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大师待遇-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59章 大师待遇

那个现场的负责人把沈浪四个人安排了贵宾位之后,也赶紧退到了后面。

因为那跟着而来的几百个,都已经从空中下来了。虽然沈浪说随便,但他也怕这些人闹事啊。

出来之后,他就上前严肃的盯着那些人看。

结果让他很欣慰的是,这些人都很听话,随便在后面找位子坐,没有位子了,就在后面站着。

这让他松了一口气,不由得暗叹:看样子沈浪真的是已经交待过了啊!

然后又忍不住好奇,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居然能够驱动这么多的人。这些明显不是一个门派、一个家族的,都听他的话,难道他是什么盟主不成?

话说跟着沈浪而来的几百个修士,发现沈浪来的地方,是第一场“讲坛”所在,也没有觉得失望。

他们本来都是没有具体目标的,现在既然连沈浪都来听,那肯定是这一场名家讲坛,是非常有价值的,他们当然也是跟着下来听完。

之前他们是在后面保持了一点距离,结果看到这里的负责人,不仅仅直接飞上空中来迎接沈浪,还把他们几个带入到了前面最好的贵宾位!

这让他们也是暗叹不已,看来这个沈浪肯定是大有来头,要不然在唐城直接得罪了本地家族,还能得到唐城主办方面的贵宾待遇。

他们有自知之明,也不敢去跟沈浪比,自然是有一个位子就好了。不过他们不管是有位子的,还是没有位子的,都选择能看到沈浪的方向,以便等会儿沈浪他们离开的时候,可以跟着去下一场。

他们却不知道,这态度被那负责人误以为都是沈浪的手下,要不然为什么会那么听话,为什么还会时刻关注着沈浪方向呢?

这个负责人,只是讲坛这里维持秩序的负责人,当然不是整个群英会的负责人。

刚刚这个发现,让他不敢压着,沈浪一个人就带了几百个人过来,万一要搞事情——比如说袭击讲坛上的名家,那就不可收拾了。

虽然现在沈浪的态度是很好,但他必须要做好这个准备啊。所以看一切稳定,马上抽空去汇报给上级。

沈浪他们来得不算早,不过之前在现场的一些人,都忙于社交,没有安静的坐在座位上,周围倒没有什么人。

但他带着几百人而来的壮观场面,是把所有人都震撼到了。

又看到刚刚负责人的安排,先到的人,也都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大人物。

等着传言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就是从昨天下午开始窜红起来的风云人物。

一时间,很多人都蠢蠢欲动。

唐城的一些修士,多少要顾及一下樊家的面子,并没有过来和沈浪打招呼。但外地来的修士,就没有这个顾及了。

“请问……您是沈浪……大师吗?”最先来打招呼的,是一个年纪不小的老前辈。

称呼的时候,让这人有点犯难了。一般尊称要么是按照年纪辈分,称呼为“前辈”之类的,要么是知道具体身份,称呼为“宗主”“门主”,再其次就是宽泛的敬称“大师”了。

比如刚才那个负责人,只是一个中年人,不清楚沈浪的具体年纪,还是先用了“前辈”。

这个年纪不小了,犹豫了一下,就叫沈浪为“大师”了。

沈浪也明白,这里的“大师”,还是非常崇高的尊称,比如今天要上讲坛的,就被称为“名家大师”。而不是在华夏,存真境就被低级别的修士们尊为大师了。

“大师不敢当,我是沈浪,有事?”

听到沈浪谦虚了一句,那老前辈有点唏嘘:“这两天听了很多你的传说,大家都说你嚣张倨傲,没想到是这么平易近人。”

沈浪哭笑不得,他现在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被一个年纪起码一百多的老人说“平易近人”,还真的是有点尴尬啊。

“我是无极门的西门正,也是他们口中的外地佬!”老前辈压低了一声声音自嘲道。“所以想要认识一下沈大师,其实很多人都想要认识您,但不敢过来。”

“无极门?西门正?”沈浪有点惊讶的重复了一下。

这个叫西门正的老人不由得露出了一点惊喜的神色,“没错,正是我。没想到我们偏远乡野之辈,沈大师还听说过,真是博闻广识啊!”

“……”

沈浪有点汗,他会惊讶和重复,是这两个关键词连在一起,让他一下想起了一个人,以前的一个对手。

无极门加入大师联盟的西门封。

这个老人的门派也叫无极门,也姓西门,会不会是华夏那个无极门的祖师,来到这边之后留下的后代、徒子徒孙?

高寒秋、林樾之以及天机宗的祖师,都是到了这个世界,那同一批还有更多人的到了这里,也不是不可能啊。

这又多一点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想——汉国、唐城,或许根源就是来自于地球,来自于华夏古代的修真者!

不过现在,沈浪也不好说“我没有听过你的名字,听过的可能是你同一个祖宗祖师的亲戚”,而且西门封早已经死了。

想起西门封,他想起还有一个玉蟠桃一直没有用呢……

“久仰久仰。”

将错就错的客套了一句,也让西门正也兴奋。

然后西门正直接开始招呼了一些他的朋友过来,大家都以认识这个当红的风云人物为荣。

对于他们的热情,许皋月和德古拉伯爵,都是闭目养神,懒得理会懒得应付。

落轻舟却是颇为唏嘘。

因为这些人的行为,她是感同身受的。

很显然,他们哪怕一把年纪并有一定的名气名望,却还没有达到名门大派的地步,在自己的地盘上,具有着不一样的号召力,但来到唐城,就只是一个外地门派的身份了。

她作为天山冰宫的宫主,跟着师父拜会那些名门大派的前辈时,也是一样的。包括这一次无归海狱之行,即便有刘禹昌照顾,也还是非常的拘谨,都要陪着笑脸。

相比起来,昨天遇到的几个公子哥,因为家族是唐城的,天生就有几分优越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