不管是怎么样心里的,也不会针对客栈方面,现在听到这三个什么群英会主办方的工作人员的宣告,都嘘了起来。

“谁有意见?站出来说!群英会是唐城十年一次的盛大活动,负责筹办的是唐城多方联合,大家早一年就开始努力。”

“而且群英会的讲坛活动,都是免费对所有人公开的。不是让某些商人利用赚钱的!”

本来大家对于他们代表主办方的,都是有所不满,这不是明抢吗?说是某些商人,实际指的不就是沈浪大师吗?

但他们大多是不愿意花钱的,其他少数也是价格敏感的。听到后面一句,一下都觉得很有道理。

群英会一直以来的“讲坛”“论道”等活动,都是免费的,凭什么他沈浪就能赚钱?

或者这么说,沈浪想要酬劳,也应该是主办方给,大家听的人是不需要支付的才对。

光这从利益的角度,一下就让他们都安静了下来,没有再为不相干的沈浪和客栈出头。

这个时候,沈浪已经到了!

演讲结束,许皋月也撤了隔音罩,刚才的喧哗,也让里面的人听到了,大家也陆续出来这边看出了什么事。

“你们要搞事?”

“这……”

他们三个刚刚在这里,直接对着客栈老板宣布,就是想要把来意表达清楚,但又不需要亲自面对沈浪。

如果沈浪识趣,自然会请他们进去,或者跟他们去一趟,另外私下再沟通。

可是没想到沈浪直接公开的出现,而且直接质问他们是不是要“搞事”。

“你就是大家说的沈浪大师吧?”三人之中为首的一个,还是比较冷静一点。

沈浪看了他一眼:“说!”

“是这样的,你能够出来为大家开讲,我们群英会主办方,是非常的欢迎和高兴的。不过对外收费,就值得商榷,我们不能让这样的奸商,把群英会的招牌搞坏了。”

一边说的时候,那人大动作的伸手指向了客栈老板,以表示不是针对沈浪。

“如果主办方不惩治这种行为,今天这里搞了,明天那里,后天那里,都会出现这样的行为,那就把群英会搞得乱七八糟了,也让不远万里赶来的修真道友们破费和失望了。”

“所以,我们特意来传达上面的指示,让奸商把所有的收入上交。当然,我们主办方会另外酌情给予沈浪大师酬劳的。”

他说得很快,尽量的把问题解释了一下,以免沈浪在中间就动手了。

樊家、一阳宗,可都是这个遭遇按

“说完了?”沈浪却是耐心的等着他说完。

而这会儿的时间,大部分人也都出来了,让大厅一下显得有点拥挤了。

“说完了。”那人努力挤出了一个笑容。

客栈老板很想要喊冤,但也明白,在这些修真强者面前,根本没有他插嘴的份,只能等着“宣判”,唯一能做的,就是暗暗祈祷。

沈浪在问了他之后,直接不客气的说:“那奸商就是我。”

“……”

听到这话,客栈老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沈浪大师还是仗义啊!直接帮他把这个明扣过来的黑锅给掀了。

那三个工作人员,脸色就难堪了许多。

他们会当面指向客栈老板,并不是指桑骂槐,而是要给沈浪一个台阶,让大家有一个缓冲的,这普通人老板,牺牲就牺牲了。

谁能想到,沈浪直接揽上身!

“我一没用你们群英会的招牌吸引人,二没有占用你们的渠道和平台。凭什么我就成了非法奸商,得把大家给我的收入全部上交给你们?”

刚才听了演讲的,对沈浪都是深深的折服,此刻刚刚出来,看到沈浪和人对峙着,还没有弄清楚状况。现在听到了,才知道是有人过来摘桃子!

脾气暴的直接就吼叫了起来。

“操!你们算什么东西?我们乐意交灵石听沈浪大师开讲,关你们屁事?”

“你们这是想要干什么?沈大师的收入要给你们?明抢吗?”

他们可是有两百多人,一有人开口之后,马上其他人都跟着符合,气势高涨。

那三个人感觉快要被唾沫淹了,只能勉强解释:“这个……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说奸……那个客栈没有经过允许,是没资格办讲坛活动的……”

“用你家地了?还是用你们这些主办方的人了?”

“我们一起聚会探讨学习怎么了?你找找那里用你们群英会讲坛的招牌了?”

不需要沈浪再多说,大家都跟着沈浪刚才强调的两点,大声的斥责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