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1章 唯一不听讲-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61章 唯一不听讲

被其他人传音劝说,让本来正要发作的另外几个,勉强压下了努力。

“好霸气!好威风!”

他们冷笑了几声,直接飞身离开了现场,赶紧去查看被扔出去很远的那个人的情况。

而刚刚的出手,除了近距离一些境界高的,知道是许皋月出手之外,大部分人都以为是沈浪出手的。

现在这几个人的离开,也是一部分人了解和猜到是被劝说离开,更多的人都以为是被沈浪吓跑了。

一时间大家都议论纷纷,大多都是为沈浪的吹捧。

在昨天、今天,他们还只是听到小道消息的传闻。刚刚则是亲眼所见,印证了传闻。

对比沈浪的几次出手,在交易场、在韧锋店门口,然后到贵宾楼客栈,再到今天,场面是越来越大。

像现在起码有数百上千的人,低级的修士占多数,高级别的也有不少,如此公开的把人扔出去几里,不能不说是非常霸气的出手。

刚才和沈浪认识的西门正等人,当然更加的激动,这不会连累到他们身上,但又可以吹嘘是他们的朋友。

一片喧闹之下,贵宾位的其他人,坐得也是很不安稳,不是的查看沈浪几个人的动静。

好在讲坛马上开始了,让大家的喧闹开始安静下来。

那个现场负责人,显然也是知道了这回事。但贵宾位不够,也是他没有想到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如果不是沈浪他们占了,而是其他的贵宾携带的人更多占位了,那最后来的没有位子,也只能算了。

但这事,他肯定必须要解释一下,也不能说沈浪什么,这是他安排的。

这第一场讲坛,是大家都非常期待的,各地的修士,都想要从这免费的名家公开演讲里面,启悟到真谛。

所以也不需要更多的人约束,当那位名家大师一登台的时候,自然就安静了下来。

沈浪之前已经了解过了,这是一位叫做智安的佛宗大师。

现在亲眼所见,是一位面黄肌瘦的老和尚,从剃头到僧衣,都和地球华夏的风格类似,让沈浪更加确信,汉国是历史上的修真者来到这边发展起来的。

登上讲坛的智安,对于下面众多的听众,并没有什么寒暄,直接按照他的节奏开始讲道。

他讲述的内容,也是按照他自己的准备,并没有迁就哪些群体。

现场的听众,则一个个都是竖起了耳朵听,并且用心的记。

像一些层次比较低的修士,师父长辈也没有那么高的境界,想要理解智安讲述的内容,就会非常的吃力。所以这会儿只能是先死记硬背下来,以后再慢慢的参悟。

对于他们,这是难得的机会,甚至可以改变自家的地位。

对于高层次的修士来说,这也是互相印证的机会,他们不需要死记硬背,但也是全神贯注,一边听一边领悟。

沈浪一行人,落轻舟就是属于前者,尽量的记住,慢慢的领悟。而许皋月和德古拉伯爵,则是需要从中得到启悟的。

至于沈浪自己,在听了一阵之后,也就没多大的兴趣了。

这位智安大师开讲的佛宗秘修理论,对他的帮助不大,上一世他研究创立“阴阳波若真诀”的时候,研究过相关的法门,就已经超越了现在所讲述的。

如此一来,千人的现场,就剩下他一个人的注意力不集中了。

讲坛之上的智安大师,对于下面的情况,就像讲台上的老师面对教室里的学生一样,什么情况都是一目了然的。

他用心开讲,不是传扬门派之秘,而是分享个人修行心得。当然也希望能够帮助到人,要不然的话,他这活动就没意义了。

所以看到大家都很认真在聆听,讲的过程中,他也是很欣慰的。

可是最后发现竟有一个年轻人,虽没有左顾右盼,但显然并没有在听他说什么,这便让他暗暗皱眉。

影响总是相对的,一张白纸,上面只有一个黑点,就会一眼看出来。黑暗中一点白光,也是一样的耀眼。

一堂课如果只有一半的人在认真听讲,老师往往都会心冷,直接放弃另外一半,只是对那一半听讲的讲完。

但如果所有人都在听讲,只有一个人没听讲,往往就会神奇,觉得这是对他的不尊重,打扰别人学习,会直接点名之类。

智安大师在发现沈浪没有听讲之后,就留下了这么一个心结,不管他的目光有没有扫过去,总是不自觉的会记得这个年轻人没在听。

不过他能够请来群英会开讲,自然是够身份的名家大师,即便心里有点芥蒂,也不会影响他讲课,也没有直接对沈浪那边表示什么厌恶的情绪。

讲坛的活动不止一场,也不是授课,所以在时间上并没有太长。整个活动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其中在讲完了之后,还有一会儿的时间现场交流。

算起来也就是讲了五十分钟左右,后面简单的回答了几个问题。

提问的人很多,只能是看着顺眼的点了几个。

提问的都是想要解决自己的问题,但这涉及到师门功法的秘密,而且具体到个人的情况也各不相同,所以智安大师也无法解决他们的问题。

基本上回答的问题,也是延伸到一个更广泛的参考性回答。

如此下来,很多人都是意犹未尽,境界低的感觉信息量很大,境界高的也觉得有所启悟。

沈浪几个则是起身离开,按照他们之前商量的,这会儿得赶过去看“论道”。

相比起讲坛,论道对高境界的可能有更大的启发,因为互相讨论容易有一个碰撞。

不过经过了刚才智安大师的演讲,沈浪的期待值已经极大的调低了,没有抱多少希望。

“沈大师……那个……一阳宗的几位……是我安排不当,连累你们受到影响了……”之前那位负责人,匆匆找上了沈浪,一脸尴尬的表示歉意。

沈浪摆摆手:“不关你的事,都过去了。”

“不、不,是我的问题。只是……您刚才直接当众出手,把一阳宗的前辈打伤,有点、有点……能否跟他们道个歉,让他们面子上好过得去?”

他是吞吞吐吐的把话说出来,显然怕沈浪一言不合就把他扔出去几里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