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2章 两个陌生人-第一强者-
第一强者

第832章 两个陌生人

在城中的入口,再一次有陌生人进来。

由于荆儒风不在,加上之前沈浪的破坏,这一次带队的直接是郓长空。

郓长空也就是刚刚从霍山这边赶过去的,在他到的时候,一群人已经把两个陌生人围住了。

本来如果是这个世界的陌生人,不管是不是汉国的。都会懂得规矩,来到这里也知道这是御仙门的地盘。

完全什么都不懂闯进来的,基本都是其他世界的,而且都是更加低级文明的。

本来对于这样的人,往往直接抓了囚禁的,甚至还会主动到混沌世界去“打捞”。

但沈浪的出现,让他们有提到了铁板的感觉。

现在面对着这两个陌生人,郓长空也是立即挥手,示意大家按兵不动,然后他的语气变得更加的严谨了起来。

“在下御仙门郓长空,请问客人从何而来,来到此间有何目的?”

郓长空此举,已经算是非常够意思的了,基本上把这当成了这个世界的人来尊敬对待,哪怕他明显还是感觉到了这并不是本土世界的人。

他觉得很可能是和沈浪一个世界过来的,但又并不是之前送走的那些人,而且就算那些人,也绝对没有胆子再回来了。

“路过。”其中一个看起来老一点的人,简单的说了一句。

另外看着像中年人的,则是没有说话,冷冷的盯着郓长空。

这种眼神,让郓长空觉得不舒服!

他并不是害怕,就是本能的觉得不舒服,仿佛是被人当成猎物盯着一样。而在他们的地盘上,只能是他们把别人当成猎物,这眼神简直就是挑衅!

因为沈浪的事,让他还是保持了冷静,万一再出现荆儒风这样的状况,那一世英名就毁了。

“两位路过这里,是想要吃喝补给再离开吗?还是有住宿的需要?”郓长空还是客气的说。

“住宿。”

还是老者说话,他的语气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但不知道怎么的,给郓长空的感觉,却觉得他也不是什么善茬。

“前段时间,我们这里经历了一场灾难,正如你们可以看见的那样,很多建筑都毁了,还在修复之中,所以投宿的话,我估计是没有客栈了。不如补给一点用品如何?”

今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门主和长老要处理沈浪,按照郓长空的理解,肯定是不能放过沈浪的。

上次沈浪已经大闹了一场,这一次就是门主或者长老亲自出手,可能也会有一些影响,所以在这个时候,最好不要节外生枝。

这两个来历不明的陌生人,还是尽快打发离开的好。

“你是在赶我们走?完全不欢迎我们?”中年人开口了。“补给吃喝,你们真的给得到吗?”

老者却是抬了抬手,示意他不要说话了。

“没问题,我们先找个地方吃喝休息一下吧。”

“也没有合适的地方,不如你们说一下需要什么,我让人准备打包好,让两位尽快上路如何?”郓长空耐着性子拒绝了。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我今天还真的需住下来!”中年人冷冷的说。

旁边早有人不爽了,直接怒斥了起来:“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好的请你们走不走,等会儿就不是赶走,而是把你们打废了!”

上一次虽然破坏很大,但人受伤的就只有荆儒风一个,其他人都没有事,所有人都觉得荆儒风是大意被偷袭了。

要不然沈浪也就是一个傻大个,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找对了方法,很快就能收拾了他。

之后沈浪就没有再公开动手了,所以他们更加确信。

而这无疑也是他们的耻辱,从来没有如此过。

就像荆儒风要在摔倒的地方爬起来一样,他们在这里丢了面子,同样也希望再树立起威信来。

平时又不能对自己门人动手,正好又有两个外人前来,要不是郓长空过来压制住了,他们刚才就直接动手了!

现在看郓长空保持着礼貌,对方却一再的不客气,让他们都不爽了。

郓长空从辈分上算起来,是荆儒风的师兄,但年纪大得多,实力也更强,而且明显非常的冷静。

有如此高手坐镇,也是其他化神境水平门人的底气。

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话才刚刚说出来,那个人就到了他的面前,在他没有来得及闪避之前,一手抓住了他的脖子,另外给了他的脸上一拳,直接把他打飞了出去!

因为沈浪的事,这一次他们大家都保持了高度的戒备,不敢再轻敌。

但说是这么说,想是这么想,实际上却还是有点大意轻敌!

因为从那日之后,他们就没有看到沈浪再发威,这一次更有郓长空,所以其实还是有点大意了。

谁能想到这个人出手的速度,竟然也是那么的快,力量也是那么的强!

郓长空的脸色也微微变了变:“看来,两位并不是路过,而是有意来找我们御仙门的麻烦了!请报上名来把,并说清楚我们有何恩怨!”

他是真正吸取了经验,也是知道今日还有大事,不想再出事端,即便对方先动手了,依然忍着。

“为什么要告诉你?”出手的中年人不屑的冷笑。

他依然是站在老者的旁边,仿佛根本就没有动过一样,如果不是现场全是高手,根本就看不出他出手的轨迹。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郓长空沉声说道,然后挥了挥手,二十多个化神境高手,马上摆成了合围的阵法。

他们这些人,本来就是负责城中安全的,这并非对内,主要是对外有敌人过来。所以别看都是年轻弟子,平时都是素来有针对性训练,而且有实战模拟的。

虽然平时不是郓长空负责管理他们,但其实早年郓长空也做过这个职务,现在又暂代了一个多星期,完全是具有默契的。

而除了他们这些人摆阵之外,郓长空自己也是核心之人。

“就你们这些?”中年人还是保持着不屑的姿态。

“何必动手呢?”老者则是有点无奈:“本来都说得好好的。”

“那得怪你控制不住你这位伙伴!”

郓长空决定先对这个老者试探一下,并没有拿出看家本领,只是一抬手,简单隔空的一掌拍向了那个老者。

那老者则是随手挥了挥衣袖,让郓长空以及其他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就这么随意的一击,居然蕴含着如山岳一般强劲的力量!

(本章完)