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 樊家杀上门-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55章 樊家杀上门

“你们干的吧?”德古拉伯爵直接问了出来。

沈浪笑着点头:“确实是我们。不过并没有他说的那么夸张,我们都是好人。”

老吸血鬼没有再说什么,对他来说,好人不好人,都没有什么意义,和许皋月一样,早就看淡一切了。

下午之后,他们就没有再出去。

落轻舟得到那棵适合她的药物,继续争分夺秒的研修起来,而星云锁链暂时是没有去研究。

沈浪自己并没有许皋月那样的激动,因为在天山剑宗,见到高寒秋的后辈弟子、包括直系后人,都已经激动过一次了,现在已经可以很淡定了。

交易场今天算是走马观花的看了一遍,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总体来说,还是有很多东西可以挖的,或许明天、后天也会有很多不同的物品出来。

但这是一个太花钱的地方,灵石不够丰盛……

现在他是有点期待明天开始的讲坛、论道等环节,想要听听这边的名家大师们,有什么高论。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他之前的经验帮到了御仙门,或许这边高人的开讲,也能给他极大的领悟。

至于年轻才俊们的争雄,他反而兴趣不大。

今天已经跟这边的年轻才俊交手过了!

牧海原他们,应该算得上是年轻一辈比较优秀的吧,肯定各地还有一些更加出类拔萃的天才。但也不会再给沈浪多大的惊喜了。

不过沈浪想要清闲一下,也清闲不了。

几个小时,已经足够地头蛇们行动了——樊家已经查到了他们的落脚点!

当樊家“发兵”来到贵宾楼的时候,从店家到住客,包括附近周围的人,都是紧张了起来。

眼看这是要大战的样子,大家都不想被连累了。

贵宾楼是最郁闷的了……

这样大型活动的时候,就怕有人惹事,把他们给连累了。

偏偏这些住客,都是一些高级别的修士,他们也不敢警告别人不要闹事啊。即便现在出事了,也不敢责怪什么,只能对樊家这边点头哈腰的道歉。

不过樊家来的人,也不会拆了客栈,他们是来找沈浪的。

这一次来的人,自然要比樊骥以及之前那三个都高不少,而且还带了一批人过来。

他还是保持了风度,直接让带来的人在外面候着,只有他一个人在客栈主建筑大厅里面。

但这与其说风度,倒不如说示威!

在外面的人,那是随时准备好了战斗,让里里外外的人都能感觉到压力。

“客、客官……”燕小七被老板命令过来请沈浪这个目标人物。

“今天的事……真的是您、您干的吗?”

他有点结结巴巴,有点难以置信,毕竟之前他还跟沈浪他们吹嘘呢。

“不用担心,我跟你走一趟,他们不会把贵宾楼怎么样的。”

沈浪不让他为难,先开口替他说了。既然樊家找上门来了,那就出去会会。

“我跟你一起。”许皋月也出来了。

德古拉伯爵自然也出来了,他虽然不在乎不关心这些事,但现在是一伙的,都有人找上门来了,找伙伴的麻烦,他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德古拉伯爵,你帮我照看一下轻舟,我们去去就来。”

沈浪没有拒绝许皋月,而是叮嘱了德古拉伯爵一句,以免樊家调虎离山,抓了落轻舟当人质就麻烦一点。

“好。”德古拉伯爵没有更多的话,但他既然表态了,就一定不会有问题。

燕小七再看他们,都是保持着战战兢兢,生怕他们一个不高兴,就把他的脑袋拧下来。——他还是相信樊家几个人被干掉了!

如果不是干掉了樊家几个人,如果不是樊骥公子被打成白痴,只是小摩擦至于让樊家大动干戈找上门来吗?

在前面带路,绕过庭院,来到主建筑大厅,看到里面的情况,已经和他刚才离开,有很大的不一样了。

大厅里面,樊家那位首领,自己独坐了一座,周围已经没有任何的客人了,全部撤到了边上,远远的离开。

但大家也没有离开,而是保持着围观看热闹的姿态,只是不想被殃及池鱼。

当燕小七最先进来的时候,他虽然没有听说过“狐假虎威”的故事,却是在这个时候,体验到了同样的状况。

不过他并没有丝毫的得意,而是巨大的压力!

进入之后,他话都不敢说,也不敢停留,赶紧脚步发抖的跑向了老板等人的旁边。

而对于厅内所有人来说,有没有燕小七在,大家的目光都直接穿透或无视了他,看的是他后面的沈浪!

今天的消息,大家或多或少都听说了,在樊家人来了之后,更是各自传音交流,已经了解得更多一点。

当看清楚沈浪的年纪,他们还是有点吃惊。

就这样一个年轻人,据说还是带着一个女孩子,就把唐城的三个大家族的公子给挑了?

不过在这里住客栈的,当然都是远道而来的外地人,对于歧视“外地狗”的樊家子弟,他们都没有什么好感。

跟沈浪令人怀疑比起来,跟着他一起的许皋月,颇有仙风道骨的神态,就让大家多了很多的自信。

“在下唐城樊家的樊云端!不知这位前辈如何称呼?”

樊家那位在客栈里面也是等着有点不耐烦了,终于见到正主儿出来了,直接便主动的出击。

他这问话,直接是无视了沈浪,看的是许皋月。

“我姓许。”许皋月简单的说了一下。

“阁下想来应该是显赫一方的高人,我就尊称您许前辈了。”

樊云端表面年纪看起来大概五六十岁,其实和许皋月看起来,也不会相差太大,这样的称呼,自然是带着客气。

可对于许皋月来说,再老一点的称呼他为前辈,也是受得起的。

“不知道许前辈是怎么教育弟子的,您这位弟子,今天打伤了我们樊家四个人,我想应该不是您的授意吧?或者说我们樊家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贵方?”

樊云端先礼后兵,客气了之后,直接就发难。

大家都是精神一振,想要看他们会怎么干起来。

许皋月却是皱起了眉头:“你说谁?这位怎么会是我的弟子,是我非常尊敬的人,要说是我老师也是可以的。”

此言一出,现场尽皆目瞪口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