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动手-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50章 动手

话说樊骥叫了人来帮忙,和牧海原、黄栌在交易场出入口外面等着,却是半天也没有看到沈浪他们出来。

他们觉得外地人也不是傻子,既然得罪了他们这些地头蛇,肯定不敢多做停留,说不定已经从别的出入口离开了!

一行人没有继续傻等下去,进去寻找到了那个卖家出入口,一打听,得知确实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从这里离开,已经走了许久了。

本来他们都是非常的郁闷,两个外地人既然想要偷偷跑走,肯定会躲藏起来,本来就不知道名字,如今唐城大量的外地修士,想要找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不过那个打听消息的人,却又顺口提了一句,说好像是韧锋的赤风管事带着出去的。

正以为线索断了,听到是韧锋的管事带着的,那极有可能是去了韧锋店里!

联想到之前沈浪在一品阁一次就买了多件物品,想来也是不差钱的外地土豪,是真的有可能再去韧锋买武器!

所以他们不做停留,马上就赶来了韧锋这里。

刚刚到韧锋门口,就看到赤风陪同着沈浪和落轻舟下来。

樊骥马上一挥手,带着的人迅速的把门口堵住了。

“小子!得罪了你樊骥大爷,不赶紧夹着尾巴跑了,还敢在这里大摇大摆,你这是自己找死!”

等了半天没有见到,就好像被放鸽子了一样,让本来就充满了怒火的他,更是累积了一肚子的气。

这会儿终于见到了正主儿,直接就爆发了出来。

在他看来,既然他们从韧锋出来,那不管买了没有,都已经是完成了,这会儿出手,是不会影响到韧锋做生意。

韧锋是有他们的规矩的,这里卖的是武器,但不允许在店内动手,要不然他们就会出手干预。

但现在他们就是在韧锋的门口,除非这两个龟缩在韧锋店内,要不然只要踏出一步,就离开了韧锋的庇护。

牧海原虽然被沈浪拂了面子,让他也是心有不满,但终究还是最冷静的一个。

他留意到樊骥的话,让赤风的脸色一沉,连忙带着解释的语气补充。

“这位朋友,刚才在交易场,你一言不合就把樊骥兄弟打伤,这实在不太好吧?我们本想要找你评评理,没想到你躲到韧锋来了。”

他见赤风的目光看过来了,便颔首致敬,然后继续的说。

“如果你在韧锋的交易还没有完成,我们不会打扰,继续在外面等着。如果你已经完成了交易,敢不敢和我们解决一下矛盾?”

他相信以赤风的职务和眼光,肯定认得他是牧家的人,现在话里话外,也是给了韧锋面子,把他们摘除开来。也强调了他们对韧锋没有问题,只是来找沈浪的麻烦。

而且樊骥用的是“得罪了你樊骥大爷”“找死”,让不了解的人听了,会觉得他们是恶霸行径。

所以他改用“一言不合就把樊骥打伤”“评评理”,那就把理拉到他们这边,让听了的人会觉得是这两个外地人没道理。

沈浪笑道:“我说你们几位苍蝇,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我一言不合就伤人?这话你们敢在交易场说吗?起码三五十人能证明是你们调戏我女伴、欺负我们外地人吧?”

“还有……你的樊骥兄弟这么容易就被我打伤,你是间接说他是无能的草包么?”

本来沈浪还觉得他这人还可以,被樊骥一衬托,显得正常多了,没想到这会儿也是帮亲拉偏架,那就不客气了。

要论毒舌,两世为人的沈浪,可不会比他们谁差,这夹枪带棒的一番话,当即让牧海原哑口无言。

一肚子火气的樊骥,听到沈浪说他是“无能草包”,不由得一点就着,直接就忍不住了。

“那是你偷袭!”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直接飞身扑了过去,同样是偷袭,准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要把沈浪的脸抽肿了,同样要把沈浪打飞出去!

他的身体要比话更快到达,可是还有人比他更快,直接拦在了他的前面。

赤风!

“手下留情!”牧海原几乎是同时的大叫了一声,然后也是快步往里面,但一迈步进去,马上就又停止,然后退了出去。

刚刚受到刺激的樊骥,忘记了韧锋的规矩,牧海原可还是记着。——对方停步在台阶上,那还是在韧锋的店内!

樊骥往韧锋店内的客人偷袭过去,韧锋的人自然插手了。

赤风管事别看平时招呼客人的时候客客气气,仿佛就是一个年老的销售人员,但牧海原家里长辈见到,都是恭敬问好的,也让他不能招惹。

所以在赤风阻拦的时候,他也几乎是同步开口求情,并且马上遵守规矩退了回来,以免赤风把他也当成挑衅。

赤风在空中就把樊骥拦住了,樊骥是保持着偷袭的姿势,直接从空中坠落下来,然后跪在了台阶之上。毫无疑问,能让他这样,自然是身体被禁锢住了。

从来没有尝过的滋味,今天却是接连的体验,让樊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叫来的当然是樊家的人,一看他受辱,都直接迈步上去。

这会儿牧海原也是指挥不了樊家的人,只能干着急。

“韧锋护着外地人,把我们樊家少爷打伤,这是要和我们樊家作对么?”其中一个人,直接把樊家抬了出来。

他们平时是很有面子的,但现在赤风代表的是韧锋,韧锋也是有来头的,所以这个人聪明的把樊家抬出来。

“你用樊家来压我?”赤风眼睛一睁,精光爆涨,散发出一股凌厉无比的杀气!

能来这里的客人,都是修真高手,自然耳聪目明,这台阶上发生的事,哪里瞒得过二楼的客人?

谁还能有心情喝茶啊,都跑过来在台阶上方看热闹。

难得有人敢在韧锋闹事,他们都非常的兴奋,刚刚只是一个年轻人,现在这人是把樊家抬出来,让大家更兴奋,巴不得越大越好。

十年一度群英会,如果光是老一套,未免太无趣,能从韧锋开始,大干一场,才是有意思的一届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