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1章 利用规则?-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51章 利用规则?

赤风的强硬态度,让樊家的人踌躇了一下,他们能用樊家的招牌施压,可一旦强调起来,他们是不敢代表樊家。

“樊家不仅仅是唐城名门,也是韧锋的大客。赤风管事,你真的要为了一个外地人,得罪樊家吗?”

另外一个人换了用词,改成了从利益的角度施压。

得罪了樊家,不说会不会报复打起来,至少会失去一个大客户,这是赤风承担得起的吗?

他强调“赤风管事”,就是让赤风不要忘记了自己在韧锋的身份。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赤风居然一抬脚,直接踩在了跪在台阶上的樊骥的头上!

如此一幕,直接让牧海原的脸色也是大变。刚才还可以说赤风那是在维持韧锋的规矩,现在这就是对樊骥的侮辱了!

“放肆!”他们几个樊家的一起喝叫了起来。

“放肆?韧锋的规矩,你们不懂,可以去打听打听。此人直接在韧锋破坏规矩的放肆,我把他杀了又如何?”

赤风的话,让樊家几个人不敢再刺激他了,这老小子太疯狂了!万一真把樊骥少爷杀了,那就算樊家震怒,和韧锋干起来,他们没有保护好,也不会有好下场。

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的紧张了起来。

上面看热闹的则是更加的兴奋了起来,就差大声叫好了。

韧锋的人干掉了樊家的少爷!

那是多么劲爆的事啊,然后互相打起来,这是多久没有出现过的大事啊!

反正跟他们没有关系,既不是他们搞出来的,也不是他们的亲友,大家都暗暗的使劲加油,希望赤风头脑一热,直接把樊骥的脖子踩断。

当然,这个时候是没有谁敢直接开口起哄的,那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了,心里再期望,明面上也应该是要劝架才对嘛。

“赤风管事,这是一个误会!”

牧海原赶紧举手示意,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然后快速的解释:“樊骥兄弟刚刚只是失去了冷静,并没有想要在韧锋搞事。我们会退出韧锋店外,还请放过樊骥兄弟。”

为了避免把牧家牵连过深,被韧锋当成他用牧家来威胁,赶紧加上了一句:“这是晚辈的请求,我们真的无意冒犯。”

牧海原的态度好很多,而且牧家也比樊家更有来头。

赤风也只能是缓和了一下态度,把脚抬开了。

“对于我们的客人,韧锋一向是会坚决维护的。几位都是唐城的公子少爷,现在十年一届的群英会召开之际,还希望各位包容忍让为先!”

他这话,自然是有调停的意味,不管双方的恩怨如何,让他们先不要找沈浪二人的麻烦。

上面围观的客人,听着这话,都不由得暗赞点头,韧锋能够保护客人,这一点还是非常的难得。只要还在店里面,就会得到保护,哪怕寻仇的对头有多强大!

当然,也有想得更深一点的人,觉得赤风还是夸张了。

这两个客人刚才是易不庸亲自松下来的,所以韧锋才会这么重视,如果是一般的客人,应该就不会直接出手,而是任由他们到外面去动手了吧?

“明白,明白。韧锋的原则,海原素来清楚,也是非常的佩服敬仰的。我们和这位朋友,也没有什么大恩怨,只是一点小摩擦,年轻人的误会,很容易解决,所谓不打不相识,还可能成为朋友。”

听着牧海原说的好话,樊骥是非常的郁闷,怎么可能成为朋友?他恨不得宰了这个外地佬!

不过这会儿他一出手就被赤风“偷袭”控制了,还跪在面前,不得不低头啊!

他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回去马上就把这事情夸大,让樊家以后再不从韧锋购买一样武器!还要联系交好的朋友,大家都施加影响,最好群体封杀韧锋!

区区一个卖武器的,居然敢如此嚣张跋扈,实在欺人太甚啊……

“去吧!”赤风然后转头看了沈浪一眼,似乎在询问沈浪的意思,要不要继续留在韧锋休息?

如果沈浪这会儿说留下来休息一会儿吧,他可以借机请回去二流奉茶。可如果沈浪没这意思,他就不好开口了。

本来正常是可以客套一下的,现在开口挽留,就有点故意和他们几个作对的意思了,影响了韧锋的原则公正性。

沈浪对于赤风刚刚踩着樊骥脑袋的行为,还是很欣赏的,没想到他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张狂。

“行了,管事就不用再送了。免得一些跳梁小丑,以为我利用韧锋的规矩来自保。”

沈浪跟他客套了一句,便和落轻舟继续往台阶走下去。

在他们前方的台阶上,是刚刚被赤风解除了禁制的樊骥,他正充满了憋屈怨恨的站了起来。

利用韧锋的规矩!

沈浪刚刚的话,提醒了樊骥。他刚才就是吃亏在没顾及韧锋的规矩,从而让赤风插手了。

既然这外地佬可以利用规矩来对付他,他为什么不能利用规矩来对付这个外地佬呢?

“你!一个土鳖外地狗,还敢跑到唐城来得瑟!先把你身上的乡巴泥土气洗干净再说吧!也不知道你的灵石是从哪里卖屁股得来的!”

“你!一个下贱的女表子!你以为少爷看得上你?还跟我傲娇!少爷就是戏弄一下你们这些低贱的村姑!”

樊骥突然出口成脏,一下让牧海原等人,和上面围观的人,都惊呆了。

好歹是唐城有身份的大家族子弟,居然会如此泼妇骂街一样的行为,实在有失体面啊。

大家的反应,樊骥毫不在乎,他只看到沈浪和落轻舟两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

“怎么?不爽吗?少爷就是骂你们贱了,不服来打我啊!打我啊!”

他直接把半边脸侧向沈浪,极尽得瑟。

这是在韧锋,按照韧锋的原则和规矩,不管是不是这里的客人,不管主动还是被动,都不可以动手,要不然他们就插手了。

现在这两个人,如果动手,赤风就算有心袒护,也不得不干预阻止。

如果不动手,那就只能当众被他辱骂,他可以尽量的骂个痛快!

“啪——!”

在大家听到一声响亮的耳光的时候,樊骥已经被扇得摔倒在了台阶上,强大的力量,还让他继续的顺着台阶滚了出去,一直滚到了大门外面,被人扶住才停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